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37章 337差点蛋碎闪黄

正文_第337章 337差点蛋碎闪黄

  这男人便是淮江市警局局长、常务副市长刘海涛,他的出现,立刻让小郭等·这一刻,他们如果再怀疑华宝山是不是在诈唬他们这些人,那么智商就真的有那么点捉急了!

  一想到华宝山先前电话里对着周丰溢的破口大骂,这些人全部缩了缩脖子,就连火哥,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人,在这一刻都机智的想通了这一点,可他们觉得眼下智商还不如低一些的好,就因为想通了,所以彻底惊恐了!

  周丰溢是谁?

  那可是淮江市赫赫有名的第一公子哥,他家老爷子曾经是淮江市的市委书记,在淮江经营多年,尽管如今过了岁数退休在家,可在淮江的影响力依然如旧,因为大大小小过半的淮江官员,都是他家老爷子的学生,大多还都是被他家老爷子提拔上来的。

  不说远的,就是眼前的刘海涛,正是周家老爷子亲手带出来的!

  当然,这还不算,眼下,周丰溢的老爸,已经摸到了市委副书记一职,下一届,就会坐到他家老爷子当年的位置上,不出意外的话,最差也能再干两届,如果上面打点妥当,任职期间不犯错误,那么这市委书记一职,说不准只是他政治生涯的一块踏板,哪天进入省委,成为封疆大吏,任何人都不会觉得奇怪!

  可以很负责的说,淮江,是周家的,无论是混官场的,还是混商海的人,都有着这·在淮江,周家只手遮天,他们说一,没人敢说二!

  可这华宝山,竟然老气横秋的用老子训儿子的话训斥周丰溢这位淮江第一少,看眼下这形势,周丰溢不介意的同时,还这么快就把事情给处理了?

  这尼玛世道变了吧?

  传闻中睚眦必报,无法无天的周丰溢,竟然性格大变,被当面大骂竟然怂了,难道传闻有误?

  “真是抱歉,没想到…”

  刘海涛搓了搓手,正想跟华宝山说几句话,却被华宝山一句话给呛得哑巴了:“不带到局子里刑讯逼供,屈打成招了?”

  刑讯逼供?

  屈打成招?

  这是怎么回事?

  刘海涛脸色一变,用征询的目光望向一旁的周局,可怜的周局长死了的心都有了,恶狠狠瞪着小郭等人,那眼神分明是在说,你们这群狗娘养的混账,到底刚才说过什么,做过什么?

  小郭头皮发麻,张张嘴想要解释,可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法子反驳,尽管他没说过要刑讯逼供、屈打成招这些话,可当时他就是这个意思的,还打算给华宝山这些人定个罪名,最好能关上个把月,狠狠的替他姐夫火哥出气。

  至于其他警察,则是憋屈得要死,面对周局一副要吃人的眼神,他们忐忑不安的同时,也是欲哭无泪,尼玛今天是造得什么孽,好端端的待在警局里聊天嗑瓜子不好吗?非得犯贱跑这区域执勤?还这么巧撞到火哥被人痛扁,然后强出头?

  强出头也就罢了,偏偏对面那伙人自己还惹不起,现在事情大发了,周局来了,刘局也来了,靠,该不会连周丰溢也要来吧?

  想到这种可能,这群警察们一个个头皮发麻,甚至一度升起惶恐。·

  看着这群吱吱唔唔没有说话的下属,刘海涛脸色瞬间潮红,是气的,暗道这要晚处理一步,指不定就要捅出天大的篓子!

  “我保证,给几位一个满意的结果。”虽说不了解这些人的来路,但久居官场的刘海涛,还是有眼力劲的。

  华宝山不屑的哼了哼,一点情面都不给,嘀咕道:“真没诚意,这就算了?这些人进你们局子,跟回自己家一样,呸,果然都不是什么好鸟。”

  他这么一嘀咕,原本还挺和善的刘海涛面子就挂不住了,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副厅级干部,在淮江市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今天出面来这,他觉得已经很给这些人面子了,别以为跟省政法委徐书记认识,尾巴就翘到天上,再怎么说,这里是淮江!

  脸色渐渐有些阴沉下来的刘海涛,正要张着嘴说什么,忽然,身后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,显然是某个人急匆匆跑来,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碎裂的碗碟。

  正要看看是谁这么冒失,可刚转头,就瞧见一个穿着短体恤的小伙子,这人刘海涛还认识,张嘴就道:“丰溢,你怎么来了?”

  来的人,正是淮江市第一号公子哥周丰溢,小郭这些警察在看到周丰溢后,整个心沉到谷底,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侥幸心也彻底烟消云散。

  在刘海涛印象中挺礼貌的周丰溢,竟然鸟都不鸟他,直接就与他擦肩而过,仿佛没看到他似的,这让刘海涛一愣。

  可紧接着,他就看到更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  只见周丰溢一脸紧张的站在华宝山面前,尤其看到华宝山嘴角都翘到天上了,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,他越是这样,周丰溢就越不安,连额头都见汗了,也不知道是热的,还是急的。

  “宝爷,我不是东西!”周丰溢的开场白,顿时让一屋子愣住了,尤其是刘海涛,更是膛目结舌,眼中的疑惑,像是在确定眼前这孩子该不会脑袋给驴踢了,所以失忆了吧?

  “滚犊子,周丰溢你个王八羔子,宝爷刚怎么说的?三分钟没见,就断了你第三条腿,瞧瞧这都过了几分钟了,这tm都大半个小时了,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晃悠?”华宝山皮笑肉不笑。

  原本嘛,小郭等人觉得,被指着鼻子当面骂,这位周大公子如果还有点傲气,应该就会沉下脸,跟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没完,那么说不准他们就要因祸得福了。

  可谁成想,周大公子竟然做出一个在场人都愣住了的举动,这货,竟然真的两腿岔开,可怜兮兮的看着华宝山!

  “卧槽!你丫真是贱呀,以为宝爷不敢踢吗?”

  华宝山短暂愣神后,顿时一怒,抬脚就要朝周丰溢双腿踢去,吓得周丰溢眼睛一闭,身体都出现哆嗦了。

  可足足过了好几秒,都没感觉到某处要害传来疼痛,周丰溢有些疑惑的睁开眼,发现华宝山身边站着一个戴墨镜的青年,眼下正抬手,挡住了华宝山的临门一脚。

 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黑鞋,周丰溢脸都白了,他暗暗朝杨宁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,寻思着如果真挨这么一脚,搞不好就要蛋碎闪黄呀!

  吓死宝宝了!

  “行了,宝山,三分钟也确实挺为难人的,再说了,人家这不赶来了吗?而且处理得也算不错。”杨宁笑了笑。

  华宝山哼哼的不说话,狠狠剐了眼周丰溢,这才骂骂咧咧的坐回椅子上。

  周丰溢惊讶的看了眼杨宁,华宝山什么性子他可是一清二楚,能听进劝的,估摸着也只有华家那些长辈开口才行,这看上去年纪比自己小几岁的家伙,到底是什么来路?

  想归想,但周丰溢可没敢多琢磨,眼下逃过一劫的他,立刻转过身,看着面前这些小警察,丝毫没有刚开始那种摇尾乞怜的可怜相,似乎恢复了他作为淮江第一公子的荣光,冷声道:“他们是我周丰溢的朋友,也是周家的贵宾,我不管这事谁对谁错,反正,你们要给我一个交代,给周家一个交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