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38章 338六爷

正文_第338章 338六爷

  给周家一个交代?

  无论是刘海涛,或者周局,又或者小郭这群警察,亦或者火哥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人,随着周丰溢这话一出口,他们所有人,都是心头一凛!

  他们中,有太多太多土生土长的淮江人,很清楚周丰溢这句话,代表着哪一种高度的深意。·就是因为懂,所以彻底凌乱了!

  犹记得,上一次周家人说出这话的时候,那还是五年前,当时就因为这话,整个淮江市错综复杂的地下势力,遭到了近乎血腥的清洗,更直接引发淮江官员的大动荡!

  他们难以置信,就因为今天这种看上去鸡毛蒜皮的事,竟会被不断发酵,上升到这种高度!

  没有人会怀疑周丰溢说的是不是场面话,尽管周丰溢只是一个膏粱纨袴,可并不代表就是个傻子,更不可能随随便便,以周家的名义,说出这样的话来!

  除非,眼前这看上去蛮横不讲理的宝爷,有着足以让周家忌惮的恐怖背景!

  这一刻,他们再次想起先前那一幕,要不是这戴墨镜的青年出手阻拦,说不准现在周家很可能就要断香火了!而发飙的理由,竟然是因为周家这位公子哥,没有在三分钟内出现在临江饭馆?

  靠,这么荒唐的说法,竟然也能当作发飙的理由?

  但更荒唐的是,周家这位公子哥,竟然很配合,委曲求全的主动岔开腿,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

  这tm你敢信?

  越是想不通,杨宁等人在刘海涛心目中就越神秘,先前的那一丁点不快立刻荡然无存,目送着周丰溢近乎谄媚的领着华宝山等人离开,内心早已掀起滔天骇浪的刘海涛,深吸一口气后,死死盯着眼前这群面若死灰的警察们。·

  “你们…你们干得很好,很好!”刘海涛感觉自己胸口有上万只草泥马在疯狂奔跑,所以,眼下他的话,近乎是吼出来的:“瞧瞧你们干的都是什么好事!我不管你们出于何种利益,又是何种居心,所以参与到这件事,反正,你们也看到了,现在不但我要追究你们,连我自己都要被追究!”

  刘海涛强压下怒火,一字一顿道:“我希望,下午的时候,你们主动去纪委一趟,交代一些工作上的问题,别让我知道谁想糊弄过去,这事,我会亲自督办!”

  看着小郭等人一脸沮丧的离开,刘海涛望向周局,严肃道:“老周,明早你通知下,定在下午三点,在局里召开干部会议,这次要彻底整顿内部的不良风气!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老周递给刘海涛一根烟,然后自己也掏了根点上,两人在这遍布狼藉的包厢里,都沉默着没说话,似乎在想,该用什么样的方式,给周家一个说法。·

  “宝爷,来了怎么也不提前知会一声,我好给你接风洗尘呀。”

  出了饭馆,周丰溢一脸讨好的望着不怎么鸟他的华宝山,语气恭敬得不得了。

  这时候,一辆黄色超跑靠了过来,开车的是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,下车就媚眼如丝道:“丰溢,咱们什么时候走呀,待会还要去商城买东西呀。”

  “滚,没看到老子有事要忙?”周丰溢尴尬的朝华宝山笑了笑,然后转过身,掏出一张金卡,甩给这女人:“卡给你,爱买什么买什么,有事没事的别吵我!”

  说完,就屁颠屁颠的望向华宝山:“宝爷,女人不懂事,你甭见笑,既然来了,今儿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。”

  看着周丰溢领着华宝山等人离开了,这女人气呼呼的跺了跺脚,不过看了眼金卡后,立刻小眼冒金星,兴奋得不行,开着超跑就离开了。

  “你这破地方还有什么好乐子?”华宝山一脸不屑的样子。

  “那是宝爷不常出来玩,今儿要去的,可是号称淮江天上人间的…”

  “咳…咳…咳…”

  周丰溢话都没讲完,一旁的陆国勋就一阵咳嗽,赵龙跟阿虎眼观鼻鼻观心,当作没看见也没听见的样子。

  傻子都知道这周丰溢想带华宝山上哪了,俗气点不就是窑子嘛,他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

  “靠,故意恶心宝爷是吧?”似乎从杨宁似笑非笑的眼神中品出味来,华宝山直接一巴掌就拍在周丰溢脑袋上,气呼呼道:“你竟敢忽悠宝爷去逛窑子?”

  “逛窑子?”周丰溢一愣,然后脑袋摇得跟鼓浪似的,忙解释道:“我说的是用楼船游淮江,当然,上面琴棋书画,应有尽有。”

  “闹了半天,你让宝爷玩这种文赳赳的东西?”华宝山撇撇嘴。

  “宝爷,不喜欢吗?”周丰溢纠结了,事实上一开始,他确实是打算领着华宝山去品尝所谓的西风瘦马,而嘴上的楼船游淮江,不过是临时找的借口。

  “废话。”华宝山没好气的嘀咕一句,然后望向杨宁:“你有没有兴趣?”

  “我无所谓。”杨宁耸了耸肩。

  “那就去走走吧,反正也无聊。”

  随着华宝山这话说完,周丰溢立马就开始安排了,楼船这玩意,寻常人还真弄不来,用淮江人的话讲,这可都是祖宗留下来的文物遗产,平日里甭说租了,就算是想瞅上几眼都难上加难。

  不过嘛,对于周家来说,这完全不是个事,也不担心谁背地里说他们糟蹋文物。

  总的来说,当楼船出现在江面上时,立刻引起淮江人的尖叫,许多人都掏出手机,拍下楼船的照片。

  与此同时,某栋别墅,一个六十多岁的白发老人,正一脸阴沉,在他旁边,站在好几个男人,他们都透着些许不安跟气愤。

  “阿火这小子这次怕是闯祸了。”半晌,老人站了起来,沉声道:“真没想到会闹这么大,谁给我说说,到底是怎么结下的梁子?”

  “好像是因为阿火手底下一个马仔,在机场扒窃,被他们逮着打了一顿,又被送看守所里,然后阿火气不过…”

  “够了!”

  没等话说完,老人就摆手打断,脸色变得出离的愤怒:“荒唐!简直太荒唐了!”

  老人的愤怒,立刻让这些男人心生寒意,因为这位老人,在淮江市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,外面都管他叫六爷,火哥就是他的义子。

  六爷财雄势大,在淮江有着不凡的人脉,可淮江终究是周家人的,难免在扩张买卖时,就会跟周家产生利益上的摩擦。

  可六爷一点不虚,因为省里有人,跟周家的数次抗衡中丝毫不落下风,能到这个层面的人大多都清楚这位六爷,是淮江市唯一能跟周家叫板的人。

  六爷抓起两个玉石雕琢的健身球,目光深邃:“对方什么来路知道吗?”

  “不知道,据说被刘海涛下了禁口令,不过我还是偷偷问出了一些东西,据说,阿火得罪的那个人,相当嚣张,连周丰溢都很怕他似的。”

  六爷微眯着眼,脸色阴晴不定,半晌,摆手道:“不管对方什么来头,敢动我六爷的干儿子,肯定不能善罢甘休。不过,明天就是原石大展了,我跟缅国几个商人达成了一些协议,所以这几天精力要放在大展上,等过了这关口,再处理这事吧。”

  等人走后,六爷老眼微眯,嘀咕道:“周家,哼,别人怕你,我老六可一点不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