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92章 292为自己!

正文_第292章 292为自己!

  杨宁早已展开查看过,很快就发现地上有大片的血迹,而且血迹还没干,很清晰,这说明,事发的时间不长,可能前后不到三个小时。·

  杨宁跟何陆互视一眼,没有犹豫,直接钻入芦苇中。

  不得不说,这大片的芦苇确实很适合躲藏,或者干一些与犯罪沾边的事。

  “杨哥,你说会不会是那两个逃犯?”何陆露出凝重。

  “现在说不准,但这血腥味来得太巧合,也太诡异了。”杨宁早先也有过猜测,这才让郑卓权跟孙思溢去通知教官。

  如果真跟他猜测的一样,那么面对两个特种兵,他跟何陆或许可以应付,可郑卓权跟孙思溢显然不行,留他们在这,搞不好还会拖后腿。

  当然,杨宁也相信,他跟何陆能想到这茬,孙思溢跟郑卓权同样也能想到,或许正是想明白这点,才没有坚持留下。

  否则,依着他俩的性子,会这么配合?

  与何陆不断拨着草丛前行,忽然,杨宁脚一顿,脸色变得难看了。

  何陆疑惑道:“杨哥,怎么不走了?”话刚说完,何陆猛地一顿,脸色大变,不由望向前方不远处。

  只见那片区域,溅射着大量的血迹,根据现场的杂乱判断,明显这里经过一番搏斗,而且从痕迹上看,还相当的惨烈,现场更是留下了半只鞋子。

  这半只鞋子,是军用胶鞋。

  “现在有九成可能,是那两个逃犯了。要·”杨宁再次展开,将方圆五百米内都扫了遍,并没有发现尸体之类的事物,只有一条不断延伸着的血迹。

  “走,沿着这血迹追下去。”杨宁当机立断。

  何陆没有说话,默不作声跟在杨宁身后,同时暗暗戒备着身边两侧,以及身后密集的芦苇。

  两人一直沿着芦苇,追到了一处山脚,没有任何的犹豫,朝着山路走去。

  同一时间,罗教官等一众教官,一个个脸色凝重的看着面前密集的芦苇,他们没有行动,而是在等待命令。

  至于他们各自带来的新生,早已经被遣送回营地,很快,一个士官骑着摩托车赶了过来,刚到连钥匙都没拔,就劈头盖脸骂道:“胡闹!怎么能由着两个学生乱来,不知道很危险吗?”

  “连长,我们也是之后才知道的。”有教官想要分辨。

  “行了,大致上我也清楚,主要责任不在你们。”这士官脸色有些凝重:“现在,你们几个,跟我一块进去,千万不能让那两个学生出事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留一个人在这就行,我已经通知上面了,他们正派人赶来。”

  “连长,我们明明派遣过人来这片芦苇搜索过了,应该…”罗教官心里比谁都急,毕竟杨宁跟何陆,是他带着的学生。

  “一开始我也挺疑惑的,当时还是我负责这块区域的搜索,可我们好像都遗漏了一点,那就是外逃的这两个犯人,是退役的特种军人,如果他们借着这股芦苇的掩护潜入水中呢?”

  随着这士官一解释,众人·

  没错,密集的芦苇,显然更容易引起他们的注意力,同样的就容易忽略掉附近的水源,而这两个特种军人,如果水性好,再通过一些透气的短竹进行呼吸的话,那么潜在水中几个小时,都不是问题。

  当时他们搜索虽然很严密,但却百密一疏,同时也觉得那两个犯人应该逃往山岭等更难搜索的区域,这才有了疏忽。

  “果然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,唉…”有教官一副懊恼的样子。

  “好了,都别说了,现在进去,记住,无论遇到什么状况,都要优先确保两个学生的安全。”那士官摆了摆手,第一个冲入芦苇中。

  “杨哥,怎么了?”见杨宁又停了下来,何陆立刻戒备的望向四周。

  “先等等。”杨宁蹲在地上,眼睛闪过一道锐芒,刚才通过,他发现不远处的一棵树下,正有一个腹部染血的军人趴在地上,所幸还有呼吸,应该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。

