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78章 278凶残出手!

正文_第278章 278凶残出手!

  “怎么?我就说,你咬我啊!”

  这二世祖显然喝了点酒,盯着周蕙的眼神要多贱有多贱,从这神色间不难判断,脑子里八成在遐想着一些跟周蕙纠缠不清的场面。·

  “老子就喜欢你的女人,想上她,怎么样?”

  面对这二世祖的挑衅,温文昊彻底气笑了,他正要开口,忽然,感觉到身边闪过一道人影,定睛一看,是杨宁。

  温文昊皱了皱眉,但很快舒展,脸上露出一缕欣慰,而其他人,似乎不明白杨宁要做什么。

  只见杨宁一脸平静的走到这二世祖面前,缓缓道:“道歉。”

  “什么?”这二世祖一开始没听明白。

  “我让你给我温大哥,还有**子道歉,立刻!”杨宁冷冰冰的。

  这二世祖瞪大眼睛,似乎觉得杨宁这话可笑到了极点,让他一个身价百亿的名门大少当面给人道歉,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。

  “滚尼玛的,一边凉快去!”这二世祖恼羞成怒,众目睽睽下被呵斥,顿时露出羞愤之色。

  “我再说一遍,道歉!”杨宁目光阴寒到了极点。

  “我…”

  这二世祖刚想要咒骂,可忽然,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因为他捕捉到杨宁的目光异常的阴冷,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他不寒而栗的气息,这让他堵得慌,仿佛有块巨石吊着,让他整个人七上不下的。

  “休想!”经这么一吓,他也酒醒一大半了,不过依然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想让他开口道歉,没门!

  “啊!”

  仅仅过了一秒,这二世祖就发出惊天的惨叫,只见杨宁瞬间抓住这二世祖的左右手,都没等对方回神,就顺势朝反方向扭了扭。·

  喀嚓…喀嚓…

  连着两声清脆的响声,从这二世祖的双臂传来,但凡看到这一幕的人,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液,尼玛,说动手就动手,这货未免也太猖狂了吧?

  许多人露出怒色,可接下来看到那二世祖双眼一翻昏了过去,顿时一个个都不敢吱声了,望向杨宁的目光,透着难以掩饰的心惊肉跳。

  就连原本准备要开口咒骂的周大少跟宋富宏,也是一阵哆嗦,望向杨宁的目光,要多惊悚有多惊悚,这尼玛简直就是野蛮人呀!就算是扇几耳光,砸几拳头,或者踹几脚,甚至扭打在一块都可以理解吧,可你见过直接卸人胳膊的?

  这未免也太奇葩了!

  想到这,两人下意识望向躺在沙发上,眼下正一脸惊恐看着这一幕的宋琨,两人忽然有些同情这货,敢情遇到这种不讲理的野蛮人,还真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呀,我说宋老弟呀,你可栽得不冤。

  当然,他们也有些后怕,暗道幸亏那嘴贱的何陆成功吸引他们的火力,否则真将这小混蛋惹恼了,也给自己来那么两下,恐怕…

  想到这,两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望向何陆的目光,也透着那么点耐人寻味的感激。·

  何陆心有所感,看到周大少跟宋富宏望来,眼神很诡异,让他很不自在,忍不住骂道:“俩神经病!”

  “道歉!”杨宁一脚踩在这昏过去的二世祖身上。

  “道歉!听不懂人话吗?”

  说完,杨宁猛地踢出一脚,直接踹向二世祖的面门,砰的一声,这二世祖直接飞出五米距离,鲜血顺着他的嘴巴留了下来,隐约还能看到几个白白的碎块。

 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这看上去,好像是牙齿吧?

  咕噜…

  众人再次惊悚了,这还让不让人活呀,他们望向这二世祖的眼神,要多同情有多同情。当然,对于杨宁不按常理的做法,也是既惊恐,又无语。

  人家都昏过去了,还怎么道歉?你就算耳朵聋了,眼睛总看得见吧?该不会是故意的吧?

