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39章 339抬杠

正文_第339章 339抬杠

  第339章339抬杠

  淮江市内举办的原石大展,着实吸引了五湖四海的人,这些慕名前来的,多数都是被缅国那些商人邀请的,然后圈子里一传十,十传百,立刻就引发轰动。网.136zw.>

  据说,为了这事,缅国的商人可着实耗费不少精力,眼下甭说圈内人,就连圈子外的,也颇具规模的赶来凑热闹。

  与南湖那场翡翠原石展会不同,淮江市这次的原石大展,并没有封闭,完全是打开门做买卖,秉承着有钱捧个钱场,没钱捧个人场的宗旨,就连淮江市的电视台都进行着跟踪报导。

  或许,淮江这次举办的原石展会,无论是规模,还是质量,都不能跟缅国的国际展会相提并论,不过在参展人数上,却占着压倒性的优势,这可把缅国那些入驻商家乐坏了,不断感慨华夏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人。

  杨宁等人很早的时候就到了展会这,当然,周丰溢肯定是如影随形,眼下宝爷到了他的地界,甭说敢不敢怠慢,他如今是巴不得缠着华宝山,如果可以的话,甚至愿意躺一张床上。

  “宝爷,赌石切石我也喜欢,这次缅国几十号商家选择在淮江举办展会,还甭说,当时我可激动了,恨不得快点举行,然后好好试试手气。”周丰溢兴奋道:“一直没机会去缅国本土见识,那里切石才叫疯狂,沿街小巷,总能找到摆摊卖原石的商贩,不过那些十有九诈,能切出翡翠的概率相当低。网.136zw.>”

  “这你还有研究?”华宝山有些吃惊。

  看成功引起华宝山的兴趣,周丰溢更卖力了:“是呀,宝爷你不知道,我打小就喜欢这些古古怪怪的东西……咳咳,扯远了,我是想说,对这赌切之术,我也算是浸淫几年了,而且还拜了一个师傅,待会介绍给宝爷认识。”

  “周丰溢,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嘛。”华宝山哼了哼:“行,如果宝爷高兴了,就在这鬼地方多待几天。”

  “那敢情好。”周丰溢听得眼睛一亮,暗暗下决心,一定要让华宝山淋漓酣畅。

  眼下,周家的未来都落在他爸肩上,虽说他爷爷积威犹存,可并不代表就没有百年之日。

  周丰溢是个聪明人,很清楚一个道理,想要安安心心当个纨袴膏粱,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,就要学会左右逢源,尽可能为家族招揽人脉资源,而且该狂的时候不能含糊,该怂的时候,更不能含糊,大丈夫能屈能伸,今天你对一个人低头,明天就有成千上万人对你摇尾乞怜!

  所以,帮助自己的老头子扶摇青上,那才是儿子改尽的孝道,就算不为家族,不为老头子,也要为他自个着想。

  正因为周丰溢聪明,他才清楚自己没有玩政治的嗅觉天赋,缺少这两样的他,就算硬跑去混官场,估计也混不出名堂。索性,还不如替家族搭桥铺路,等老头子退下来,四十多岁的他,想必也混出人样了。

  这不是野心,对周丰溢来说,这只是一个纨袴膏粱的本份。网.136zw.>至于那种仗着长辈护佑就胡作非为的家伙,不叫纨绔,那叫蠢货。

  原本嘛,城市是严禁放烟花爆竹的,但可能有人跟区委打了招呼,所以长达半小时的爆竹声,愣是没管事的来吆喝一句,甚至现场还有不少民警在维持秩序。

  眼下,四面八方的全都是人,看热闹的也好,打算淘货的也罢,总的来说,场面相当火爆,不少人脸上都露出好奇之色,显然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盛会,甚至对赌石这种行当,也是第一次听说。

  “槽,垮了!”

  “唉,又没出,真晦气!”

  “快看,那边切出翡翠了,这么大一块!”

