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83章 283宝爷

正文_第283章 283宝爷

  这是一场荒唐的盛会,星光大厦的工作人员,看着一群往日里嚣张跋扈的二世祖排着队跪着,荒谬绝伦的同时,也有些好笑。·

  当然,他们可不敢当面笑出来,免得被今天这些出糗的二世祖们惦记上。

  不过,也不是没有反抗者,可反抗的下场,往往就是被干趴下,都不用这位宝爷吆喝,早就蠢蠢欲动的何陆就先一步跑去干坏事了,不时还唠叨着磨刀霍霍向猪羊,让一群心不甘情不愿的二世祖又气又怕。

  迫于宝爷的淫威,这些二世祖们屈服了,没看到好几个都被当猪羊当面给那啥了?

  当然,这群人肚子里也骂翻了天,望向何陆这位刽子手的眼神,是又怕又恨,不过何陆可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坑货,谁敢瞪他,他就变着法儿跑到宝爷耳边煽风点火,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让原本就不怎么在意的宝爷暴跳如雷,对着这几个二世祖就是左右开弓,不一会,一个个鼻青脸肿,悲剧得不行。

  到这时,这群二世祖们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宁得罪君子,勿得罪小人,看着一脸得意洋洋的何陆,众人暗地里咬牙切齿:小人!小人!

  这场闹剧,最后在孔道春出面后落下帷幕,这群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的二世祖,自认惹不起杨宁这伙人,又想到一切的灾祸根源,都源于周大少跟宋富宏的催促电话,自然的,就将这俩坑货恨上了,扬言绝交的不少,更有甚者放出狠话,这事如果没有一个交代,那大家就走着瞧!

  对于这些警告,一开始,周大少跟宋富宏没太当回事,认为这些人只是气头上,说了些过激的话。·可回到家,面对一大堆的怪责电话,甚至他们的长辈直接跟自家父母沟通,这才意识到问题大条了。

  即便是周家跟宋家,都扛不起这么多家族的怒火,只能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,最后,稀里糊涂的就把宋琨给供出来了。

  正当宋富宏疲惫不堪打算歇口气,忽然,一个消息传了出来,那就是有人在黑市悬赏买凶,指名道姓的要废了宋琨两条腿,宋富宏大惊失色,硬着头皮让宋家的长辈摆平这事,虽说后面悬赏撤下了,但这无疑给宋家人提了一个醒,那就是宋琨,眼下的处境绝不安全。

  尽管宋家对这个旁系子弟颇有怨言,但还是决定将宋琨送出国,过个几年,等风声过了再弄回来。

  就这样,原本还待在病床上接受治疗的宋琨,连夜被送上了飞往米国的航班,就连宋督也不例外。

  至于那些吃了哑巴亏的家族子弟,身后的长辈们显然也没有忘记杨宁等人,一开始都打算联合起来,声势也大的惊人,可这些人也不知道碰了什么钉子,在半小时后,声讨联盟就瞬间分崩离析,一个个选择沉默,显然是打算咽下这口气。·

  这无疑,给了那些打算坐山观虎斗的人,极度的震惊!

  而当天晚上,嚣张本性不改的郑玉康公然放出话,说不想在华海再看到周大少跟宋富宏,否则,见一次就等着跪一次!

  周家怒了,宋家更怒了,他们想要跟郑玉康讨说法,可骇然发现,平日里身边的盟友们,态度都相当冷漠,这才意识到,因为这破事,他们两家已经有着被圈子孤立的趋势了。

  无论是周家,还是宋家,都连夜开会,最后商讨的结果就是,将周大少跟宋富宏直接送到国外去,一方面是给圈子内的盟友一个说法,表明一个态度。另一方面,也是一种隐晦的保护。

  连宋琨都有人暗地里买凶断腿,谁又能保证不会有人趁火打劫,也给这两位嫡系继承人来一手暗渡陈仓?

  不过嘛,这些事杨宁就不关心了,眼下,他正跟宝爷坐在码头边,痛痛快快的喝着啤酒。

  宝爷是谁?

  那可是杨宁的发小,想当年,大院内一群小屁孩们打打闹闹,好不快活,童真的岁月里,杨宁跟这位宝爷绝对是臭味相投,经常搞得大院鸡飞狗跳。

  “还记不记得,当初咱们第一次见面,就因为我抢了你的棒棒糖,你这爱哭鬼竟然跑到我老爸面前流马尿,害我被老头子拿着扫帚追得满院子跑。”宝爷一脸不忿。

  “我到你爸面前流马尿?”杨宁撇撇嘴,“一派胡言,你肯定记错了。”

  “你敢说你没干过?”宝爷气呼呼道:“别不承认,我记性可好了,我还记得,当时我鼻青脸肿的把棒棒糖还给你的时候,你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竟然还敢嘲笑我。”

  “有吗?”杨宁依然是那种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
  “还敢说没有?”宝爷指着杨宁,一脸激动,正要说什么,忽然一顿,脸色变得怪异了,“咦,我好像记得,那棒棒糖最后又回到我手上了,等等,让我想一下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原本一脸不以为然的杨宁,在听到宝爷的碎碎念后,忽然脸色一变。

  “我想起来了,那棒棒糖最后是我姐拿回来了。”宝爷一脸古怪的望着杨宁,“该不会是我姐把你给打劫了吧?”也不等杨宁表态,宝爷点了点头,“我看像,这是我姐的作风,彪悍不讲理,霸道不留情,嘿嘿,我们家的优良传统,那要得从我爷爷说起。”

  “是吗?我好像不记得了…好像是有这事吧…”

  “你看上去很心虚。”

  靠!

  这你也能看出来?

  “胡说八道!”杨宁义正言辞摆手,“时候不早了,今晚陪你喝了这么多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说完,还看了眼身后的十几瓶啤酒。

  “好吧。”宝爷依然是那副警察审贼的眼神,等杨宁走出好几米后,忽然,宝爷一句话,差点让杨宁一个酿跄,“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,等回京记得给我打电话!对了,我姐挺想你的,经常拿咱们小时候的照片翻来翻去,还说…”

  “好了,车等我,先走一步!”杨宁加快了脚步。

  “神神叨叨的,一看这急色样,八成是去躺温柔乡了,果然是兄弟如衣服,女人如手足,真不仗义。”对于杨宁这种反常行为,宝爷做出一个自认为正确的评价。

  宝爷的真名是华宝山,京城四大家族华家这一代的唯一男丁,华家老爷子跟杨宁的爷爷一样,是华夏目前硕果仅存的开国元勋,在军部的影响力,不比杨老爷子差多少。

  先前,当华宝山提到棒棒糖时,杨宁脸色当场就变了,因为这让他莫名的想起华宝山的姐姐,华惜芸。

  华惜芸倒是没什么问题,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不知道长啥样,可让杨宁心虚的是,当年,他荒唐的用了一根棒棒糖,以及一首瞎编胡凑的酱油诗,就别有用心,把当时天真烂漫的华惜芸的初吻给骗了!

  犹记得那一年,他六岁,而华惜芸,十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