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30章 230出大事了!

正文_第230章 230出大事了!

  这个杀手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,他杀的人多,见过的死人更多,对那些神鬼之说,他一点都不信。

  怕鬼?

  笑话!

  换做以前,他不怕,一点都不怕,也不相信这世界有鬼怪,更不相信会被鬼魂索命。在他看来,死在他手里的人数不胜数,如果每个人死后都找他偿命,那他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还。

  再说了,活着都不怕,死了难道就怕?

  可眼下,他的手在颤抖,往日积累的信念,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后,渐渐出现了崩塌。

  “还我命来!”

  眼看着一个死在他手里的富商恶狠狠扑过来,这杀手下意识的举枪,就朝着这富商连续扣动了三次扳机。

  啪!啪!啪!

  “别过来!”当看到子弹穿过了这个富商的身体,杀手的内心,彻底的奔溃了。

  他想跑,可刚转身,就看到另一个死在他手里的女人,正怨毒的瞪着他。

  这毫无征兆的出现,吓得这杀手亡魂皆冒,他记得这女人,是他某次执行暗杀任务时,顺手清理掉的,印象中这女人当时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孩子,已经快临盆了。

  可眼下,这女人肚腹平平,他忽然冒出一个想法,莫非这女人当时没有死透,等孩子出生了才死的?可是,记得好像是朝她肚子开的枪,然后又在脑袋上补了一枪呀…

  正当杀手胡思乱想之际,女人阴阴的笑了笑:“是不是在找他?”说完,这女人身后,忽然冒出一个小小的脑袋。

  杀手看到这小脑袋的那一刻,精神终于奔溃了,这是一个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血色的小孩,空洞的眼睛,让人一眼看上去,就觉得不寒而栗,仿佛岛国某部恐怖电影里的小孩…

  “呜呜呜…”

  这女人忽然伸出手,掐住了杀手的脖子,立刻一股窒息的感觉传来,杀手刚想要反抗,可绝望的发现,他的脖子四周,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手…

 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,他越来越难受,要死了吗?杀手暗暗想着,同时,意识也渐渐的消散…

  当林曼萱听到第二声枪响时,她的思维有过一瞬间的混乱,可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被杨宁压在身下,同时还听到杨宁的惨叫,这让她脸色煞白。

  她知道,杨宁为了保护她,受伤了!而且还是枪伤!

  这一刻,林曼萱的泪水从眼眶滑落,她第一次恨自己的软弱,恨自己连累了杨宁,如果杨宁因为她的关系而有所不测,她会内疚一辈子!

  在杨宁发出惨叫后不久,她不知从哪升起勇气,从杨宁身体下爬了起来,她迫切的要去查探杨宁的伤势,与她有一样想法的,还有林紫晴。

  眼下,杨宁已经彻底的昏死过去,因为要保护身下的林紫晴,杨宁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,那就是即便昏睡十天半月,也要倾尽全力,释放一次。

  杨宁清楚,越是顶尖的杀手,越是喜欢单独行动,同伴对他们来说不是助力,反而是羁绊。因此,杨宁很肯定,附近的威胁仅有眼前这个杀手,那么只要将他解决了,眼前的危局也就迎刃而解。

  尽管并不清楚全力释放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,但杨宁对至尊系统相当信任,认为能够制服这杀手。当然,就算效果不理想,杨宁也相信,当听到枪声,陆国勋,以及他从精英学院请来的两个女保镖,一定会闻讯赶来。

  可杨宁终究是低估了的能力,只可惜他看不到了,但如他所料,急匆匆赶来的陆国勋,以及两个女保镖,却见证了杀手死去的那一幕。

  只见杀手的手枪早已掉落在地,而他的双手,正死死的掐住自己的脖子,直到断气了都没撒手,这一幕着实将陆国勋吓了一跳,更有些发懵,因为他活了这么久,还真第一次见到自己把自己掐死的人,心里忍不住赞了句,有种!

  可当他听到林曼萱的哭声,林紫晴惊慌失措喊救命的时候,他下意识朝林曼萱那边瞄了眼,如果刚刚只是吓一跳,那么此刻,则是吓得亡魂皆冒!

  那个…好像是杨…杨宁吧…

  他怎么了?怎么躺在那不动呀?

  好像…刚刚有两次枪…枪声吧…

  难道…

  陆国勋不敢继续往下想,疯了一般冲向杨宁,而先他一步跨出的两个女保镖,则是立刻冲向那杀手的尸体,确定杀手死得不能再死后,两人迅速掏出对讲机,说了几句。

  “救护车!叫救护车!”经过一开始的惊吓,陆国勋在确定杨宁还有呼吸时,立刻朝那两个女保镖吼叫。

  在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,一旦眼前这个小伙子出事,会发生怎样的事情。但他很清楚,真有那么一天,他必须先将林曼萱送出国外,然后前往京里的清泉中心登门谢罪!

  很明显,枪声、呼救声,并不仅仅引起了陆国勋与两个女保镖的注意,更是惊动了巡哨的保安,以及附近的住户。

  保安看到杀手的尸体,还有现场的血迹,经过短暂的愣神后,立刻呼叫保安室的同伴,同时报了警。

  很快,警车、救护车都陆续赶来,现场乱糟糟的,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场面也越来越乱,警察不得不疏散现场的人群。

  当杨宁被抬上救护车,并且送走时,林曼萱看着救护车渐行渐远,眼中满是泪痕,近乎哀求道:“我要去医院!”

  陆国勋正在跟现场的警察讲述先前的一幕,听到林曼萱的叫喊,领头的警察微微皱眉,沉声道:“林小姐,既然你们是当事人,还请跟我们去警局录一份口供,这起枪击案性质恶劣,领导相当重视,要我们严查!”

  “曼萱,听郑警官的,我知道你急,我比你更着急…”

  陆国勋还没说完,林曼萱就哭道:“可是杨宁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,我不管,我现在就要去医院!”

  事实上,陆国勋跟林曼萱是一样的想法,他也很想立刻去医院,可他正琢磨怎么跟这郑警官商量时,发现对方眼中露出震惊之色。

  “林小姐,你口中的杨宁,是不是替林氏参加鉴估大赛的那位?”郑警官忽然问道。

  “对。”说完,林曼萱转身就走,仿佛赌气似的冲上那辆红色马蒂,然后启动了车子。

  一旁有警察想要干预,可这郑警官却猛地抬手,有些失态的自言自语起来,“让她去…让她去…不仅是她,我们…我们也去,立刻!”

  “郑队…”有警员不明所以。

  “别说了,先去医院,这次怕是捅娄子了,天大的坑呀!”郑警官双手不时发颤,从兜里摸了许久,才摸出手机,当那头有人接听时,郑警官的语气异常凝重,“孔局,出事了,出大事了…”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