  “老板,您这石头里面有翡翠?我读书少,你可别糊弄我,石头怎么会有翡翠,骗人的吧?”

  ……

  五花八门的交谈声络绎不绝,有沮丧的,有咒骂的,有惊讶的,也有狂喜的,更有让人啼笑皆非的,总的来说,由于会展的开放性,所以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。

  不过对几十号入驻商家来说,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既满足行家里手的需要,又不断扩展潜在市场,这玩意不沾还好,沾上了比传统赌博更让人痴迷!

  “宝爷,这位就是刘师傅。”

  站在面前的,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的中年人,戴着副黑边眼镜,一副学究模样,显得斯斯文文的。

  这刘师傅姿态摆得很低,见了杨宁这些人,都会很恭敬的打招呼,怕来之前就被周丰溢警告过,知晓杨宁等人的身份不一般。

  而事实上,周丰溢也很好奇杨宁的身份,也想打听过,不过华宝山却警告他,不要去瞎打听,免得知道越多,死得越快。

  当时周丰溢心就凛然了,他可不认为华宝山会在这种问题上糊弄他,杨宁在他心目中,地位再次拔高一截。

  “刘师傅,今儿有没有看好的料子?”周丰溢笑呵呵的看着刘师傅,事实上,他早就让刘师傅去物色了,就是为了让华宝山开心。对于刘师傅的能力,他相当有信心。

  “当然有,正想带着周少去瞧瞧,很多有经验的人都看好,要拿下那几块,难度可不低呀。”

  言下之意就是钱咯,你中意别人也一样,凭什么原石归你?

  说白了,就是比谁舍得砸钱!

  “钱不是问题。”周丰溢家底丰厚,借助周家在淮江的势力,无论白的黑的,赚的钱可着实不少。

  钱是什么?

  钱就是王八蛋,该花的时候就得花,哄得华宝山一高兴,这吐出去的钱,迟早会连本带利翻倍回来!

  “我四处走走。”杨宁忽然开口。

  华宝山愣了一下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,至于陆国勋,则是露出耐人寻味之色,眼中隐隐透着兴奋。

  对于杨宁的实力,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,这位主一出手,绝对是海枯石烂的节奏!

  “哟,这不是刘师傅吗?”见华宝山一行人走来,圈内的人立刻就认出刘师傅,看来他在圈内的知名度不低,不过看到周丰溢后,这些人脸色都变了变。

  “就是这块吗?”华宝山望着刘师傅面前那块原石,兴奋道:“哟,这就是翡翠呀,好,买了!”

  眼前这料子是块明料,已经开面,虽说圈子里有着宁开一线,不开一面的说法,可这种说法多少有些片面,或许值得参考,但只要看好绿色走向,是可以赌一赌的。

  存着这种心思的人断然不少,就连不少外行人都很兴奋,可看到这明料的要价,不少人都望而却步,毕竟这巴掌大的明料,张口就要八十多万,不是谁都有这闲钱玩的。

  “九十万。”刘师傅正要出价,一旁就传来一个声音。

  刘师傅愣了愣,可华宝山却急不可耐:“一百万。”

  “一百二十万。”

  “一百五十万。”

  “一百六十万。”

  “两百万!”

  这一刻,华宝山也有些窝火了,怒视着出价的人,发现对方是个看上去六十多岁的白发老头子,他可没什么尊老爱幼的思想觉悟,谁让他不高兴,他就敢跟谁急。

  “年轻人火气真大,早上吃太多辣椒可不好,容易上火。”这老头似笑非笑的:“两百一十万。”

  刘师傅一脸急色,以他的经验,这块明料就算全切出翡翠,也不值两百万,他不敢去拉气头上的华宝山,只能不断朝周丰溢使眼色。

  都没等周丰溢品出味,华宝山就怒道:“你个龟娘养的老不死,你成心来恶心宝爷的是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