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40章 240相见

正文_第240章 240相见

  在孔道春的引领下,宁国钰与林曼萱出现在了审讯室的大门外,隔着玻璃仅看了一眼,林曼萱脸上就露出诧异。

  这块玻璃是单面镜,所以审讯室中的蔡玉红,并不知道外面正站着林曼萱,因为从她的角度,这只是一面稀疏平常的镜子罢了。

  “曼萱,你认识她?”宁国钰问道。

  “见过两次,不熟,而且我很肯定,没跟她有过任何的矛盾。”林曼萱复杂的看着蔡玉红。

  “这就奇怪了。”一旁的孔道春也显得迷糊。

  “她是裴永轩的秘书,那两次都是参加宴会时遇到的,而且我跟她只说过一次话,那还是在卫生间碰到的,仅仅是打了声招呼。”不仅是孔道春迷糊,就连林曼萱自己,也是一脸的不解。

  她做梦都没想到,暗地里处心积虑对付她的女人,竟然是一个连熟人都称不上的陌生人。

  宁国钰自然相信林曼萱,她将林曼萱从小到大都调查得一清二楚,当然知道这丫头别看平日里冷冰冰的,但心地善良,受了委屈也不会跟人争执,尤其回国后,还参与了不少慈善事业,光是去养老院探望孤寡老人,就有十几次之多。

  宁国钰还专门让陈洛去那几家养老院调查过,发现大多数老人都对林曼萱有着深刻的印象,不时夸赞她是个既有爱心,又乖巧的孩子。像这种心思纯良的女孩子,宁国钰并不觉得她会无端招惹别人,尤其还是一个连名字都叫不出的陌生人。

  最关键宁国钰也想弄明白,到底彼此间是有着怎样不可调和的误会,才能让蔡玉红如此的丧心病狂,去谋害林曼萱。

  “什么都不肯说。”很快,一个穿着制服的黑瘦男子走了出来,朝孔道春摇了摇头。

  “还是不肯说吗?”孔道春脸色很不好看,倒不是蔡玉红的不配合,而是觉得自己在杨家人面前丢人了。

  “如今证据确凿,容不得她抵赖。”孔道春沉声道:“你看着办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我…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宁国钰的声音缓缓而来。

  被打断的孔道春也不介意,笑道:“宁总有话请讲。”

  杨天赐跟宁国钰并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身份,当然也包括林曼萱,所以告诫过知晓他们身份的人,不允许泄漏半分。

  当然了,林曼萱绝不相信孔道春嘴里的宁总,就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。

  不说远的,单说现在,你见过一个部级官员,会以如此和蔼的口气,与一个商人对话?哪怕是裴家、李家、成家人,都没人能享受这待遇吧?

  “不管有仇没仇,总归是要见上一面的,曼萱,是吧?”宁国钰似笑非笑道:“不管这中间是不是有误会,也要当面谈清楚,对吧?”

  “我听阿姨的。”林曼萱点头。

  “既然这样,就进去吧。”孔道春一点意见都没有,要不是找不着人,怕他早就把皮球踢出去了,这事谁爱上谁上,他才不想侍候。眼下宁国钰既然想揽回去,他是求之不得呀。

  随着孔道春推开审讯室的大门,蔡玉红下意识的朝这边瞥了眼,原本淡漠的神色,在看到林曼萱的身影后,徒然变得怪异起来。

  她在看着林曼萱,林曼萱同样在看着她,两人相视一小会,原本镇定的蔡玉红忽然拍案而起,脸上满是不可思议,“不可能!你不是中枪了吗?你…你竟然没事?”

  蔡玉红指着林曼萱,娇躯不断颤抖着,像是受到了刺激似的,吼道:“我的人亲眼看到,救护车进入小区,并把人抬走送往医院急救!”

  “你就这么肯定中枪的人是我?”林曼萱恢复到昔日的清冷,她柳眉微皱,眼下的情形足以说明很多问题,就是这蔡玉红,确确实实是冲着她来的,可问题是,她跟蔡玉红,到底有何深仇大恨,她想不通,一旁的宁国钰,同样想不通。

  如果陈洛没有疏忽的话,那么手头上掌握的信息,根本就没有林曼萱跟蔡玉红的接触,更别提矛盾了。陈洛的能力,宁国钰一清二楚,他相信陈洛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失误。

  “如果不是你,姓郑的会亲自跑去医院探望?”蔡玉红情绪依然处在激动当中,浑然不理会身边的女律师不断拉扯她的衣角。

  “我们到底有什么仇怨,让你如此处心积虑的对付我?”林曼萱问出了审讯室大多数人的想法。

  “仇怨?”蔡玉红仿佛听到了全天下最大的笑话似的,神经质的笑了起来,“你这个贱人,你竟然还有脸问我,我们有什么仇怨?”

  林曼萱没有开口,面对蔡玉红的咒骂,她的脸色变得更冷了。

  “你这个不三不四的女人,你破坏了我的感情,你知道吗?”蔡玉红吼道:“贱货!要不是你,永轩怎么会离开我?像你这种贱女人,就知道卖弄那一身狐狸骚,姓郑的被你迷得昏头转向,姓李的也对你念念不忘,你还不满足,竟然连我的男人也要搞!你这贱人,有那股子骚劲可以去找姓成的,干嘛搞我家的男人!”

  “你!你含血喷人!”被蔡玉红这么硬扣帽子,饶是以林曼萱的性子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也是忍不住了。

  “我含血喷人?你以为你很高贵?你以为你很漂亮?你以为你很会打扮?看看你那张脸,照照镜子,脸上有痘痘都不会掩一下,真是丢了女人的脸,身为女人,你太失败了。”蔡玉红怨毒的看着林曼萱,“买不起化妆品吗?脱光了找姓郑的呀,保管钞票哗啦啦的进你的口袋,一个不够,姓李跟姓成的也行呀,凭什么还搞我家男人,你真太不要脸了!”

  “你!你胡说!”蔡玉红这嘴实在太毒,尤其看到一些男女警察正在窃窃私语,望向她的目光有那么点迟疑,这让林曼萱急了,女儿家的声誉比什么都重要,如果今儿的事说不清楚,林氏也要跟着她遭受非议。

  “凭什么永轩会喜欢你?凭什么他为了你,不要我?我哪点不比你强?为了他我可以付出一切,甚至可以跟别的男人上床,你可以吗?你能做到吗?”蔡玉红瞪着林曼萱,“人家当婊子还要立牌坊,你倒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婊子啊,整天就知道勾三搭四,卖弄你那什么都算不上的假清高假正经,在我看来,你就是全天下最不要脸的娼妓,你这个…”

  “够了!”林曼萱被蔡玉红骂得眼都红了,想要争辩,可奈何她根本没有跟人吵架的经验,而就在这时,审讯室里,传来一道喝声。

  蔡玉红话语一顿,正要转头看是谁喝止她,可忽然,她感觉耳边传来一阵风…

  啪!

 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蔡玉红捂着脸,不可思议看着正站在她面前的陌生女人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