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32章 232命有三劫

正文_第232章 232命有三劫

  华海市人民医院,手术室门外聚集了不少人,除了林曼萱、林紫晴、陆国勋等人外,还有身穿制服的华海警察。·

  他们的目光死死盯着手术室门上的红灯,不少人愁眉不展,更有人低声啃咽,比如,林曼萱。

  三更半夜的,大多住院的病人都已经上床安寝,不过也有少量正在闲逛,他们看到这么多警察驻扎,首先联想到的是不是有重刑犯人在进行手术,可看这架势又不像,然后就开始怀疑,难不成是某个当官的出事了?

  尤其看到林曼萱、林紫晴的姿色,这些男病人心里一荡,立刻觉得这两女是手术室那位包养的小三,一个个心里嘀咕,死了活该,拿着纳税人的钱,不干实事尽跑去作奸犯科,现在遭报应了吧?也省得玷污了党的形象!

  “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一个身穿睡衣的男人急匆匆走来,呼吸有些急促,显然这一路都是跑着来的。

  “孔局,你这是…”被问话的郑警官有些怪异的打量起这男人的穿着。

  “出门走得急,没换。好了,甭打听这些有的没的,说正事!”这个男人正是华海市副市长,兼警局局长的孔道春。

  郑警官脸色一正,回答道:“孔局,是这样的,我们来的时候,手术已经在进行当中了,具体情况现在还不知道,至于那起枪击案,我已经下令进行封锁,不允许任何媒体进行报导,不过当时在事发区域惊动了一些住户,所以…”

  孔道春阴晴不定好一会,才摆手道:“志鹏,你让人跟他们联系,既然能住在秋园区,想必很少有不明事理的人。·”

  也难怪孔道春这么自信,秋园区的房子全是清一色的独立别墅,能在华海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住别墅的业主,又有几人是市井之流,他们多数人都清楚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。

  “我立刻去办。”郑志鹏点了点头,然后跑到一旁打电话去了。

  孔道春的出现,自然引起了陆国勋等人的注意,他们都认识这位华海市的副市长,林曼萱仅仅是朝他点了点头后,就继续望向手术室的大门,显得很憔悴,眼眶还留有泪痕。

  小萝莉林曼彤早就睡着了,眼下正趴在林紫晴的大腿酣睡,出了这档子事,没人敢放心把她留在家里,而林紫晴有些勉强的朝孔道春笑了笑后,就边摸着小萝莉的后背,边望着手术室大门,目露担忧。

  至于陆国勋,则是起身,走到孔道春面前,顺手递了根烟,然后又给自己点燃一支。

  “这里好像不准吸烟,要不去那边吧。”孔道春指了指不远处的大窗台。·

  “好。”

  来到大窗前,孔道春也自顾自的将烟点燃,抽了一口后,问道:“这事,京里知道吗?”

  “我好几次都想给他大舅打电话,可迟迟下不了手。”陆国勋显得很苦恼。

  “问题大吗?”孔道春微微蹙眉。

  “我查看过伤势,问题不大,枪伤只是在臀位,昏过去也只是暂时性的,至少没有生命危险。”陆国勋难得的松了口气,然后又忧心忡忡道:“他的问题尽管不大,但那边可说不准了,谁也不知道一旦这消息传过去,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
  正因为陆国勋对杨家一点都不了解,所以才迟迟没有打电话,当然,这电话是必须要打的,他之所以拿不定主意,是觉得在打电话之前,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。

  比如…

  他的目光望向坐在凳子上的林曼萱…

  尽管不清楚这背后下手的人到底是谁,来自什么组织,又是得到谁的授意,可陆国勋知道一点,这一切,都与林曼萱有关。

  陆国勋吃不准,当杨家得知这个消息后,会不会因此而迁怒林曼萱。

  像是看出陆国勋的担忧,孔道春安慰道:“放心吧,从杨家走出来的人,绝不会不明是非。”

  陆国勋深深的看了眼孔道春,良久,说了声谢谢后,就掏出电话,“这电话,我打了。”

  正值深夜,跟杨天赐酣畅大饮后,已经睡下的宁国晟忽然被电话惊醒,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,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,宁国晟不由皱眉,但还是接听了电话。

  “什么!”

  像是受到惊吓似的,宁国晟立刻清醒了一大半,眼睛瞪得老大,能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血丝。

  良久,宁国晟挂断电话后,犹豫半晌,才拨了另一个号码…

  清泉中心,某栋别墅,原本已经毫无光线可言的几个房间,忽然灯火闪耀,陷入安静的别墅,也变得嘈杂起来。

  宁国钰早已换好衣服,此刻正坐在沙发上抽噎,跟她坐一块的杨芷薇,也是眼睛红红的,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不时抱在一起。

  杨天赐低着头靠在墙边,似看上去有些焦虑,不时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脸上透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沉。

  不一会,陈洛推开门,瞄了眼沙发上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后,就望向杨天赐,“经过组织上协调,那边答应可以临时动用一辆飞机。宁总他们已经在小梁的安排下,提前去往机场了。”

  “走,现在就去!”杨天赐等的就是这句话,他掐灭烟头,朝宁国钰道:“走吧,咱们去华海!”

  上车前,杨天赐看了眼别墅某个开着灯的房间,那是老人的屋子,当得知杨宁出事的那一刻,他第一时间就跟老爷子汇报过了,让杨天赐意外的是,老爷子的态度很平静,只是告诉他,让陈洛找军部的人,连夜安排一辆军用飞机开赴华海。至于他,并没有要随行的意思。

  杨天赐吃不准老爷子心里想什么,但对于老爷子的态度,他心里总归是有那么点不满的,毕竟这是亲孙子呀,您老就没一点担心?

  不过,这种不满的情绪并没有显露。

  望着杨天赐、宁国钰等人乘车离开后,老人撑着拐杖,缓缓走到阳台,这一刻,他的目光不再浑浊,而是变得迷离。

  “阿宁,你八字犯煞,昔日龙师曾言,你命有三劫,乃生劫、死劫、命劫!”

  老人喃喃自语着:“你遭遇车祸,本该死去,却起死回生,身体无恙,死劫,已破。你自幼身体瘦弱,龙大师有言,若留你在身边,你活不过十二,今日你已十八,命劫,已破。至于这生劫,便是在绝境中,谋求那微不可察的一线生机,要么从此昏庸度日,要么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尽管爷爷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,但是,你近期的所作所为,都昭示着你的生劫,已破。”

  渐渐的,老人眼眶出现雾气,慢慢闭上了眼,呢喃着:“我关你十一年,并不是想让你知道外面花花世界的可贵。我压你十一年,也不是想让你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爷爷这么做,只是想让你活着,在爷爷弥留之时,能听你亲口喊一声,爷爷…”

  老人缓缓睁开眼睛,这一刻的他,面容冷峻,没有了昔日的行将朽木,反而多出一种说不出的威严,他的眼神不再迷离,沉声道:“启程,去常青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