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79章 279郑大少发飙

正文_第279章 279郑大少发飙

  没有谁能品味出郑玉康此刻的心情,就在刚才,他错误的判断了郑卓权跟杨宁的关系立场,这让他很不客气的表露了他当时复杂甚至悲愤到极点的情绪,如果有选择,他绝不会,也不愿意再看到杨宁这货。·

  正如他形容的,打从遇到杨宁,他的生活就成了杯具,一整套也就罢了,丫的还不带折扣!每次一想到自己要跟这混蛋牵扯上,郑玉康总会升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抓狂。

  所以,当他错误的判断了形势,准确说他又莫名其妙的搀和进与杨宁有关的混账事,他的脑门就彻底热了,所以就尽情的宣泄了他内心的悲愤,而且还上升到破罐子破摔的高度!

  原本嘛,这一腔热血后,理当气顺了点,这长久的压抑一旦有了宣泄点,接下来的日子,起码不至于整天都闷闷不乐的。可这想法是好的,但随着郑卓权一副你俩认识的模样,尤其还一口一口杨哥,透着的那股子亲近,郑玉康在短暂的愣神后,瞬间崩溃了!

  就连旁人都能看出这是一幕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识一家人的段子,可郑玉康却不这么想,他觉得,这压根就是一出现代绿帽男的悲剧史!

  比如你跟一个女人结了婚,生了个儿子,等将这儿子抚养成人、生儿育女后,忽然有一天,这亲儿子管另一个男人叫爸爸,老婆还在旁边一口一个老公,你会怎么想?可这仅仅只是开始,因为你会荒唐的发现,连自己疼爱的孙子、孙女,都亲昵的叫这男人爷爷,原本一家之主的自己,忽然发现原本温馨融洽的家庭,自己反倒成了外人,这你敢信?

  揣着这股天大的憋屈,郑玉康眼睛彻底红了,他就是这种人,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因为他霸道的性格决定了他的为人准则,那就是承认错误,永远没有强行甩锅舒坦。·

  面对暴怒的郑玉康,无论是周大少,还是宋富宏,亦或者其他二世祖,一个个都胆颤心惊。

  “堂哥,就是他们!”郑卓权指着周大少跟宋富宏,气呼呼道:“他们说要弄死我!”

  “又是你们俩?”

  郑玉康一听,像是找到宣泄点似的,气急败坏的就冲了过去,两手一伸,直接就掐住周大少的脖子,一边摇着一边吼道:“你给我再讲一次,要弄死谁?”

  周大少被郑玉康掐得一口气提不上来,整张脸都胀红了,不断咳嗽着,眼睛里透着难以形容的惶恐。

  一旁的宋富宏更是害怕到了极点,可担心有哮喘病的周大少出状况,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郑少,他有哮喘,你看…”

  “滚犊子!待会老子再收拾你!”都没等宋富宏把话讲完,郑玉康就咆哮着打断,吓得宋富宏一个激灵,再也不敢吱声了。

  眼下,一群聚在这的二世祖们,一个个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郑玉康,他们搞不懂眼前这位主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,竟然如此的暴跳如雷。·

  “下去看看吧。”裴永轩望着在场中发飙的郑玉康,脸上闪过一丝外人不易察觉的诡笑。

  “确实该下去了,不然闹大了可不好。”成是非点了点头,其实之前杨宁暴起发难,他就想过要下去。

  “别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,老子找机会再慢慢收拾你。”

  郑玉康松开掐周大少的手,正当旁人暗暗松口气时,忽然,郑玉康扬起手,毫无征兆的一个耳光,就抽在了周大少脸上。

  啪!

  “滚一边去!”

  看也不看捂着脸,早已吓坏的周大少,郑玉康直接转过身,盯着面露惊恐的宋富宏,冷笑道:“听桌权说,你想要整死我郑家人,是吧?”

