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03章 303于鸿

正文_第303章 303于鸿

  他是谁?

  说起来,他只是一个没有背景,家庭条件恶劣,出生在贫困山区的农家小孩。·

  在他很小的时候,父母早逝,靠着年迈的爷爷奶奶抚养,在他六岁那年,爷爷奶奶相继撒手人寰,他的生命中,已经到了举目无亲的地步。

  可是,山区的农民是淳朴的,乡亲们自发给他食物,养育他成长,供他念书,一步步走出贫穷的山区。

  他胸襟坦荡,在走出山区的那一刻,揣着一个梦想,不是花都猎艳游戏红尘,也不是桃李满天下,更不是功成名就后的光宗耀祖,他只是心怀一颗感恩的心,要让山区的乡亲们走出贫穷,仅此而已。

  当他以一个穷山僻壤的山民走进京城这座首府,他没有任何的害怕,在他看来,最穷不过沿街行乞,不死总会出人头地。

  二十岁那年,凭着一纸推荐,他艰难的进入大学。二十三岁,以优异的成绩提前完成学业,经举荐后,成为大学一名教师。

  他始终没有被城市的喧嚣所污染,也没有忘记当初他走出山区时许下的宏愿,他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,要让曾帮助过他的乡亲们,过上好日子。

  即便,这可以视为私心。

  但这份私心,却并不自私。

  三十岁,以党委副书记的身份,进入某工业学校,随后一路高歌,在短短六年的时间,成为某省会市的区委书记。·

  凭借着在任时期数次惊艳上层的表现,连连升迁,直至五十岁,被调入华海,担任市委副书记一职。

  当然,在很多年前,他就已经通过自己的方式,完成了对家乡的建设改造,乡亲们都很感激,这个从村子里唯一走出去的孩子。

  今年,他年近六十,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

  在接到任命文件的那一刻,他悄悄摘下眼镜,拿起毛笔,在平铺好的宣纸上,写下了一行字——三十年荣华如宦海浮沉,三十年荣辱如乱世飘萍。

  他,便是这一届华夏政治部委员,华海市的市委书记,于鸿。

  对于这位市委书记,在场人无不心生敬意,正是他,提出新浦区开发,并且在他的指导工作下,成功让这一个设想成为现实,带给华海更大的繁荣昌盛,名扬世界。

  显然,在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,身为市委书记的于鸿,会出席这场林氏举办的拍卖会,就连站在台上的林曼萱,也都透着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“于书记。”孔道春连忙起身相迎。

  “你也在呀。”于鸿微微一笑:“刚才在外面听说这里举办一场义拍,还听说这次拍卖所得,将会全部捐赠给西部的贫困山区?”

  眼下,整个拍卖行滴针可闻,所以于鸿这些话,也一字不漏的传到了在场所有人耳朵里。·

  不少人露出释然,敢情人家于书记纯粹是自来熟,并不是受到林氏邀请,这他们心里好受了些,毕竟光是在场这群身份显赫的富豪们,就已经让他们耿耿于怀了,如果连这位华海的一把手都跟林氏有关系,恐怕就要在华海造成震动了!

  不过,也有部分人不这么想,他们总觉得,于鸿这段话可能只是一个明面上的说法,目的就是堵住某些人的嘴,同时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出席这场拍卖会。

  这部分人,都若有所思的望向后台的区域,心下微动,暗道莫不成,这位华海市的市委书记,也是冲着那小子的面子来的?

  “于书记,您好,请这边坐。”在陆国勋轻轻的咳嗽声中,林曼萱猛地清醒过来,赶紧上前招呼。

  “谢谢。”于鸿没有任何的架子,笑着点头。

  “于书记,这边请。”孔道春邀请于鸿来到最前面的几张座位上,原本这里被一些富豪霸着,可孔道春往这一坐,顿时就散去了,而眼下,这地方更是连站的人都没有,靠,你敢跟市委书记平起平坐,你倒是有胆呀!

  “还没开始呀?”于鸿坐下后,笑着问了句。

  “快了。”孔道春在旁应了声。

  林曼萱赶紧让人泡好茶水,亲自给于鸿端了过去,如果说现场来了这么多富豪,没有让她太过意外,那么于鸿的出现,显然是她始料未及的。即便平日里冷若冰霜,这一刻额间也流出些许香津。

  于鸿正要问什么,忽然,他的目光望向前方,同样的,在场多数人,目光也从于鸿这里,转移到了拍卖台上。

  杨宁一席正装出现,霎那间引起了无数双的目光注视,眼下他可没戴墨镜,同样的,也没有必要。

  只不过,现场的人数,以及随便扫几眼都能认出来的熟人,都让他心脏猛地抽了下。

  怎么回事?

 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拍卖会吗?

  开什么玩笑,我不是走错地方了吧?尼玛这确定是林氏拍卖会,不是华夏大会堂?这气氛未免也太庄重了吧?不对,怎么死气沉沉的,都呆萌了?

  心下腹诽,站在台上的杨宁朝着温文昊挤眉弄眼,算是打招呼。

  “我就不自我介绍了,长话短说,咱们直奔主题,开始吧。”杨宁拿着话筒笑道。

  如果换做之前,兴许林曼萱肯定要蹙眉了,但眼下她神色如常,可眼角的余光,不时的望向端坐着的于鸿,葱白的玉指微微拧成一团,给人的感觉,有些紧张。

  坐在边上的吴清挥了挥手,喊道:“上第一件拍卖品。”

  只见一个身穿青绿旗袍的美女缓缓从后台走出,手中端起一个白色的瓷盘,瓷盘上,摆放着一个小型武器架,武器架上,放着一柄套着刀鞘的长刀。

  旗袍女边走着,吴清边举着话筒道:“这是一柄雍王时期,专供皇家护卫的制式佩刀,这柄刀经过岁月洗礼后依然锋利,是委托拍卖行的那位卖主祖上传下来的,经鉴定,是真品,底价二十万,十万一拍。”

  吴清点到即止,后面的言辞,已经不需要他开口了。

  杨宁举着话筒,看也不看林曼萱不断催促的眼神,他只是若有所思打量着眼前这柄佩刀,忽然,他望向场内,缓缓道:“不知道委托拍卖这柄刀的卖主可在?”顿了顿,补充道:“我清楚问这话有点不合规矩,但有件事我必须要问清楚。”

  见杨宁面露严肃,熟悉杨宁性格的林曼萱,立刻朝那柄佩刀露出惊异之色。

  这时候,有人站了起来,并缓缓朝拍卖台走来,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男人。

  “请问,你就是委托人?”杨宁一边问着,一边望向孟建林跟老徐。

  “是的。”这男人点了点头,若非是考虑到现场这么多大人物,否则他不一定就会这么配合起身,毕竟财不可外露。

  眼下被无数双眼睛盯着,坦白说,他既头疼,又有些担心。

  见孟建林跟老徐点头后,杨宁笑道:“冒昧问一句,你这拍卖的是这柄刀,还是刀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