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52章 252首要目标

正文_第252章 252首要目标

  傍晚的时候,辅导员来了一趟宿舍,对于杨宁这位大牌学生,他可不敢怠慢,要知道这是校长三令五申要照顾的特级学生,还下了死命令,但凡杨宁提出的要求,只要不违背操守,·

  事实上,不用校长交代,这辅导员也不敢对杨宁指手画脚,他相当清楚定位,真惹得这位史上最牛高考生不满,倒霉的绝对是他本人。

  因为之前孙思溢说动杨宁等人一块去光程驾校学车,尽管驾校会全权帮外地学生办理交通部门的相关手续,可有一项手续却需要在读大学的出具证明,趁着这机会,孙思溢借着杨宁的虎威,毫不客气就开了口。

  这辅导员倒也机灵,当场就答应明天把事办好,等这辅导员一走,孙思溢就提出去校外吃一顿好的。当然,他请客。

  饭局上,寝室四人有说有笑,杨宁也旁敲侧击的打听清楚三个室友的家庭背景。

  这何陆,来自湘省,家庭背景听上去不算复杂,家里应该有一些小钱,可直觉告诉杨宁,何陆对他家庭的交代,有所隐瞒。

  至于孙思溢,出生在一个较为富庶的家庭,其父在华海市经营着一家企业,规模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资产应该有十几个亿。·作为一个富二代,孙思溢不仅没少爷脾气,相反还比较低调,据他说很少管家里面要钱,日常的开销一般都是兼职打工赚来的。

  让杨宁意外的是,郑卓权的家庭背景不比孙思溢差,某种程度上,还要高那么一点,因为他的老爸竟然是华海市国土局的局长,正儿八经的厅级干部,而且这国土局可不是清水衙门,尤其是华海这种地方,每天巴望着想跟这位局长见上一面的,都能排成一条长龙。

  或许是受家庭熏陶,郑卓权有一定的政治嗅觉,对于国家走势也能说个大致,不过言语的组织上还是有些稚嫩,毕竟只是个学生,没在官场上打滚过,能有这一番觉悟就很不错了。

  除了杨宁外,其他三个坑货明显喝高了,唯一还算清醒点的郑卓权,走起路来也是摇摇晃晃的。

  杨宁与郑卓权一人扶着一个回到宿舍,刚开门,何陆就呕的一声,然后一口乱七八糟的浑浊液体,就喷到郑卓权脸上,这可把爱干净的郑卓权气得不轻,骂骂咧咧喊道:“王八蛋,明早我一定拍死你!”

  等三个坑货陆陆续续上了床,杨宁才洗了个澡,然后关好灯,上了床后,直接进入了。·

 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,物资的搜集还在继续着,而且除了第一个书架,杨宁发现其他书架上的书籍都处于封印状态下,如果所料不错,需要等梦境小屋完成升级后,才能陆续解开这些封印。

  杨宁的目标很明确,那就是发展人力,有人力,才能大量的囤积物资。

  从兑换的那种傀儡,杨宁是没想法了,毕竟梦境小屋不认可,那么花费大量积分不说,还严重的影响效率跟心情,所以杨宁第一个要造的建筑物,就是钟楼。

  钟楼的效果在于发出回响,然后吸引附近出没的原住民,等这些原住民拜访后,杨宁可以对这些原住民进行雇佣,或者物资交换。

  “再过几天,建造钟楼的物资应该就能搜集完毕了。”杨宁一边搬运着木头,一边思索着。

  搬运木头?

  你说这不是二号傀儡干的事吗?

  开玩笑,等那货砍完木头再搬回来,估计天都黑了!

  不仅杨宁要充当搬运工,就连一号、三号傀儡,也都被他下达了搬运的命令,至于四号妹子傀儡,考虑到其细胳膊细腿的,杨宁只让它负责将地上乱七八糟的木头堆好。偶尔萌妹子也会过来帮帮忙,但更多的时间,却是站在槐树下发呆。

  当太阳缓缓升起,杨宁给四个傀儡下达了命令后,就离开了。

  “哪来的怪味?”杨宁刚醒,立刻就嗅到一股刺鼻的气味。翻了翻身,朝床下一看,整张脸当场就绿了。

  只见何陆跟孙思溢的床下,已经布满了各种污秽的呕吐物,而这两位肇事者,眼下的模样却让杨宁愣了愣。

  只见这两人正趴着,脑袋吊在床外,耳朵上挂着一个红色塑料袋,看上去就像一个气球大的红色口罩。杨宁惊讶的发现,他们两人挂着的塑料袋,里面好像还有不少呕吐物,看上去沉甸甸的。

  哗啦…

  卫生间传来一阵水声,然后就是一阵拖把砸地的砰砰声,一小会,只见头发乱糟糟的郑卓权一边捏着鼻子,一边拉着拖把走了出来,骂骂咧咧道:“两个混蛋,没酒品也就罢了,连酒德都没了吗?”

  杨宁在经过零点零一秒的思考后,做出了一个决定,那就是倒头大睡,还颇有节奏的发出些许鼾声。

  没办法,人家郑大少爷辛勤劳作,咱不能傻乎乎在床上看着,是吧?那多不好意思呀?

  既然人家愿意出这工,受这罪,忍常人所不能忍,行常人所不及之事,咱就不能乱了人家的心志,坏了人家的美事,对吧?

  听着郑卓权一边拖地一边骂骂咧咧的,杨宁抿着嘴窃笑,等听到郑卓权嘀咕一声终于弄好后,杨宁很适时的坐了起来,伸了伸腰,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:“大清早的吵什么吵?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
  “靠!这都太阳晒屁股了,还睡?”

  郑卓权没瞧见杨宁脸上的古怪,郁闷道:“杨哥,你这床可起得真够及时的呀。”

  杨宁哪听不出郑卓权的弦外之音,也不理会,只是装出副疑惑的样子,指着孙思溢跟何陆挂在耳朵上的塑料袋,“这是搞什么?”

  “嘿嘿…”回应杨宁的,只是一道冷飕飕的阴笑,杨宁忽然觉得,待会可能有好事要发生。

  只见郑卓权打开电脑,然后登陆进一个音乐网,不一会,一段既熟悉又悠扬的音乐响起,没错,是熟,听了快十年了,这不是学校早操的集合曲吗?

  这郑卓权搞什么呀?

  还没等杨宁回过味,精彩的一幕出现了,只见原本睡得跟烂泥似的何陆、孙思溢,竟然条件反射的睁开眼,一副要穿衣服下床的架势,可刚坐起来,悲剧发生了…

  “卧槽!这什么…呕…”

  “唔唔唔…噗…这…呕…”

  杨宁眼睛瞪得大大的,这一幕,让他一时间叹为观止,好一会,他下意识的望向阴恻恻笑着的郑卓权,背脊骨莫名升起一股凉意,这货,实在是…

  太tm对胃口了!

  干得好!

  给你点一百个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