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04章 304重立合同

正文_第304章 304重立合同

  刀鞘?

  不仅是这男人愣住了,其他人也都愣住了,任凭怎么想,都想不到杨宁会问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。·

  难不成,这刀跟刀鞘,还能分开拍卖不成?这未免也太扯淡了吧?

  要不是考虑到杨宁耐人寻味的身份,还有现场诸多大人物,兴许不少人都要起哄了。

  被问及的那个男人露出纳闷之色,但还是点头道:“一块卖。”

  “你确定?”杨宁最后问了句。

  这一下,不仅是这男人,就连林曼萱、陆国勋、孟建林,甚至在场许多人,都隐隐意识到不对劲了。

  清楚杨宁能力的,自然知道他不会莫名其妙耍宝。而不认识杨宁的,也不觉得杨宁会稀里糊涂搞这种无厘头的事,先不说场合,也不说在场有这么多大人物围观,单说他作为拍卖师的这层身份,就足以品出不少问题。

  至少,在他们看来,林氏不会那么傻,在这种场合下,还把一个逗逼搬到台前。

  “确定。”这男人犹豫半晌,终究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。”杨宁缓缓道:“那么我们之前的协议,可能要稍稍修改一下。”说完,杨宁望向林曼萱:“重新拟一份协议,这位先生将获得这柄刀税后拍卖所得的百分之三十。”

  “百分之三十?”

  这男人先是一愣,紧接着就怒了,正要说什么,却被杨宁打断:“如果这位先生不满意这份合同,那么我代表林氏,买断你的这柄刀。·”

  这男人刚要出口的话为之一顿,脸上露出阴晴不定之色,最后点了点头:“我愿意相信你,就算不信你,我也相信林氏拍卖行。不然,我也不会大老远赶来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杨宁笑着点头道:“放心,待会的拍卖,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  “但愿如此。”这男人不冷不热的回了句,显然还有那么点情绪。

  事实上,也难怪这男人如此窝火,杨宁的这种做法,很明显违反了一家正规拍卖行的条款规定,换在其他场合,兴许就会立刻被举办方撵走。

  可眼下,因为这次的拍卖会有那么点特殊,所以杨宁这种堂而皇之的‘业余行为’,倒是出奇的没人反驳。

  尽管不清楚杨宁打算做什么,但林曼萱还是依着他的意思,很快就让文案弄出了一份书面合同。

  众目睽睽下,林曼萱跟这男人,都在这份合同上签下署名,并摁了红手印。

  杨宁再次走上台,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,不断打量着眼前这武器架上摆放的古董刀,不一会,他把刀拔了出来,刀刃并没有因为风霜而呈现腐蚀,相反,还散发着些许寒光,看上去异常的锋利。

  只不过,杨宁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木质的刀鞘上,脸上露出些许肉疼。·

  “看样子,这件古董刀原本的刀鞘,可能遗失了,至于这木刀鞘,应该是后面才制作的。”杨宁顿了顿,望向那男人:“是吗?”

  “传到我爷爷这代,就是木刀鞘了,不过小时候好像听我爷爷提起过,说这木刀鞘是祖上一位从事木工手艺的先辈做的。”这男人点了点头。

  “很好。”杨宁将刀刃重新插入木刀鞘中,然后举着话筒,缓缓道:“针对这件古董刀,规矩可能要改一下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底价依旧二十万不变,不过竞拍价,需要改成一百万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一百万?”

  “开什么玩笑!”

  经过短暂的愣神后,现场瞬间爆发出一片惊叫,即便是有很多大人物在场,但显然杨宁这种无异于狮子大开口的行为,还是让这些人耐不住寂寞,叫出声来。

  在他们看来,这纯粹就是一件破铜烂铁的收藏,估摸着能拍到五十万就不错了,你竟然敢这么大胆,张口就是一百万一拍,是逼着大家弃拍吗?

  委托的男人也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他觉得杨宁故意在恶心他,正要开口表达自己的不满,忽然,一个懒洋洋的声音,让他即将要出口的话,立刻给咽了回去。

  “五百万。”

  众人顺着这声音望去,只见一个男人伸了伸懒腰,右手还举起了牌子。

  是郑玉康!

  不少人心头一凛,他们吃不准这货是脑筋不正常了,还是纯粹来搅浑水,又或者故意在林曼萱面前借花献佛的?

  应该,后者可能最大吧,就这破铜烂铁,五百万能买几十件了!果然有资本败家的孩子,你比不起呀!

  “郑公子出价五百万,有没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?”杨宁笑眯眯道,手中还握着小锤子,一副你们最好别开口,老子就要一锤子敲下去了的样子。

  “六百万。”出乎所有人意料,这次举牌的是李玉书。

  “有种!”郑玉康气笑了,再次举牌:“一千万!”

  “裴总不玩玩?”李玉书似笑非笑的望向不远处的裴永轩。

  裴永轩像是没听到似的,喝着茶,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。

  “还有没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?郑公子已经开价一千万了!”杨宁依旧笑眯眯的。

  “媳妇,你看?”温文昊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但还是得征求身边周蕙的意见。

  周蕙白了眼温文昊,这才道:“既然来给杨弟弟助威的,你这位好大哥怎么也得来个开门红吧?”

  “那敢情好。”温文昊笑着举起牌子,对于四面八方瞬间投来的目光视而不见,想也没想就道:“两千万!”

  卧槽!

  熟悉温文昊的人,倒是一脸见惯不怪,毕竟这货为了讨媳妇欢心,是一个愿意拿出十几个亿建一座水上豪宅的败家子,几千万对他来说,还真就跟玩似的。

  可不熟悉温文昊的人,却一个个心头一凛,同时在脑海中搜索,这位貌不起眼,看上去吊儿郎当的男人,到底有着怎样的身家,竟然开口就两千万?

  尼玛今天算是开眼了,搞拍卖的坐地起价没人管也就罢了,怎么下面竞拍的也是一个个积极响应,敢情你们是在怄气斗富,还是以为这是菜市场买菜?靠,还直接一千万的抬价,不会是托吧?

  那个男人是彻底沉默了,望向杨宁的目光透着难以掩饰的震惊,但震惊过后,就是幸福了,真拍出去两千万,即便是百分之三十,他也能得到六百万,这比他一开始预想的价格,简直超出了十倍啊!

  当然,喜悦的同时,他也是惊出一身冷汗,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之色,暗道幸亏老子机灵,不然怕眼下就要自己找根绳子把自己给吊死了!

  可这喜悦还没来得及回味,猛地,身后就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:“我出两千五百万!”

  众人寻声望去,再次一惊,他们都当场认出,这个开价的人是季明春,季氏目前的掌舵人!

  现场陷入到死一般寂静,不过显然,有些人还是不甘人后,比方说郑玉康跟温文昊,两人就蠢蠢欲动的想要再次举牌,不过杨宁却抓着话筒,笑道:“多谢各位抬爱,不过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?作为一名称职的拍卖师,我觉得,有必要把这古董刀的价值说明了,这样大家也不会蒙在鼓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