  被质问的宋富宏一开始没尝出味,可很快的,他原本就惊恐的脸色,瞬间惨白。

  天地良心,我绝没说过这种话!开什么玩笑,是哪个龟儿子唯恐天下不乱瞎造谣?

  “郑少,富宏他肯定没说过。”

  “对呀,郑少,我们可以…”

  不等这些人七嘴八舌把话说完,就触及到郑玉康冷冷的目光,一个个立马哑火了。

  “听起来,你们还是同一条阵线的,是吧?”郑玉康寒声道:“是不是欺我郑家无人,想要党同伐异,群起而攻之?仗着人多是吧?”

  这些被郑玉康盯着的二世祖,一个个叫苦不迭,暗骂自己干嘛嘴贱,没看到这主现在就是个火药桶,谁点炸谁吗?

  “说话啊,刚一个个不是很能说吗?”郑玉康依旧咆哮着,可现场这么多二世祖们,却清一色的全部低着头,不敢接话。

  “一群孬种!”

  郑玉康骂骂咧咧后,转头望向宋富宏,直接吓得宋富宏一个哆嗦:“说话啊,是谁借给你这么大胆,敢对付郑家人?”

  “我…”宋富宏都快吓哭了,混乱的思绪根本就整不出话来。

  “操!”

  啪的一声脆响,宋富宏也被郑玉康狠狠抽了一个耳光,让走到一半阶梯的成是非愣了愣,至于裴永轩,至始至终都脸色平静,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当中。

  “一群贱货,就是欠抽!”

  郑玉康盯着最前面几个早已脸色发青的二世祖,沉声道:“听说你们也参与了,你们说,是我动手,还是你们自己来?”

  “动手?”有两个反应慢一拍的二世祖下意识问了句。

  “不懂?”郑玉康似笑非笑的走到这两个二世祖身前。

  啪!

  啪!

  都没等人家开口,郑玉康瞬间出手,一人就赏了一耳光,把两个二世祖彻底扇懵了。

  “懂了吧,自己来!”

  两个二世祖终于清楚这自己动手是什么意思了,一时间欲哭无泪,尼玛因为反应慢了点,就挨了一耳光,这还不算,还得自己动手再扇一耳光,这年头就算买一送一都不带这么玩的吧?奸商啊!这么说,刚才那耳光白挨了?

  啪!

  啪!

  啪!

  郑玉康望向其他几个二世祖,都不用开口提醒,这些人就恨不得爹妈少生了只手,立刻朝自己脸上来了一耳刮子。

  没看到刚这两个榜样吗?还不学乖,等着找抽?

  “这货什么情况?”先前那个被杨宁揍昏过去的二世祖依然如同死狗一般,躺在地板上动也不动,看着郑玉康朝这货走来,四周的二世祖们一个个仿佛避瘟神似的,哗的一声全部让出条道。

  眼下,郑玉康的四周,出现了一片真空带,他抬起一只脚,踩在这二世祖背上,嚷道:“谁来给老子解释一下。”

  “堂哥,他是被杨哥揍的,这货嘴贱,当面调戏杨哥的**子。”郑卓权屁颠屁颠的跑来,还煽风点火道:“忒缺德,活该。”

  “哦?”郑玉康扭过头,瞥了眼杨宁,不过目光很快被温文昊以及周蕙吸引住了,露出惊诧之色。

  “她就是杨哥的**子。”郑卓权在旁解释。

  这一刻,许多人都清楚的看见,郑玉康的脸色变得异常的古怪,他盯着脚下踩着的二世祖,在大伙不解的注视下,悄悄收回脚,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我以为,在这个华海市,我算是最狂妄的了,没想到,一山还比一山高。”

  说完,郑玉康就默默的翘起大拇指,赞道:“连岭南温家的孙媳妇都敢调戏,小子,虽然不知道你是谁,但我必须得说,牛逼!”

  岭南温家?

  但凡听到这四个字的,无不色变,一群人望向温文昊跟周蕙,眼中透着难以形容的震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