  当然,眼下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,那么活下去的概率很低。

  在确定那军人四周没有其他人后,杨宁低声道:“血腥味越来越浓了,应该就在前面,你心里有个数。”

  “好。”何陆摩拳擦掌,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模样。

  跟着杨宁走了一会,很快,何陆也看到了那个昏死过去的军人,原本小心戒备的眼睛猛地闪过惊讶,然后就凝重道:“杨哥,小心。”

  “放心,我观察过了,四周应该没有人。”杨宁摆了摆手,然后径直朝着那军人走去。

  尽管杨宁这么说着,可何陆一点不敢马虎,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,同时寸步不离跟着杨宁,看到杨宁蹲下查看这军人的伤势,何陆犹豫了一下,这才道:“还有气吗?”

  “万幸,没死。”杨宁沉声道:“不过情况不容乐观,他必须尽快获得救治,否则…”话没说完,但意思很明显,他起身,望着前方,“如果折返回去,很可能就跟不上那两个犯人了。”

  “要不我去追,杨哥,你背着他回去?”何陆忙道。

  “不行,太危险了,还是我去吧。”杨宁摇了摇头。

  “可是…”

  “别说了,救人要紧。”

  杨宁摆手打断道:“我不会乱来的,大不了就是在他们身后跟着,你体能好,力气大,最合适,我会在前面等你的。”

  “好,杨哥,你可千万要小心,不要乱来。”何陆点了点头,他不得不承认,杨宁说得很正确,至少他自认为,确实是最适合干这事的人。

  与何陆分开后,杨宁眼中闪过一缕锐芒,不管出于何种理由,对方既然伤了人,更杀了人,那么就不能放过。

  杨宁觉得,他并不是正义的化身,也不想成为背负命运枷锁的英雄,只是单纯的有着一腔热血,仅此而已。

  他曾看过一部米国电影,电影里,一位有超能力的英雄,仅仅是不满商店店主对他的奸诈取巧,所以任由一个罪犯抢劫了店主的商店,没有给予任何的帮助。

  原本,这仅仅是一种宣泄内心不满的方式罢了,但造化弄人,这个被他放跑的罪犯,竟然在大街上因为某种冲突,开枪打死了这个英雄的亲人。

  他悲伤,他难过,他憎恨这个罪犯,同样,他更憎恨自己,仅仅就是那么点一己之私,竟然产生如此大错。

  自此,这个英雄也深切的明白,能力越大,那么肩负的责任也越大。

  也正是这部电影,让杨宁清楚,有时候造化弄人真的是无处不在,不能有任何的侥幸,若是他没遇到也就罢了,可遇到的话却放任不管,谁能保证会不会因此铸成大错?

  他不想成为电影里那位悲剧英雄,同时,他也相信命运的存在,不然他身怀至尊系统就完全说不过去,冥冥中,或许很多事情早已注定,看似没有任何联系,可事实上,谁又能肯定就真能摆脱得了来自命运的牵绊?

  默默的从中取出一柄匕首,这是陈洛送给他的,这并不是一柄简简单单的匕首,因为他烙印着京警卫的灵魂与精神,更有着来自京警卫独一无二的象征。

  只要是这柄匕首伤或者杀的人,那么司法机构没有任何的权利去对使用者定罪,因为这柄匕首,等同于京警卫在华夏的超然权利,换句话说,这是一件被国家允许杀人的凶器!

  “我并不是为了成为英雄,仅仅是为了自己。”杨宁望着手中这柄匕首,目光闪过坚定,然后朝着前方走去。

  ps:编辑说,书名不好,不够吸引人,要改,可能最近换一个吧,我勒个去,想书名好头疼啊,兄弟姐妹们,有啥建议吗?

  还有就是,下午再更2章,具体时间不定,应该五点左右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