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36章 236梦境小屋

正文_第236章 236梦境小屋

  直到傍晚,杨宁依然没有醒转的迹象,这让宁国钰有些忧心忡忡的,因为院方亲承,子弹射入的位置只是臀部,并不足以造成患者长睡不起,而目前诊断的结果,是杨宁进入深度睡眠,等有了足够的休息后,自然会醒。·

  可这都睡了十几个小时了,宁国钰很担心杨宁出现意外。

  事实上,负责动刀的那些医生都相当震惊。

  原本他们已经做好开刀取弹的准备,可没成想,这裤子都脱了,看到的竟然是弹头卡在了臀肉上。

  当时负责打下手的小护士还噗哧一声笑出声来,没办法,这一幕在她看来,简直就是杨宁屁股太厚了,连子弹都钻不进去。

  主刀医生也有些忍俊不禁,按理说手枪射出的子弹速度大概在每秒四百多米,这足以穿透人体两厘米以上,可你见过子弹被卡在皮肉外吗?这你敢信?

  这群医生护士哭笑不得的同时,也只能归功于杨宁的脸…臀皮太厚了。

  而事实上,他们并不清楚,杨宁身体的抗击打能力,到底达到什么样的强悍程度。这也只是臀位,换做其他位置,说不准那么近的距离,弹头也只能擦破杨宁的表皮罢了。

  当然,杨宁是不知道这些医生护士如何看待他的皮囊的,更不知道眼下正有两个女孩,正在守候着他。他只是沉浸在梦中,不愿醒来罢了。

  “欢迎回家,猎人。”

  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,杨宁有些迷糊的看着面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子。

  真高呀!

  原本以为如今的身高就算不能一览众山小,可起码也能鹤立鸡群了,谁成想,跟这妹子一比较,整整矮了半个头。

  “回家?”杨宁更迷糊了,盯着这外貌精致的西方女孩子,“这里是哪呀?我好像是第一次来吧。”

  “亲爱的猎人,这里是梦境小屋。”女孩歪着脑袋,大大的眼睛充满着迷糊跟好奇,“我曾呼唤过你,可似乎你听不到。”

  “梦境小屋?怎么听起来好像挺耳熟的。”杨宁稍稍回忆了一下,猛地想了起来,“难道这个梦境小屋,就是对应着声望系统的梦境小屋?应该是,不会错的…”

  “你是谁呀?”杨宁有了想法,立刻镇定下来,他开始打量起面前这个萌萌的西方妹子。

  女孩眼睛闪过好奇,然后嘟着嘴,皱着眉,似乎在思考杨宁的这个问题,“对呀…我是谁?我是谁呢?”

  不会是个白痴吧?

  真可怜呀,长得这么漂亮,就是高了点,不过美女总归是赏心悦目的,就是这脑子,好像…不太对劲吧?

  “亲爱的猎人,我想不起自己是谁,你能不能告诉我,我的名字?”女孩睁着双无辜的大眼睛,看得杨宁那叫·

  多好的妹子呀,瞧瞧这眼睛,还有这身段、这腿、这腰、这臀、这…咳咳咳,就是这脑子,不太好使。

  眼前这个穿着深黑色女仆装的女孩,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,让杨宁忍不住呵护,不过眼下,杨宁还是想打听清楚这梦境小屋到底是干什么的。

  不过很明显,跟一个连自己名字都搞不清楚的呆萌少女交流,杨宁也不认为自己能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,随口道:“这里就你一个人吗?”

  “是的,很久没人跟我说话了。”女孩低着头,似乎很委屈的样子,可即便是这样,杨宁也要对她仰视。

  “算了,我四下看看吧,或许能找到你的名字。”杨宁嘀咕了一句,就开始在这片区域四处走着。

  四周的环境给人一种死寂感,杨宁总觉得阴森森的,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,面前有一幢欧式的古屋,这莫非就是所谓的梦境小屋?

  杨宁走进小屋,发现里面摆放着几个点燃的油灯,附近还放着一张床,几架书柜,以及一个类似演讲台的台架。

  咋一看,没什么特别,杨宁正琢磨着去其他地方走走时,忽然,一部不算厚的书籍吸引了他。

  日记本?

  不会是这个呆萌女孩的日记吧?

 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杨宁走了过去,将日记从书架中抽了出来。

  “我双手沾满鲜血…戴满罪恶…在残艳的黄昏中远去…在荒寂的静夜中醒转…”

  靠!

  怎么感觉一股凉飕飕的阴风袭来呀,不会这么邪门吧?

  杨宁冷不丁打了个寒颤,他下意识的就把这本日记合上,正打算放回去时,猛地看到一张脸就在他身侧,差点把他吓出一个哆嗦。

  萌妹子啊,哥错了还不行,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呀!

  只见呆萌女孩正歪着精致的脑袋,睁着双好奇的眼睛,注视着这本日记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  “难道真是她的日记?”

  杨宁背后忽然凉飕飕的,他先前观察过,这梦境小屋好像就她一个人,这么一联系,说这本日记跟她有关,倒也有根有据。

  杨宁忽然觉得这萌妹子一点都不可爱了,没看到这日记第一页写的吗?

  双手沾满鲜血?戴满罪恶?这得杀多少人,才能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?

  下意识跟萌妹子保持点距离,杨宁可不想忽然成为这鲜血、罪恶里的成员,还被人写在纸上当功绩册炫耀。

  接着往下翻,杨宁忽然又觉得这萌妹子可爱无比了,因为这部日记,竟然是个纯爷们写的!

  就看了前面几篇,杨宁忽然升起一种想要痛扁这日记主人的冲动,简直就是我辈所不齿的色狼呀,杨宁第一次发现,色狼还能当到这份上,这要狠狠的鄙视呀!

  当然,鄙视归鄙视,杨宁还是津津有味的品读着这位色狼的生平自述,越看越鄙视,可看到后面,就有种要膜拜的冲动了,因为这色狼的境界,饥不择食的程度已经达到见着雌性动物,就能产生反应的神人!

  这必须要膜拜呀!

  当然了,杨宁自认不是色狼,或许他有那么一丢丢的花心,不过也只是嘴花花罢了,就算被冠上花花公子的称号,杨宁也坚决的要跟色狼两个字划清界限。

  尽管花花公子就是色狼,可色狼未必就是花花公子,在杨宁看来,这涉及到一个档次跟品味的问题。

  放下这本日记,杨宁感觉人生观都快被颠覆了,逻辑碎一地呀。

  忽然的,又想起日记开篇的第一句话,杨宁忽然毛骨悚然,升起一股想洗手的冲动,这双手沾满的鲜血,到底是什么血呀?该不会,是那啥血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