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50章 250拉人头

正文_第250章 250拉人头

  原本嘛,依着三个坑货事先计划好的剧本,是想借着杨宁这股风,在公共场合大肆露脸,权当狐假虎威,看顺带着能不能搭讪几个漂亮学姐。

  想法挺好,虎威也借着了,还造成了局部的骚动,更吸引了好几位热情如火的学姐,可来的这几位学姐,可不是赶着孵蛋的母鸡,而是骄傲的雌孔雀,所以,何陆、孙思溢跟郑卓权这三只草鸡悲剧了。

  三只草鸡一把鼻涕一把泪,就差没磕头跪安了,这才哄住了杨宁。

  杨宁也没真生气,只是觉得要给这三个坑货一点脸色,不然天知道哪天这三个活宝灵感一来,又把他给卖了。

  打开宿舍门,三人就往床上一躺,孙思溢中途说有事要处理一下,等回来时,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了。

  郑卓权拉着孙思溢,死活要他带着上分,孙思溢被缠得没辙,只好答应,正要开电脑,寝室就传来拍门声。

  “谁呀!”

  郑卓权小跑着开门,见是一个戴眼镜的秀气男,疑惑道:“你找谁呀?”

  “我跟你们是一个系的,我住在楼下,想找孙思溢,请问他在吗?”秀气男说完,就朝寝室里张望。

  “孙思溢,有人找你。”郑卓权扭头喊了声。

  “谁找我呀?”孙思溢转过身,看了眼进门的秀气男,有些疑惑,“你谁呀?我们认识?”

  “你是孙思溢吧?我住在楼下,刚才不在宿舍,回来时,听舍长说,他替我报了名,我想问一下,能不能不去呀?”秀气男脸色透着一股幽怨。

  “你们搞啥子呀?”何陆从床上爬起来,看了看脸色为难的孙思溢,又看了看一脸幽怨的秀气男,忽然脑洞大开,骂道:“孙思溢,你个变态!我一直觉得你对**感兴趣,没想到,你丫的连兔子也不放过?”

  “滚!”被当面骂兔子的秀气男倒是一脸淡定,反观孙思溢却是红了眼,哥是直男,没那龙阳癖好!

  “孙思溢,你又去搞传销了?”一旁的郑卓权恍然道。

  “你才搞传销!我这是**,赚点生活费!”孙思溢一脸严肃的纠正。

  看着孙思溢拉着秀气男一阵好说好歹,搞不清来龙去脉的杨宁跟何陆,在郑卓权的讲解下,终于知道原来孙思溢正在给学校附近的一家驾校拉买卖,一个人头能兑现三百大洋。

  “喂,你叫什么?”见孙思溢一脸无奈的模样,何陆清了清嗓子,打算帮孙思溢吃下这一单。

  他想法挺好的,要是经过自己一阵好说好歹,促成了这笔买卖,孙思溢这厮起码能给他折现一半辛苦费吧?

  不给?

  信不信晚上睡着时,老子在他枕头边撒尿?

  “我叫陈权。”秀气男回道。

  “陈权呀,这社会在进步,就算是农村,现在谁没个车?不像以前,如今**是主流,也是趋势,就算以后不开车,考了这驾照,多一项生活技能,对你日后找工作,也有不少帮助,对吧?”何陆拍着陈权的肩膀。

  “我知道呀。”陈权没头没脑的回了句。

  “既然知道,你干嘛不学呀?是不是生活困难呀?”何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,“有困难可以说嘛,大家都是同学,互相帮助是应该的。”

  “没困难呀。”陈权再次没头没脑的回了句。

  他这么回答,何陆、郑卓权跟孙思溢都没瞧出什么,但杨宁眉头却微不可查的一蹙,总感觉这陈权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。

  “那你倒是说说,干嘛好端端的不学车呀?是不是嫌学费太贵了?你不知道,放在几年前,两千多就能学了,眼下涨了一大截,怕再耽搁,到时候…”

  何陆一听有戏,更是卖力说着,可还没说完,陈权就摇头道:“不是嫌贵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啊?哥,拜托你一次把话说完好不好?”何陆急了。

  “恩。”陈权先是应了声,然后整张脸就变得义愤填膺了,“现在的驾校实在太恶心人,尤其是教车的教练,都是坏蛋!”

  “哦,你被哪个驾校给恶心到了?”孙思溢心一紧,该死的,该不会是他**的那个驾校吧?

  “就是学校外面的广谱驾校。”

  一听是广谱,孙思溢暗暗松了口气,他**的是光程驾校,跟广谱是竞争对手,当即笑道:“我也听说了,这广谱驾校里面的教官,忒不是东西。”

  “对!”陈权一脸深以为然的点头,望向孙思溢的目光,就仿佛找着了知音。

  孙思溢脸上露出狐狸般的微笑,**前,他特地接受过培训,培训课上,老师重点提了句,跟客户打交道,就得投其所好,甭管话题自己喜不喜欢,只要清楚这是买卖,是生意,聊得越投机,那么买卖就越容易达成。

  正当他绞尽脑汁准备给广谱驾校抹黑时,陈权骂道:“其他教练我不清楚,但教我的陈教练,绝对是个混蛋!当时报名时,还说是什么金牌教练,有着二十年的执教经验,呸!”

  陈教练?难道是那位广谱驾校的皇牌教练员?

  孙思溢心里一动,他隐隐觉得这次的收获,怕是要比招到一个学员更大,因为若是搜集到一些广谱驾校的负面信息,恐怕光程驾校的老板,会有一大笔奖金给他呀。

  “怎么了?说,现在是法制社会,你告诉我,我们替你想办法,实在不行就走法律程序!”孙思溢大义凛然道。

  “好!”

  陈权一副兄弟,你真够意思的样子,怒道:“我科目一还没考,驾校就让我先上车学习,他们实在是本末倒置,哪有这么不按规矩来的?当时我就很不满,不过这钱也交了,就由着驾校安排吧。”

  孙思溢脸色有点古怪了,不仅是他,连一旁的郑卓权、何陆,都为之愕然。

  靠!

  你小子别生在福中不知福,不知道车位紧张吗?别人想先上车后补票都得排队,你小子竟然还有意见?

  考虑到很可能挖掘出一些有用的信息,孙思溢没打断,干笑道:“然后呢?”

  陈权越说越上火:“练车前,陈教练让我看看油还够不够,我当时拧开油箱盖看了半天,可光线太暗了,也没看清楚。那家伙一个劲的催,问我油还剩多少,还嘀嘀咕咕说我看个油都这么久,这不是成心骂我磨叽吗?”

  孙思溢:“…”

  郑卓权:“…”

  何陆:“…”

  孙思溢觉得喉咙有些干,吱吱唔唔道:“你去看油箱?然后呢?”

  “对呀。”陈权一脸不乐意:“我看车上有个打火机,顺手拿了过来,然后凑到油箱口,就在我准备按打火机的时候,这陈教练忽然一脚把我踹飞了,这陈教练真不是个东西,脾气太暴躁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