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80章 280温家!

正文_第280章 280温家!

  第280章280温家!

  岭南温家!

  这是一个需要追溯到雍帝年间的巨富家族,近三百年的岁月沉淀,或许,在这个漫长的时间里,温家也曾险些衰落,但终究还是挺了过来,变得蒸蒸日上,家族内部也是异常的凝聚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  可以很负责的说,在建国前,岭南温家的真正实力,还超过了当时的四大家族,只不过那混乱的倭伪时期,温家将大部分的产业,转移到了海外,直到建国后安定下来,才陆续迁回。

  没有人会怀疑温家的财力,更没人会怀疑温家在政治上的影响力,如今的一代稳坐钓鱼台,二代继续开垦着海内外市场,三代也通过激烈的内部竞争,以符合物竞天择的方式陆续脱颖而出,从温家走出来的人,没有一个废物!

  眼前这个先前被言语调戏的女人,竟然是温家的孙媳妇,那岂不是说,她旁边那个男人,就是货真价实的温家人?

 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,对于温家,他们如雷贯耳,就算是华海的裴家、李家、成家、郑家这种级别的豪门,都不一定愿意得罪温家,因为他们的大本营是华海,在华海也有着旁人难以想象的根基,可放到其他地方,影响力断然无法跟温家相提并论。

  换句话说,这几个大豪门也就在华海呼风唤雨,可温家,那是在国内,甚至国外,都具备强烈呼声的庞然大物!

  难怪这个男人先前敢如此嚣张,不得不说,人家确实拥有着嚣张的本钱!

  这一刻,在场所有人,望向趴在地上,跟条死狗似的那位二世祖,眼中都透着你真真有种的韵味,这可是温家的孙媳妇,你这被酒色掏空身子的软脚虾竟然也敢打主意,还让别人陪你睡?报酬是送一栋别墅?你的别墅值几个钱?

  忽然,他们也都想起某个传闻,据说岭南温家一位败家子,为了讨媳妇欢心,荒唐的弄了一座水上宫殿,光是建造费用,就花了十几个亿,更别提内部的装潢摆件了。

  话说,该不会是眼前这位吧?

  众人心头一凛,尤其是一些名媛,望向温文昊的眼神,都透着璀璨的精光,可显然,温文昊是惧内的,对于四周名媛投来的热切,丝毫不为所动,还一副老子对媳妇忠贞不二的模样。

  “把这货拖出去!”忽然,就有几个二世祖自发动手了,明显是要在温家这位少爷面前露个熟脸。

  看着这几个人浩浩荡荡的行动了,在场人非但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忿,更是有着某种蠢蠢欲动,似乎恨自己反应慢,被人捷足先登了。

  可很快,后方就传来一道冷哼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!太过分了吧!”

  不少人寻声望去,只见一个穿着白西装的青年沉着脸走了过来,立刻就看到了四周人迹罕至的郑玉康,皱眉道:“郑玉康,闹得有些过了吧?”

  郑玉康双手插兜,都没鸟这货,不屑的撇撇嘴,然后自顾自道:“难不成,你就是周草包请来的救兵?”

  这来的人,正是李玉书,先前他在电话里答应插手时,就知道周大少跟宋富宏肯定招惹了大麻烦,能给他们造成困扰,不惜把自己搬出来的,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谁了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毕竟在华海,能让周大少这般惧怕的,无非就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人,而显然,郑玉康的嫌疑最大。

  众目睽睽下,李玉书清了清嗓子,正要说什么,忽然,他的目光落到了缓缓走过来的成是非跟裴永轩身上。

  不由一愣,紧接着,李玉书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,看到了温文昊跟周蕙,还有阿美跟阿丽,但这还不算,当看到周蕙身边的杨宁时,他的瞳孔微微一缩,原本要出口的话,立刻咽了回来。

  尽管不清楚眼下的局势怎么样,可两批人各自隔开,显然处于某种南北极对立,这显而易见的状况,李玉书还是分得清的。

  但关键是,眼下他所处于的位置,那是偏向周大少的这边。

  当然,这并不是问题的所在,看着对面所展现出来的能量,李玉书有种荒谬感,这莫非是华海二流圈子,公然要对抗一流圈子,甚至整个华夏顶尖圈子的节奏?

  周草包,是哪个王八蛋这么坑你,让你有这么大的底气自信?

  一个郑玉康,李玉书自恃还能应对,可如果在算上一个成是非,李玉书就要犯头疼了。没看到成是非直接就站到郑玉康身后,尽管没有说话,但这种态度,显然就表明了某种立场。

  可这不是重点,因为他敏锐察觉到,温文昊跟周蕙,望向那个被拖走的二世祖的眼神,充满着某些不忿,这让他心里一动,暗道该不会那家伙,把这位岭南温氏的第三代,给得罪了吧?

  当然,还有一个让李玉书最忌惮的地方,那就是神色有些阴沉的杨宁,这可是杨家人呀,该死的,他怎么也在?该不会,这姓周的草包,是让自己来对付这位杨家人的吧?

  当然,裴永轩被李玉书主动过滤了,两人都清楚,因为蔡玉红的事,彼此暗战不断,已经到了势同水火的程度,李玉书很确信,一旦自己表露出一丁点的敌意,这笑面虎虽说会保持坐山观虎斗的姿态,但暗地里,指不定就要落井下石!

  目光在郑玉康、成是非、温文昊、杨宁以及裴永轩身上各自扫了眼,李玉书微微闭眼,好一会,睁开眸子的那一刻,平静道:“刚经过这里,打算歇歇脚喝杯酒,怎么,你郑玉康也要拦住?”

  都不等郑玉康有所表示,李玉书直接就迎了过来,然后与郑玉康擦肩而过,边走边道:“裴总这么晚还不休息,不如一块上去坐坐,喝两杯?”

  “没问题,这边请。”裴永轩笑眯眯的在前引路,而李玉书则跟在后面,两人神色如常,可只有为数不多的人,猜到他们两个不为人知的心思。

  李玉书的态度,既在意料之外,也在情理之中,就连周大少都不敢有任何的抱怨,他很清楚,易地而处,让他站在李玉书的立场上,他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这不能怪李玉书,只能怪郑玉康、成是非以及温家少爷的介入。

  跟周大少的心思截然相反的,是宋富宏,他看了眼望着他欲言又止的宋督,还有怨恨中带着不甘的宋琨,暗暗叹了叹。

  “老弟,你要干什么!”距离最近的周大少,看到宋富宏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,一开始没在意,可看到那一串号码数字时,脸色猛地一变。

  “还记得咱们说的吗?”宋富宏忽然神经质的笑了起来,“一开始,咱们不是说过了,无论对方喊谁,咱们都要陪他们玩!”

  “你!”周大少露出震惊之色,可很快,脸色就阴晴不定起来,半晌,他松开抓着宋富宏手机的手,沉声道:“真要闹大?怕到时候就很难收拾了,现在顶多认个错就行,如果真的把……”

  “你怕了?”宋富宏一脸平静。

  周大少下意识看了眼温文昊,还有一脸冷笑的郑玉康,脸上有过那么一瞬间的为难,可他的目光忽然扫到杨宁,以及杨宁身边正朝着他竖中指的何陆后,原本偃旗息鼓的火气,立刻就涌了起来,“怕毛!”

  “那你是打算玩了?”宋富宏沉声道。

  “玩!”周大少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