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44章 344豪赌!

正文_第344章 344豪赌!

  第3章3豪赌!

  “宝爷,这玩得有点大了吧?”

  周丰溢彻底抓狂了,一个亿呀!

  这是一个亿呀!

  想想自己依靠周家经营多年,确实对钱已经不太在意了,可谁的钱是打炮赚来的?这里面的酸甜苦辣咸,尝者自知呀!

  眼下华宝山开口就要跟六爷赌一个亿,虽说人家没张口管自己要,可这钱能让这位宝爷出吗?先不说这宝爷能不能拿出这笔钱,单说在他这地界,任何的开销,都不可能让这位爷掏钱呀!

  说到底,这一个亿是要从自己兜里出去呀!

  赌不可怕,钱也不算大问题,可眼下这局面,几乎九成九要输,在周丰溢看来,这百分之一的赢面,跟直接送钱没任何区别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

  “怎么?宝爷爱赌,你管得着?”华宝山冷哼道:“放心,输赢跟你周丰溢没任何关系,宝爷不差钱。”

  “宝爷,别误会,不就是一个亿吗?”

  看到华宝山脸上的冷意,周丰溢暗骂自己魔障了,赶紧道:“我周丰溢就算再不是东西,也不可能让宝爷出这钱是不?”

  “少在这假惺惺的。”华宝山摆了摆手,就要推开周丰溢。

  周丰溢一看华宝山不领情,顿时就急了:“好!既然宝爷乐意出这钱,我不拦,不过……”说到这,周丰溢咬牙切齿的瞪着六爷,冷声道:“我再加一个亿,敢接不?”

  华宝山大有深意的瞄了眼周丰溢,没有多说什么,反倒是六爷像是早有预料似的,笑眯眯道:“周家小子,看来这些年,你倒是赚了不少钱嘛。网.136zw.>”

  “甭废话,金老六,就问你,敢不敢接?”周丰溢眼睛微眯,如果眼神能杀人,恐怕六爷早就千疮百孔了。

  “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沉不住气了。”六爷似感慨似嘲讽的瞄了眼华宝山跟周丰溢,笑眯眯道:“接就接吧,就当我替你家长辈,好好教育教育你什么叫过刚易折。”

  顿了顿,六爷又道:“不过嘛,既然这赌注都加到两亿了,是不是应该立个字据之类的,免得到时候说不清楚。”

  “字据?”华宝山指着自己鼻子,怒道:“你个老东西当宝爷是什么?赖账这种败人品的事宝爷会干?”

  “这可说不准,年轻人嘛……”

  都不等六爷把话说完,华宝山怒气冲冲扯出支票,刷刷刷的写了数字跟签名,怒道:“字据就免了,真金白银最实在!”

  “痛快!”六爷心中一喜,看着华宝山手中的支票,在他心里,这完完全全就是自个的,接着又看到周丰溢一脸难看的写了张支票后,肚子更是笑开花了。

  两个亿?

  虽说六爷财力颇盛,可两个亿对他来说,也绝不是锦上添花这么简单,盘踞淮江多年,需要用到钱的地方太多了,更何况还要在省里打点,一来二去的资金也有点紧张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  如今,平白无故有人送来两个亿,六爷心里感慨,眼前的华宝山,还真对胃口,是个福星呀,既然送了两个亿,那么阿火那事,就这么算了吧。

  说不准哪天这货又给自己送几个亿,万一玩废了,那不是替阿火出气的问题了,而是跟自己裤兜过不去呀。

  刷刷刷,六爷也填了张两个亿的支票,然后望向一个中年人:“赵师傅,要不你给当个公证人吧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这中年人点头,接过六爷递来的两个亿支票,感觉整只手沉甸甸的。

  另一边,周丰溢看到六爷的举动后,跟华宝山一商量,就把两张一个亿的支票,递到赵师傅手里。

  四周的人一片哗然,今儿算是涨见识了,赌博没什么,可他们这些老百姓,何时见过赌这么大的?

  张口就赌一个亿,可这似乎还不过瘾,又给加了一个亿?

  这可是四个亿的赌局呀!

  每个人望向赵师傅手里的支票,眼睛都红了,如果这是一个混乱点的国家,说不准就有人要鼓噪打土豪,瓜分土地钱财的疯狂起义了。

  同样的,这场豪赌也让附近摊位的摊主闻讯赶来,凑热闹的人越来越多,前前后后人群挤了好几圈。

  也不知道是六爷,还是周丰溢的原因,很快就有一群警察拨开人群,然后进入内圈,维持现场秩序。

  “老东西,你一定会输!”华宝山气呼呼转过身,对于这种程度的叫嚣,自感胜券在握的六爷可一点不在意,只不过,他并没有看到,华宝山在转身时,脸上流露出的一缕得意。

  周丰溢看着华宝山仿佛无脑苍蝇似的瞎转悠,心里那个肉疼呀,不过眼下可一点不敢表现,免得又触怒到华宝山,只能用风吹鸡蛋壳,财去人安来这种废话编排自己。

  “就它了!”忽然,华宝山一副像是做出决定似的,指着脚下踩着的一块体积旁大的原石。

  “这卖相……”刘师傅等人立刻凑过去,这不看还好,一看差点一个酿跄,因为这块原石之前他们也考究过,得出的结论是赌性极大,属于那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典型。

  六爷看到这块原石后,原本稍稍紧绷的神经,立刻就舒缓下来。

  这块原石虽说之前没怎么在意,可眼下一看,立马就乐了,因为以他的经验,以及身边几个顾问的推敲,得出的结论就是,华宝山这次输定了!

  “这破石头还没切,你这老东西就得意成这个样子,待会有你哭的时候。”华宝山一脸不屑。

  “你都说这是块破石头了,小伙子,其实这又是何必呢?”六爷笑呵呵道:“不过嘛,我老人家大人有大量,事后你们两个如果道个歉,诚恳一点,兴许我可以返一半给你们。”

  “你就认定宝爷会输?”华宝山冷笑道。

  “输定了。”六爷不冷不热道,到了这节骨眼,他已经没有必要装下去了,既然打定主意饶了华宝山等人,自然不需要装模作样。

  毕竟,平白无故赚了两个亿,那小孩子的打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,到时候给阿火一百万,阿火肯定感恩戴德,说不准还愿意让华宝山再打一顿。

  “老东西,睁大你的狗眼给宝爷看仔细了,啧啧,这可是你花了两个亿才看到的,绝对的年度大戏。”

  华宝山说完,目光在四下扫了扫,最后落在杨宁身上。

  见杨宁微微点了点头,华宝山暗暗松了口气,事实上,这块原石是杨宁在电话里让他挑选的,基于对杨宁的信任,以及一路上从陆国勋那听来的信息,他知道这位发小,在鉴石跟古玩上,有着惊人的天赋。

  所以,他无条件的相信杨宁,并不仅仅只是发小之谊,而是一种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来的信任感,他将这种感觉,很不要脸的归于自己憨厚老实,容易相信别人。

  当然,华宝山跟杨宁这种小动作,并没有引起旁人注意,眼下所有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了刘师傅手里那块原石上。

  对于华宝山的叫嚣,六爷丝毫不在意,甚至连看那块原石的欲望都欠奉,只是不咸不淡道:“两个亿看年度大戏,不错,确实是两个亿,不过这绝不是我花钱看,而是有人请我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