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81章 281最后一张底牌

正文_第281章 281最后一张底牌

  不少名媛、二世祖相继离开了,但更多的人选择留了下来,他们都想要看看,周大少跟宋富宏,到底会叫来什么人,敢跟温家少爷、郑玉康叫板。要·

  事实上,眼下已经轮不到梁聪这种小警察插手了,而且他们也不敢插手,只能维持好现场的秩序,就说先前杨宁动手打人的那一幕,他们都不敢过问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周大少跟宋富宏没有了一开始的如坐针毡,因为电话那头,他们所谓的最后一张底牌的神秘人,答应来给他们出头,这让他们异常的振奋。

  也不知道宋富宏跟宋琨说了什么,这原本就伤残严重的家伙,竟然奇迹般的坐了起来,还用狠毒的目光死死盯着杨宁,一副你待会就要倒大霉的模样。

  “那王八蛋真是欠揍,真恨不得上前给他两耳光。”何陆骂骂咧咧的。

  “坦白说,我很想知道,谁这么大面子,敢跑来给这些家伙撑腰。”

  也难怪郑卓权如此笃定,在他的印象中,堂哥郑玉康在华海几乎是横着走,鲜有人敢得罪。

  更何况,眼下还有来头更大的温家人,郑卓权并不觉得周大少等人有胜算,毕竟就连李玉书,都要避其锋芒。

  “以后你给我老实点,少搀和这种混账事,不是每次都这么走运的!”

  郑玉康对这位堂弟的话相当的不感冒,忍不住就在旁训斥了几句。·

  “好了好了,堂哥,你这话都说了八遍了。”郑卓权哭笑不得。

  “八遍?有八遍了?”郑玉康一愣,可很快就气恼道:“别跟我耍宝。”说完,他瞄了眼不远处的杨宁,又道:“就算你下次闹事,也给我提前说清楚点,免得我搞不清楚状况乱点鸳鸯谱。”

  郑卓权眼神略微有些怪异,他早就看出,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堂哥,对杨宁有着一种他说不清道不明的忌惮,而且还带着极大的怨念,这让他诧异的同时,也在猜测着杨宁的背景。

  从目前种种迹象来看,杨宁显然没有对他们寝室三人说实情。

  当初,杨宁只是说家里有点小钱,衣食无忧,听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,可现在想来,却是似是而非了。

  能跟岭南温家的少爷称兄道弟,让华海三公子都要头疼的疯狗郑玉康忌惮,这仅仅是家里有点小钱就能办到的?

  胡说八道!

  甭说他、孙思溢跟何陆不信,就算没见过大场面的张京川跟吴海,也都不信。

  原本陪着许小玉留下来的两个女孩,尽管郑卓权一开始引起了她们的强烈兴趣,可随着杨宁刚才的表现,她们对于郑卓权的兴趣,立刻转换到了杨宁身上,眼下,望向杨宁的目光透着某种狂热。·

  “哇塞,人挺多的嘛,那谁谁谁,给宝爷出来!对,就是那个叫郑玉康的,滚过来!”

  我靠!

  谁这么嚣张?

  无数双眼睛朝大门望去,只见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魁梧男人,正双手插兜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,脸上挂满着老子天下第一的嚣张跋扈。

  原本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郑玉康气得够呛,偌大的华海,从他懂事以来,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指名道姓的吆喝他,本以为他自己已经够嚣张,够狂妄了,可没想到,竟然还有人比他更嚣张,更狂妄?

  带着一抹冷笑,郑玉康豁然起身,冷哼道:“你算个什么玩意?”

  “就是你?”这男人露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,可没过一会就撇嘴道:“普通货色,一般般了,像你这种玩意,老子踩的数量自己都记不清了。”

  这话彻底把郑玉康气笑了,但脸上的寒意更浓,显然,他不能容忍,有人在嚣张狂妄这四个字上,抢了他的风头。

  “你,有种!”郑玉康眼睛微微眯起,如果不是考虑到眼前这家伙人高马大,说不准刚才就冲上去扇耳刮子了。

  “替我教育一下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神经病。”

  对于郑玉康这句话,不少人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,可人群中,却有一道人影迅速接近这男人,隐隐散发出一股锐意。

  这男人像是没发现似的,站在那打了个哈哈,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意,等那道人影靠近并且要做出某些攻击工作时,忽然,异变突生。

  只见这男人身后,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也冒出一个人影,并且迅速出手,直接就挡下了这一击。

  这无非就是眨眼间发生,等众人回过神来,才惊讶的发现,场中竟然多出两个人来。

  砰!

  两人短兵相接,交战数招后各自退后,这一战,竟然平分秋色,谁也没占到上风。

  这一幕,也同样引起梁聪等人的注意,当下这群警察立刻冲了过来,试图阻止。

  “身手不错。”

  “你是京警卫?”

  毒牙脸色异常凝重,刚才跟对方交手时,就隐约发现对方的招式,透着一点京警卫的独门拳法,这让他惊讶的同时,也开始猜测这个一脸懒洋洋的男人会是谁?

  那疑是京警卫的中年人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,他的这种态度,让毒牙眉头微蹙。

  “这就是你说的教训?”男人瞥了眼毒牙,随后不屑道:“马马虎虎凑合了,能在刘叔手上走那么几招,也算有点狂傲的资本。”

  郑玉康面沉似水,他刚才如果没听错的话,毒牙确实说了京警卫三个字,这让他下意识的望向不远处的杨宁。

  就因为杨宁的原因,郑玉康对于京警卫有一定的了解,能让京警卫随时跟在身边的,要么是国家要员,要么就是有着深厚的家族背景。这种人,郑玉康自认不愿招惹。

  不过,当他看到杨宁的神色后,他先是一愣,然后心里一动,他冷冷的看了眼这男人,随即就坐回椅子上。

  “也算有点自知自明。”这男人依旧是那副大大咧咧的。

  郑玉康的态度,让原本看傻眼的周大少跟宋富宏大喜过望,他们相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睛里,看出一股大仇得报的酣畅淋漓。

  这就是他们的底牌,如今,也对这张底牌的能量,有了一个深入的认识,这是一个能压得郑玉康不敢吱声的牛人呀,只要傍上这棵大树,日后,就绝不需要再看郑玉康这些人的脸色了!

  宋督跟宋琨也是一脸振奋,望向杨宁等人的目光全是怨毒,如果先前还只是掩饰,那么现在连掩饰都懒得做了。

  宋富宏正要跟这男人说话,让对方替他们出头,可忽然,现场传来一个声音。

  “鼻涕虫?”

  语气透着那么点不确定,现场也没有引起太多人在意,可谁成想,原本一脸懒洋洋,态度要多嚣张有多嚣张的男人,在听到这三个字后身体猛地一震,紧接着,就露出一股恼羞成怒,吼道:“哪个王八蛋喊的,给老子滚出来!”

  可说着说着,他猛地愣住了,下意识的就睁着眼睛,在附近寻找着。

  直到,他看到了缓缓走来,眼中带着点迟疑的杨宁后,身体轰然就震了震,嘴唇有些发干,不时抽动了几下,脸上的嚣张跋扈也一扫而空,甚至眼眶都渐渐泛红了。

  好一会,他才不确定的问了句:“羊咩咩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