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87章 287吃饭

正文_第287章 287吃饭

  陆陆续续的,有外系的新生进出宿舍,每个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,打量着正捣鼓小棉被的郑卓权等人,不时流露点兔死狐悲的伤感,但更多的却是暗暗窃笑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·

  等宿舍再次归于平静,不仅郑卓权急了,连何陆等人也是一副热汗淋漓的狼狈相,没办法,当你看见一群人敲着饭盒有说有笑离去,一旁的罗教官时不时再调侃几句,就算是脑子有那么点秀逗的陈权,也露出酸甜苦辣咸的悲伤。

  又折腾了十几分钟,郑卓权这些人,甭说叠出豆腐块,就连豆腐泡都相去甚远,看得罗教官一阵摇头晃脑。

  也不知道这货是良心大发,还是别有企图,又或者单纯的认为继续胡闹下去,纯粹是糟蹋时间,搞不好连自己那份午饭,都得成了别人的口中食,腹中泄。反正,他很大度的一挥手,直接吆喝大家排好队,准备下楼就餐,这让郑卓权等人如蒙大赦的同时,也是感动得稀里哗啦的。

  老生常说,军训各种伤不起,这起得比高三早,睡得比高三晚,可这都不是事,因为你会发现,吃饭已经谈不上饮食,完全是在囫囵吞枣的充饥。

  在罗教官的组织下,杨宁等人端着饭盒,在特定的地方盛好米饭后,就跟着其他班的男生围在一张桌子前,傻乎乎盯着面前的三个空脸盆。·

  没错!

  就是脸盆!

  看着几个炊事班的合力抬起一个大盆子,这盆子看上去应该是用来洗澡的吧?等等,里面是什么?我勒个去,鸡腿?还是用酱料煮过的?军训的伙食这么好?

  “每桌派一个人去盛菜。”食堂内,有一个教官喊道。

  “我去!”

  都不用招呼,何陆就有样学样的,端起一个脸盆屁颠屁颠跑过去了,可没走几步,就被一个教官制止:“毫无组织纪律,排队!你,就是你,看什么看,到后面排队!”

  何陆下意识往身后这么一看,我的天,就这么点功夫,竟然排了二十几号人,还有没有天理了?

  一脸郁闷的何陆迫于教官的淫威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跑去排队,这一幕气得郑卓权跟孙思溢鼻子都歪了,暗骂何陆真不是个东西,没看到僧多粥少,还这么瞎胡闹?

  好不容易轮到何陆了,这货一脸兴奋的捧着脸盆,一副邀功的模样,可凑上去一看,立马傻眼了:“没了?”

  只见大盆子除了点肉渣,就只剩下浑浊的酱汁了,看到这一幕,郑卓权等人更是气得呼吸急促。

  “急什么!”炊事班的教官没好气的回了句:“后面还有,等着。”

  等到这话,不仅是何陆,就连他身后的几个人,也都松了口气,脸色稍稍好看了些。·

  可这好脸色没维持多久,就瞧见几个炊事班的教官又合力抬起一个大盆子,里面没有香馍馍的酱汁鸡腿,而是惨不忍睹的鸡翅,还是没肉的翅尖!

  还真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!

  “这次我们来!”

  当再次端出来两大盆蔬菜时,一副打算将功补过的何陆还没来得及付之行动,郑卓权跟孙思溢就很不客气的抢走桌上的盆子,现在还有些豆腐白菜跟炖南瓜,天知道待会是不是就剩下菜青虫了?

  在教官发表了一番训示后,随着一声‘吃饭’的命令,早已饿得头眼昏花的新生们,立刻不客气的抢夺着盆子里的肉菜,唯恐慢了连汁都喝不上。

  跟杨宁一桌子的外系新生,倒是没敢太放肆,或许是杨宁的声威太大了,尤其经过那次新生篮球赛后,每个新生都一副看偶像似的,所以反倒他们这一桌很谦逊礼让。

  “你们挺不错的,值得表扬。”一旁的罗教官点了点头,“瞧瞧其他人,整一副饿死鬼投胎似的,至于嘛?”

  这些外系新生们都有那么点面红耳赤,暗道我倒是想抢呀,可同桌这位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呀,没看到旁桌的新生,抢完后一边扒饭,一边朝这瞥?而且还有不少女生?

  万一因为今天的粗鲁行为,招致以后连妞都泡不到,这岂不是亏大发了?

  杨宁跟寝室的三个坑货选好菜后,其他人才迟疑的动起了筷子,这慢条斯理的模样让扒饭的何陆相当不满,一边狼吞虎咽,一边嘀咕道:“你们都是娘们吗?吃饭得吃出一个风度出来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你们被霸凌了。”

  随着何陆这话,一开始这些人还扭扭捏捏的,可随着何陆大筷夹菜,大口虎咽,这些人一个个也都急了,不一会,就恢复那真男儿的血性,经常各自的筷子都能在盆子里大战数回合。

  “你们说,这当兵的是不是盆特多呀?”何陆一边吃着,一边含糊不清道。

  “洗脸、洗澡、洗衣服,对了,还有泡脚,应该挺多的。”郑卓权没头没脑回了句。

  大家也没细想,可这时候,陈权忽然放下碗筷,然后扶了扶眼镜框,缓缓道:“从逻辑上讲,由于惰性,一般对同一物品的使用,会产生重复性。而是心理学上讲,男性没有女性那么讲究,也就是说,无论是洗脸、泡脚、洗澡还是洗衣服,都会用同一个盆。”

  一群人愣了,立刻望向陈权,好像这货也不傻呀,说得还真那么回事。

  “当然,从更大的方面来说,也就是军规,凡事讲究一切从简,摆那么多盆子,不仅影响美观,更容易造成摆放空间的拥堵。”陈权一字一顿道:“所以,同一个盆,物尽其用,才能符合军队日常管理的大方向。”

  “说了这么多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外系的新生一脸迷糊,可熟悉陈权的人,比方说杨宁这些管理系三班的男生,一个个脸色就难看了。

  陈权指着面前的三个盆,严肃道:“换句话说,这洗脸的是它,洗衣服的是它,甚至泡脚洗屁股,还是它。”

  随着陈权这话一出口,不仅是杨宁这桌的人傻眼了,就连那些原本朝这打量杨宁的其他新生,也愣住了。半晌,也不知道是谁呕的一声,就仿佛被点燃的导火索,瞬间引爆整个食堂。

  太不厚道了!

  洗衣服也就罢了,大不了少喝点漂白粉,改成洗衣粉。可问题是,这貌不起眼的脸盆,功效从你口中说出来,未免杀伤力也太大了点吧?

  泡脚?洗屁股?这尼玛得多有想法的人,才能琢磨出用来盛菜装饭?

  男生的脸色都是青一片白一片,女生就更不堪了,花容失色那都不叫个事,没看到已经有女生两眼一翻,脚底打滑就要昏过去?

  一旁的教官们整张脸彻底黑了,看着陈权这奇葩是又气又怒,外加无语,没看到老子也从这盆子夹菜?你的意思是说,老子喝了自己的洗脚水,吃了自己屁股沾的米田共?

  这小混蛋,嘴巴还能再缺心眼些吗?是智商不够,还是吃饱了撑的故意跑出来恶心人?

 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,这货,必须拍死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