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89章 289军械库

正文_第289章 289军械库

  对于枪这个字,女生反应倒是很平常,可男生却激动了,就连杨宁也不例外。WW·

  男人跟女人的世界不同,女人大多在乎一些看上去美丽炫目的东西,比方说钻石、黄金、名贵包、化妆品以及衣服,当然要说的是这并非拜金,纯粹是天性。

  所谓穷玩车富玩表,吊丝玩电脑,这同样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也只是要说明,男人也有属于他们在乎的东西。当然,对于枪,男人同样在乎,只可惜国情不允许,寻常人根本接触不到。

  浩浩荡荡的几个班,就这么排成几个方正,来到了众人口中所谓的军火库。

  看到武器架上被擦拭得干干净净的各类枪支,众多牲口们大流口水,比看到光身子的娘们还要亢奋,恨不得抱到怀里立刻献上自己的初吻…咳咳咳,也可能是初的次方吻。

  “枪,不是玩具,对普通人来说,熟悉的同时,也陌生。我们能接触它的途径,无非就是去商店买玩具,或者在电视上,甚至一些枪战类的游戏。在现实中,任何没有得到政府允许的收藏、携带枪支,都是犯罪。”

  一个教官开口,给他的学生讲解着:“手枪能在百米外杀人,而步枪因为射程原因,所以能在千米外杀人,由于它的可怕性,所以政府禁止民众携带枪支,这是为了保障人民的安全,维护社会的安定和谐。当然,今天我一方面是想让同学们知道枪的危害性,另一方面,也是想让大家了解枪的基本构造。看·”

  顿了顿,这教官拣起一支手枪,笑道:“手枪的零件可分为六个部分,首先是枪管滑套部分,它分为…”

  哗啦!

  这教官还没讲完,耳边就传来一阵响声,紧接着就是些许的哗然,不由一愣,可下一刻就露出恼怒之色。

  顺着声音发出的地方一看,立刻就瞄到鹤立鸡群的杨宁跟孙思溢,两人脸色微变,一副做错事东窗事发的模样。

  “我靠,神了!”何陆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响起,可似乎察觉到四周静悄悄的,不由抬头,立刻脸色一变。

  因为随着这教官停止讲解后,不少人也注意到了杨宁所在的区域,一个个都望了过来。

  被这么多双眼睛行注目礼,杨宁尴尬的同时,正要说什么,忽然,一道惊疑声响起:“怎么回事?我昨天还检查过了,里面的枪支都是完整的,怎么这把手枪好像没装好?”

  说话的是负责外语系的教官,他露出不解之色。

  面对这教官一副审视的眼神,杨宁尴尬的笑了笑:“抱歉,一时手痒,习惯性的就把它给拆了。”

  “拆了?”这外语系教官露出荒谬之色,“就你?”

  “是呀。”杨宁点点头,然后抓起另一把手枪,也不见有几个动作,眨眨眼的功夫,这原本完整的手枪,立刻就分崩离析,散落在桌面上。

  看到这一幕,一群教官瞪大了眼睛,呆如木鸡。

  不仅是他们,就连在军械库的新生们,也一个个看怪物似的盯着杨宁。看·

  “你…你真…真把它给拆了?”一个教官指着杨宁,满脸涨红,也不知道是生气,还是激动。

  依然是外行人看热闹,内行人看门道,在场这些教官,谁也没想到,这一届的新生还真是卧虎藏龙。昨晚上,还有几个带班的战友说手底下有不少好苗子,其中有几个曾在部队里服役,这次稳拿三甲。这还不算,听说还有黑带二段的空手道高手,甚至连全中靶心的神射手也有。

  当然,甭管这些是吹嘘还是实情,反正罗教官当时就不服气了,所以今早上就拉着杨宁出来练练,希望这货能给他点惊喜。

  事实上他也确实惊喜了,不过是之前,因为眼下,不仅是他,就连其他教官,都仿佛受到了惊吓。

  被这么多双眼睛望着,杨宁也是一肚子郁闷,貌似自己也只是手痒拆拆枪,又不是干了天怒人怨的事,至于这么行注目礼?

