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56章 256你不是一头畜生

正文_第256章 256你不是一头畜生

  “杨宁同学,那么能不能说一下,如何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中生存?相信,在场有很多人,都想听一听你的真知灼见。·”

  如果在之前,陆伊伊确实有些后悔让杨宁充当这一届的新生代表,那么眼下,她发现这个决定或许是这辈子最值得夸耀的一次。

  “生存?”杨宁摇了摇头,缓缓道:“每个人,都拥有着独属于他的那一段故事,一段不可复制的故事,就像是编剧事先就准备好的剧本。所以,我的想法,只适合我一个人,毕竟人活于世,不是为别人活,而是自己,只有活出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精彩,那才是人生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又道:“既然说到这点,我忽然萌生一个想法。”

  “哦?”陆伊伊露出感兴趣之色,她眼下不怕杨宁说,就怕这货装清高不开口。事实证明杨宁的这次登台发言,绝对是成功的,至少印象中,即便是市领**来台上致辞,也吸引不了这么多学生的注意力。

  “我们知道,在现实里,遵守规则的老实人,往往这辈子默默无闻,而弄虚作假的人,最后却能名利双收。我们还年轻,没有走出校园,没有踏入社会,我们可以放肆的去痛恨这些弄虚作假的王八蛋。·”

  杨宁扫了眼台下无数道投射过来的目光,忽然叹道:“可是,如果有那么一天,当我们不再年轻,为了生活苦苦奔波,为了生计迫不得已到街上摆摊,我们还能不能坚守底线,不去缺斤少两,不去卖地沟油加工过的食物?当然,混得好的那些人,开了工厂当了老板,那么在利益面前,会不会偷工减料,鱼目混珠生产一些残次品?”

  但凡听到这话的,下意识心里就想大喊不会,可很快,这些人都露出为难之色,显然他们内心的某个阴暗处,忽然有一道魔音在诱惑着他们。

  一旁的陆伊伊也柳眉皱起,她也跟台下那些人一样,有过一瞬间的坚定,可易地而处,真处于那样的环境,为了生计,为了巨大的利益,自己,是否还有这份难能可贵的坚持?

  每个人的内心都沉甸甸的,最前排的校领**,也都皱起眉头,他们都早已进入社会,很清楚杨宁这个问题的含金量,他们更清楚,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他们自认都很难违心的去说,我一点都不在乎!

  陆伊伊深吸一口气,望向杨宁的目光异彩涟涟,问道:“那么杨宁同学,能不能说说你的想法?”

  “做买卖也好,做人也罢,其实都是一个意思。·在我看来,不管身处哪个位置,都不要因为现实的窘迫,因为利益的诱惑,去扭曲自己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去做那些埋没良心的事情。我也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某个理由,变成你年轻时候,最痛恨、最厌恶的那种成年人。”

  杨宁忽然话锋一转,严肃道:“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,即便有千万个理由去作恶,你都要保持自己的操守跟底线,仅仅就是因为一个理由,很简单,你不是一头畜生。”

  你不是一头畜生!

  这个理由,足够了!

  “我的话说完了,谢谢。”杨宁朝台下躬了躬身,然后转身就走。

  现场的人依然在回味消化着杨宁的这些话,就连最前排的校领**,也都陷入到了迷惘,直到杨宁走进后台,才有人清醒过来,他们下意识的拍着手掌。

  啪…啪啪…啪啪…啪啪啪…啪啪啪啪…

  掌声从一开始的零星,渐渐变得狂暴,最后,更是经久不散。

  无疑,杨宁今日上台的致辞,是成功的,而且是相当成功的,因为大家都能感觉到,彼此鼓掌时的情绪,是发自内心,而非虚与委蛇。

  陆伊伊从迷惘中回过神来,站在台上的她也随着台下剧烈的掌声而拍起了小手,足足好一会,她深吸一口气,举着话筒大声道:“很精彩,感谢杨宁同学为我们带来的演讲,眼下,我纵然有千言万语想要表达内心的不平静,可我知道,后台还有不少人等着登台表演,我也相信,他们同样能给大家带来精彩,今夜,注定不眠,既然这样,就让我们尽情释放,不管明天太阳升起,我们是杨宁同学口中的1.01,或者0.99,甚至0.99都不如,但眼下,我们是平等的,至少今夜,我们可以尽情去挥霍属于我们的人生!让这段记忆,永远的留在我们的脑海中!”

  随着陆伊伊的调动,现场的气氛与杨宁登台前可谓是截然相反,尖叫声、欢呼声此起彼伏,大家都不再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而是真正的融入到这股气氛,正如陆伊伊说的,尽情的挥霍属于他们的精彩。

  “不得不承认,你对调动气氛可真是有一手呀。”后台某个安静的角落,杨宁笑着接过陆伊伊递过来的矿泉水。先前的一连串发言,他还是有那么点口干舌燥的。

  “你这是夸奖我,还是讽刺我?”陆伊伊似笑非笑的。

  天地良心,真是在夸你呀,这年头说真话咋就这么难?

  见杨宁一脸为难的样子,陆伊伊噗哧一笑,摆手道:“好了,不为难你了,就知道你没安好心。”

  杨宁欲哭无泪呀,丫的果然说多错多,这祸从口出四个字还真是金玉良言。

  “有没有兴趣来学生会工作?以你的口才,还有能力,就算竞选学生会主席都没问题,怎么样,考虑考虑?”陆伊伊一副很认真的样子。

  “没兴趣!”杨宁毫不客气摆手,这直接明了的态度,让陆伊伊明显愣了愣。

  “你…”

  陆伊伊正要劝说,可杨宁却站起身,笑道:“陆学姐,如果没其他事,我就先回宿舍了。”说是这么说,可这脚可没闲着,都没等陆伊伊想要挽留的说辞,这人都走到门外去了。

  望着杨宁的背影渐渐离去,陆伊伊一脸古怪,良久,哼了哼:“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以后有的是机会,只要你还是华复的学生,一天没离开这,我就有办法说服你。”

  杨宁可不管陆伊伊心里怎么想,让他去参加什么学生会,还竞选学生会主席?

  开玩笑,话说这么出风头的事,杨宁会去干?能硬着头皮跑到舞台上当一回新生代表,陆伊伊就应该去祖坟烧高香还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