  “杀人了!”忽然,一道女人的尖叫响起,显然,这一幕的血腥,让这个目睹全程的女人,彻底吓坏了。

  随着她的尖叫,现场出现了明显的混乱,可没人敢声讨指责杨宁,全是清一色跟避瘟神似的后退,他们都是生长在温室的小红花,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,不少人都脸色煞白,对于杨宁的残忍,已经有了一个全面性的认识。

  也正因为这种认识,他们才不敢说话,唯恐触霉头,惹怒这野蛮的煞星。

  “好了,老弟。”眼看着杨宁没有丝毫善罢甘休的想法,温文昊忙不迭上前阻拦,对于杨宁做得这一切,他很感动,认为这个兄弟没白交。

  不仅是温文昊,就连郑卓权也吓得跑了过来,挡在杨宁面前,他不清楚这位室友为何忽然脑门发热,可真这么闹下去,说不准就得闹出人命。

  正要继续劝阻,忽然,一道嚣张到极点的声音响起:“都tm给老子滚开,鬼叫什么?一边凉快去,信不信老子抽你!”

  郑卓权一听,眼睛瞬间亮了,只见人群中忽然闪开一道口子,而一个穿着白西装的青年,一脸倨傲的走了进来,但凡接触他目光的人,都本能性的低下头。

  没办法,这个青年在华海实在是恶名昭彰,谁被惦记上,估计都甭想睡安稳。

  在华海能有这么大面子的,除了郑玉康,还会有谁?

  郑玉康的目光先是朝裴永轩,以及成是非扫了眼,瞳孔微微缩了缩,然后才低下头,打量四周的情况。

  当看到一脸喜悦的郑卓权时,脸上闪过一缕柔和,可看到郑卓权伸手拦住的杨宁后,他的脸色顿时难看了,而且难看到了极点。

  在众人大惑不解的目光下,郑玉康一脸愤怒的朝着杨宁的方向走去,正当众人以为这两人会发生什么时,忽然,郑玉康竟然伸出手,拎着郑卓权的衣领,咆哮道:“你是不是有毛病!好端端待在大学不行吗?非得跑出来惹麻烦,信不信老子抽你!”

  郑卓权一脸的不可思议,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“你除了招惹祸事,还会什么?跟这群傻了吧唧的玩意混久了,会影响你的智商,懂不懂?”郑玉康咆哮道:“虽然我说过别人惹了你,你可以打回去,但我没让你谁都去惹一下,要知道这世界有很多人,没必要去惹,懂不懂?”

  说完,郑玉康狠狠一推,将郑卓权直接推倒在地。

  看也不看郑卓权,郑玉康气急败坏转过身,瞪着杨宁:“你好端端的有书不念,干嘛没事跟这臭小子一般见识?好好的当你的新生代表,玩你的篮球,或者回你老家待着不好吗?整天弄一些低级的扮猪吃虎,装低调戏弄别人,是不是很好玩?”

  杨宁:“…”

  “尼玛到底有完没完,从老子第一天遇到你开始,原本色彩缤纷的人生就开始变了,变得糟糕透顶,如果能将这段不堪回首的人生比喻成一样东西,我觉得就是活脱脱的杯具,还是一整套的!”

  郑玉康指着杨宁,咆哮道:“上辈子老子是不是欠了你,非得这辈子来找老子讨债?女的被你给抢了,是不是连男的都不放过?操,给条活路行不行!”

  别说别人了,就连杨宁都被郑玉康骂懵了,这货发什么神经?靠,谁来解释一下,难不成吃错药了?

  郑卓权一脸心惊肉跳的爬起来,壮着胆道:“堂哥,你认识杨哥?”说完,郑卓权又看向杨宁,惊讶道:“杨哥,你认识我堂哥?”

  “杨哥?”

  “堂哥?”

  郑玉康跟杨宁都有些傻眼,经过短暂的愣神,忽然,两人像是同时联想到了什么,脸色要多怪异,有多怪异。

  郑玉康整张脸一阵青一阵白,忽然转过身,吼道:“是哪个王八羔子要整我堂弟,自己滚出来,老子保证不拍死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