  “就当我手贱,现在给你们装回去吧。”

  带着一股子不爽,杨宁默默的拾起拆卸后的枪支部件,然后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给重新装了回去。

 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罗教官,在看到杨宁这娴熟的拆装动作后,嘴皮子抽了抽,终究是没开口,因为眼下,他真的是无话可说。

  不仅是他,就连其他教官,也是沉默不语,如果说刚才杨宁带给他们的只是惊吓,那么如今,就是惊恐了!

  据说,一些顶尖特种兵,拆卸跟装填枪支,最快能达到十五秒左右,可如果刚刚自个没算错的话,这小子拆枪时仅仅是手一拨,前后不到两秒,就好像那手枪本身就是个散架子,经不起摩擦碰撞自行解体。

  可如果这能作为一个合理的解释,那么这众目睽睽下,花了不到五秒时间就把散落在桌面的枪装好,这算什么?变魔术耍杂技吗?

  我靠!这货到底是谁呀?难不成是从特种队偷跑出来的妖孽?

 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老子绝不相信有人能在十秒内,完成拆卸跟装填!而且眼前这小子,估摸着也就不到八秒,靠,这么逻辑碎一地的事,信息量未免也太大了点吧?

  不到八秒,这你敢信?

  这些教官们一个个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杨宁,良久,在那年长教官的轻咳声中,罗教官等人才回过神,众人互视一眼,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撼。

  “我觉得,这事有必要跟上面反馈一下。”

  “确实,留一个人在这,咱们一块去。”

  这些教官们私底下商议一番后,立刻作出决定,然后那个年长的教官选择留了下来,其他教官陆续离开了军械库。

  像是先前那一幕没有发生似的,这年长教官深吸一口气后,开始继续讲解枪械的基本构造,可眼神,还是忍不住的不时朝杨宁身上瞥,似乎想看出些花来。

  事实上,当那几个教官聚在一块窃窃私语时,杨宁就暗暗叫糟,他现在才意识到,自己觉得很简单的拆卸枪支与填装,怕是在这些人眼里,似乎并不是那回事。

  显然,他一开始也没意识到自己这一手拆卸填装的速度,落在这些军人眼里,会带来怎样恐怖的视觉冲击。

  可当他意识到这点的时候,晚了!随着几个军衔级别明显很高的士官出现后,杨宁脸色就不好看了。

  “你好,这位同学,可以的话,跟我们去外面聊聊,怎么样?”其中一个士官笑了笑,他看到杨宁后,心底也是惊涛骇浪,在他看来,杨宁实在是太年轻了,甚至年轻得有点过份。

  “好吧。”杨宁一副很苦恼的样子,在众人的注视下,跟着这几个士官出了军械库。

  “抽烟吗?”其中一个士官朝杨宁递了根烟。

  杨宁没有说抽与不抽,只是接过后别在耳背上,尽管他不抽烟,可别人递烟过来,还是会习惯性的接过,这是出于一种礼貌,最起码,与直接拒绝比起来,这递烟的人心里会舒坦些。

  出乎杨宁意料,任他怎么想,都没料到,这几个士官就真的开始抽烟,蹲在地上一个个都不开口。让原本想了一大堆说辞的杨宁,反而没有用武之地。

  过了好一会,只见一个士官小跑过来,朝这几个同伴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查过了,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  “哦。”其中一个士官点了点头,朝杨宁笑道:“抱歉,打扰你了,你可以归队了,很高兴你能参加这次的新生军训。”

  说完,这些士官就转身离去,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杨宁。

  等走远了,先前递烟给杨宁的士官忽然一脸严肃,沉声道:“尽管这个小伙子来历清楚,但还是要戒备点,如今非常时期,我不希望出现任何的意外。”

  “好的,我会让小罗注意点。”另一个士官点头。

  说完,两人目光望向不远处那座透着阴森感的监狱,脸上流露出凝重之色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