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51章 251哥真的懂!

正文_第251章 251哥真的懂!

  听着这些话,包括杨宁在内,都升起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,这叫陈权的家伙,还真是个极品呀!

  人家教练让你去看车子的汽油够不够,就算再没文化,不知道去看油表,也不会无知到这份上,拧开油箱盖子,点着打火机去看油还剩多少吧?

  拜托,你是华复的学生,不是白痴,是光明正大考进来的,能有点常识吗?就不怕爆炸吗?

  “我当时强忍着没发火,毕竟报名前,也听说过有些教练特喜欢刁难学员,那王八蛋肯定是觉得我没给他送烟送酒,所以成心针对我!”陈权一脸忿忿不平。·

  俗话说没文化真可怕,这么简单的常识性问题都能糊涂到这份上,背地里还强行甩锅给一位金牌教练,不得不说,作为一名华复学生,你也真是够极品的!

  一旁的何陆脸上泛起八卦,好奇道:“该不会,就因为这事,所以不想学车了?”

  “当然不是,我刚说了,当时我忍着没发火,这说明我脾气很好。”陈权摇了摇头,又道:“这陈教练然后让我上车,说先用怠速行驶在场内溜一溜,熟悉一下方向感。”

  “挺不错的,是不是感觉很棒?”何陆笑道。

  “一开始还不错。”陈权先是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可当行驶到一段下坡路,我当时有点紧张,不小心踩了脚油门,然后陈教练就大喊着,让我刹车,用脚刹!我当时就怒了,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呀?不就是没给你送烟送酒,至于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我?”

  “他怎么刁难你了?”不仅是何陆,就连杨宁、郑卓权以及孙思溢,也都·

  陈权面露怒色,忿忿不平道:“这混账教练一点常识都没有,人体产生的摩擦力,怎么可能抵消掉汽车向前的动力?而且还是下坡!”

  摩擦力?

  人体?

  动力?

  等等…这信息量有点大,你确定这是学车,不是考物理?

  人家陈教练只是让你踩一脚刹车,你至于搞出这么多中学生的物理术语吗?

  “然后呢?”何陆瞪大眼睛问道。

  陈权翻了翻白眼,没好气道:“当时看他一副情绪激动的样子,跟只苍蝇似的不断吼着用脚刹、快用脚刹。我被他当时的模样吓坏了,暗骂真倒霉,进了家黑店,如果今天出事了,就跟他们没完!然后,我忙打开车门,一只脚放在地上,摩擦着拖行了几十米,车子终于停下来了!”

  说完,陈权义愤填膺道:“就为了用这脚刹,我刚买的跑鞋就废掉半只了,这也叫金牌教练?太坑人了吧?”

  杨宁等人无语的看着陈权,仿佛在看外星人似的,这陈教练坑不坑不好说,但你这么一朵奇葩,绝对比他更坑。·

  “然后呢?”何陆越听越兴奋,呼吸都急促了。

  这八卦的模样非但没让陈权瞧出端倪,相反,还骂骂咧咧道:“我估计那混账教练当时是吓傻了,好一会,拿出一百块钱,让我去给他买包中华压压惊,我当时就纳闷了,这年头还有用牙膏压惊的?不过,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我排解压力的方式,我也尊重这位陈教练,尽管觉得这种解压方式有那么点奇葩,但还是跑到驾校外给他买了牙膏。”

  说到这,陈权一脸无奈,“你们不知道,为了买这牙膏,我愣是跑了好几家杂货店,这陈教练真会折腾人,根本就是把学员当奴隶对待嘛!”

  牙膏?

  杨宁下意识瞄了眼桌面上摆放的牙膏,然后道:“是这个牌子的?”

  “对。”陈权顺着杨宁手指的方向一看,忙点头:“不过比这盒大号些,我寻思着这陈教练容易受惊吓,就给他买了特大号的,而且一次就买了四盒,免得他老让我跑去给他买牙膏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何陆听呆了,望向陈权的目光透着惊异,颇有一种今天终于涨见识了,以前老子该不会都活狗身上了吧?

  “然后?”陈权听完毛发都炸了,怒道:“这陈教练看到我递给他的四盒牙膏,非但没说一声谢谢,反而拉着我去驾校的办公室,当着财务的面,吵着要给我办理退学手续!”

  “难怪你对学车这么敏感,哥懂!哥真的懂!”何陆深吸一口气,拍了拍陈权的肩膀,忽然,他瞥了眼一旁的孙思溢,笑眯眯道:“那广谱驾校退你钱了?”

  孙思溢似也感觉到了何陆的目光,不知怎的,他心里猛地一跳,隐隐有股不祥之感。

  “退了,一分不少,也不知道那陈教练跟他老板说了什么,那老板听完后,就给了我两百块钱,说让我去买双新鞋。”陈权嘀咕道:“当时我就没那么生气了,觉得他们老板挺上道,比那狗屁教练会做人。”

  “那要不你去光程驾校吧,我相信,那的教练肯定比陈教练上道,如果你有什么不满,就找他,他是你的引荐人。”何陆笑眯眯指着孙思溢。

  孙思溢一听,整张脸当场就绿了,我靠,这货是学车的吗?这简直就是一颗随时会引爆的定时炸弹!

  开玩笑,把这货弄过去,老子这工作也甭做了,这哪里是学车,简直就是砸人饭碗的!

  孙思溢正想张口说话,可陈权一脸古怪:“广谱驾校的老板也是这么跟我说的,说隔壁还有一家驾校,可以去试试。”

  孙思溢脸一黑,暗骂这广谱驾校的老板真不是个东西,这不明摆着恶性竞争吗?不对,应该是栽赃陷害!对,陷害!

  “那你听他的了?”何陆眼睛一亮,望向孙思溢的眼神,要多贱,有多贱,气得孙思溢差点要跟这货拼命。

  “没有。”陈权一脸不爽道:“我说我就是隔壁那家介绍过来学车的。”

  靠!

  孙思溢脸更黑了,敢情自家的老板也不是什么好鸟。

  何陆一愣,悻悻然笑了笑,脑子里已经浮现出两家驾校的老板,在面对眼前这货时的无奈心酸了,这一刻,他不由得同情指导过这货的两名教练员。

  “那么,没其他事,我就先回宿舍了。”陈权尴尬道:“孙思溢同学,如果可以的话,我…”

  “没问题!”孙思溢连连摆手:“其实嘛,这学车一时半会的也不一定能用上,等以后再学也不迟。”

  “谢谢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陈权挥挥手。

  谢谢?

  不客气,真不用客气!不是你谢我,是我应该谢你呀!

  等陈权离开后,何陆立刻把寝室门关上,这刚一关好,立刻捂着肚子放声大笑,杨宁与郑卓权显然也是憋了很久,丝毫不理会孙思溢黑着的脸,笑出声来。

  “有空得给交通部发一份建议书,以后这学车不能光做视力色盲鉴定,我觉得,这智力鉴定也是势在必行的!这货如果开车上路,天知道会出现多少孤儿寡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