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97章 297送别

正文_第297章 297送别

  或许是受到了来自上级的告诫,总的来说,杨宁的回归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,只不过清楚内幕的几个教官,不时望向杨宁的目光,会透着某种惊悚。·

  当然了,成功将两名逃犯抓获,也让原本气氛紧张的新兵营舒缓不少,连续压着数天的压抑,终于得到了彻底的释放。

  尽管不少新生依旧心有余悸,不过倒是没了早些天的杞人忧天,对于这些人的慌张抱怨,何陆是相当看不惯的,暗地里经常腹诽这些人也不用屁股想想,真当那两家伙是纯傻逼,好端端有大路不走,专门往死胡同里钻?

  眼下,华海政府既有功,也有过,毕竟因为盯防不严,导致两名犯人成功逃狱,还造成了死伤,不过嘛,事态也没有扩大,且两名逃犯短期内再次落网被送入监狱,考虑到华海政府方面的积极态度,以及第一时间通过网络对民众承认错误,没有造成更恶劣的影响,目前也算功过相抵。

  当然了,监狱内肯定是要被整顿的,不仅是北汇监狱,就连其他几所监狱,也遭到了严格的彻查整顿,避免再出现类似的恶**件。同样,在国家部门的要求下,全国各地的监狱,也都自发整顿了一遍,算得上轰动一时。

  对于受害者的家属,华海政府的主要官员,也亲自去慰问了一遍,并且做出了一些弥补性的指示。至少受害者的家属,对于政府的诚恳态度,还是满意的。·

  不过这些都与杨宁没有任何关系,所谓无功一身轻,他可不想继续出现在电视、报纸以及网络上的头条区,用他的话说,安安静静的做一个乖学生不好吗?非得闹得人尽皆知,这风光一时的背后,可是数不尽的麻烦呀!

  至于与杨宁同寝室的三个坑货,显然也清楚这位杨哥的心思,所以没有点破,只是时不时的对华海政府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做法,相当的不感冒,偶尔还会骂一句:真不要脸!

  支线任务:

  任务描述:独立面对军队中的精英人士,利用自身融合的兵王能力成功战胜他们,让他们心服口服。

  任务进度:1/1

  任务奖励:中级篇

  您获得了中级篇…

  当然,也不能说一点收获都没有,因为返回新兵营时,杨宁就得到了至尊系统的反馈信息,打开一看,立刻就乐了。

  事实上,他也在中搜索过的后续篇章,可奈何一直搜不到,甚至都一度要放弃了,可没成想,误打误撞参与了一起追击逃犯的案子,不仅完成了一个支线任务,而且任务的奖励竟然还是这玩意!

  爽!

  杨宁欣喜的同时,也毫不客气的选择完成这项支线任务,看着存放在中的中级篇,杨宁并不急于融合,毕竟融合这玩意,需要一个足够舒适的空间才行,否则效果只会适得其反。·

  对杨宁来说,军训结束后,学校会有三天假期,他打算在这三天假期内,将中级篇融合完毕。

  接下来的军训,或许每天都会有那么点新增的项目,但事实上,基本都与场内有关。

  历届军训的野外实训,又或者射击场打靶,都被取消了,原因应该跟之前的犯人越狱有关,不仅是华复大学校方,恐怕就连合作的军方高层,都想尽快结束这次的新生军训。

  总的来说,日子过得挺无聊,每天都是在太阳底下暴晒,吃着一些食不果腹的饭菜,别看第一天吃得挺好,可后面就基本没好菜了,甭说鸡腿,就连鸡翅尖都想也别想,一盘荤菜里面,一桌人能多夹块五花肉就得求神拜佛告姥姥,这也直接造成小卖部的热狗近乎脱销,让小卖部的老板大赚一笔的同时,也是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终于,新生们迎来了军训的最后一天,在场的几十个班都轮流上阵,这一届的新生军训闭幕仪式,也在高亢的情绪中落下帷幕。尽管杨宁所在的管理三班表现一般,但显然,当他们管理三班出场时,还是吸引了在场大部分人的目光。

  虽说华复大学这一方,看的是杨宁,而军队的领**们,也是冲着杨宁去的,可这里面,还是有着明显的差异性。

  前者是奔着追星的思想,至于后者,则是在考究眼前这个所谓的学生,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,竟然年纪轻轻就从京警卫的魔鬼作业中毕业。

  要知道,京警卫的训练项目极其苛刻,如果杨宁没有那柄匕首还好,顶多在他们眼里,是个逃兵,或者被淘汰者。

  可问题是,杨宁携带的匕首,是代表毕业,正式成为京警卫的象征,这难怪他们如此好奇,想把杨宁看出花来。

  寻常的京警卫就已经很难见到了,就是因为筛选的条件实在太恶劣,更别提即便是现役王牌兵种,都不一定吃得消的训练项目,这年纪轻轻的小子,凭的是什么?

  关系?

  笑话,所谓的京警卫,是上层领**,甚至国家都完全放心的核心力量,这些从京警预备营走出来的精英,没有一个孬种,更不可能是靠着关系上位,那纯粹扯谈。因为每一位京警卫的资料,都要经过军部几位大佬的签字,身份才能获得承认。

  当然,如果眼前这小子,真的有本事让这些大佬们帮忙开绿灯走后门,目的只是为了一柄匕首,或者弄一个身份装逼,那么他们会觉得这小子八成脑细胞没发育完整,试问,能动用这么大的力量,还在乎一个京警卫的身份?

  这不叫低调做人,也不叫扮猪吃老虎,更不叫装逼,而是傻逼好不好?

  当然了,人都是有感情的,尤其相处了十五天,分别在即,每个班的新生,或多或少都有那么点眼眶红红的,跟同样眼眶泛红的教官们依依惜别,或者留影纪念。

  “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说那些煽情话了,等有机会再见上,也甭说请喝酒吃饭,只要别装出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就成。”罗教官同样眼眶红红的。

  “看不起我们是吧?”何陆一脸不乐意,大大咧咧道:“要不今晚就去大醉一场?走,我请客,屁大点事。”

  “就是呀,罗教官,瞧你说的那么见外,我们可不会忘记你。”张京川有那么点感伤,看上去挺惆怅的。

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跟着罗教官道别,就连女生也不例外,看着客车在旁不断按喇叭,罗教官忽然骂道:“嚷什么嚷,没看到老子在跟自己的学生说话?”

  见那开车的司机如此不识好歹,还在那按着喇叭催促,罗教官吼道:“等着,老子这就找皮带抽你丫的!”说完,还摆手道:“你们先上车,让你们好好看看,教官怎么收拾这丫的,我先去找皮带。”

  说完,罗教官就骂骂咧咧的往宿舍的方向走,不一会,就彻底没影了。

  众人在辅导员的安排下,陆续上了客车,不一会,车子走了,而这时,宿舍三楼的某个角落,罗教官望着这渐渐远去的客车,眼眶泛红,隐有泪痕。

  显然,刚才他无非就是做做样子,目的,或许是不忍与这些管理三班的学生们告别,亦或者,是不想让这些学生看到他流泪的窘样,也有可能,他只是觉得,这种平淡的相送,才是最美丽,最值得怀念,最值得珍藏的记忆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