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22章 222季总的邀请

正文_第222章 222季总的邀请

  很明显,相比较中圈某些隐隐意识到杨宁身份不简单的人,裴永轩要看得更透彻,尤其是这个被那些人忽略掉的环节,更让裴永轩心绪不宁。·

  一个能让郑玉康不惜与那群阔少站在对立面的主,裴永轩自认他都没这份量,而偏偏那个姓杨的小子做到了,这如何不让裴永轩震惊?

  眼下,裴永轩已经吩咐下去,让那些人立即搜集关于杨宁的情报,做完这一切,裴永轩再次蹙眉,暗道这个忽然出现,且背景神秘的小子,对他而言,也不知是好,还是坏。

  当然了,尽管中圈那些人没有裴永轩想得那么透彻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主动示好杨宁,能让郑玉康如此给脸的人,身份又岂能简单?若是攀上这株大树,那么对自己日后的发展,绝对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  但显然,他们这么想完全就是一厢情愿,因为杨宁压根就没兴趣跟这些人打交道,眼里就只有美食、果汁,对于这些人的搭讪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。

  对于杨宁冷漠的态度,这些人非但不芥蒂,更是欣喜,他们辨人识人的眼光相当歹毒,自然就看出杨宁这种举动绝不是做作,而是真的无视他们,这说明对方要么是个没脑子只知道动嘴的吃货,要么就是背景深厚,不屑跟他们结识的贵公子。·

  通过郑玉康的过激反应,还有他们的判断,他们百分百相信是后者。虽说杨宁没兴趣跟他们认识,但这不妨碍他们转移目标,示好林曼萱跟林紫晴。在他们看来,只要跟林氏打好交情,总会有机会攀上这位正主的高枝的。

  面对这些富豪的热情,林紫晴跟林曼萱应付的同时,也在暗暗苦笑,她们心智卓绝,自然也猜到这些人的心思,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再加上如今林氏的发展遇到瓶颈,正需要多跟这些企业家接触,寻找一条共赢的发展道路,自然要上心。

  而先前郑玉康的表现,林曼萱也隐隐意识到这位郑大少八成通过某些渠道,查到了杨宁的背景,这才心生忌惮,这也解释为何自从上次受邀饭局后,这位郑大少就没再来骚扰她。

  “咦?你也来了?”

  一行人进入中圈,其中一个人无意中瞄到正在喝果汁的杨宁,不由得止住脚步。他的这个举动,也让身边一群人全部停住身子。

  “季总,怎么了?”说话的是纪愁,他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去,看到了鹤立鸡群的杨宁,脸色微微有些不好看。至于他身旁原本情绪就有些不对劲的徐晶,在看到杨宁的那一刻,脸色变得很难看,目光露出愤恨。

  纪愁口中的季总自然是季明春,自从离开斗技楼后,季明春就没有再见到杨宁,一直琢磨着有时间抽空去趟南湖,希望跟杨宁多交流一些文物向的历史秘辛,顺带着找几件拿捏不准的古品,让杨宁给掌掌眼,点评点评。·

  自从知道杨宁是宁国轩的外甥后,本就对杨宁有好感的季明春,更是视杨宁为侄子,因为他跟宁国轩关系极好,一开始从宁国轩嘴里得知其与杨宁的关系,季明春第一个反应就是骂宁国轩不够朋友,有这么一个宝贝外甥都不舍得引荐引荐。

  犹记得当天宁国轩的错愣神色,季明春嘴角泛起一抹浅笑,然后在纪愁、徐晶等人的注视下,径直走向杨宁。

  “慢点,杨小子,吃这么快,你就不怕噎着?”季明春笑道。

  “季总?你也来了?”杨宁抬起头,有些疑惑。

  “我不能来吗?还有,以后叫叔叔,季总季总的叫,太生分了,我跟你二舅可是至交,过命的交情。”季明春拍了拍杨宁的肩膀,态度相当的和蔼,引得旁人一阵侧目。

  “你跟我二舅认识呀?”杨宁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。

  “你二舅没跟你说吗?好呀这个宁国轩,太不是东西了!”季明春先是义愤填膺的声讨了一下,然后立刻换上笑脸,“不说你二舅了,正好你在这,跟我一块去那边吧,几个熟人都在,吴先生从昨天开始就时不时的念叨你,这次来的两位院士也对你相当好奇,眼下你既然在这,一定得跟我们一桌呀。”

  这变脸未免也变得太夸张了吧?前一秒还激烈谴责,后一秒立马风轻云淡,杨宁暗暗翘起大拇指,这放到中戏起码也是导师级的水准啊,跟人家一比,自己先前的表现简直不堪入目呀,季总,你真牛!

  “我…我还是不去了吧?”杨宁露出犹豫之色,跟一群老家伙同座,这未免太无聊了吧?脑子里猛地联想到一群老头围坐着边拉二胡边抽烟杆子,笑一笑嘴角都能掉下皮屑的场景,杨宁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不寒而栗。

  “去!不去就是不给季叔叔面子,到时候我非得到你二舅那狠狠告状。”

  得,你刚不是说二舅他不够意思吗?不是打算声讨谴责一番吗?怎么又变成至交好友了?还告状?也太为老不尊了吧?我二舅真跟你是好友,有共同话题?

  忽然,杨宁想到宁国轩好像有时候也相当的不靠谱,暗道这两人搞不好还真的臭味相投,暗暗摇了摇头,硬着头皮道:“那就去走个过场吧,不过我还有两个朋友,不知道座位够不够?”

  “不够可以添嘛,多大点事。”季明春很随意的摆摆手。

  杨宁跟季明春的谈话并没有避讳旁人,但这传达出来的信息,却让更多的人心头一凛,尤其是那些涉足古玩的宾客。

  他们清楚季明春邀请杨宁去的座位是哪,那可是象征着华夏古玩界绝对权威的群体,没身份、没地位还没能力,你甭想靠近十米以内,要知道,连进入斗技楼的邓元央、文振等人,都没有资格入内,只能坐在次席。

  那一桌,几乎都是吴清这种资历的老江湖,或者在很多年前,就确立了自身在华夏古玩界泰山北斗地位的权威,又或者华夏文物部门的资深学究,每一个,都是这些人耳熟能详的大人物!

  这个仅仅参加过一届鉴估大赛,名不经传的小屁孩,凭的是什么?

  这里要说最震惊的,当属纪愁了,要知道,即便他斩获了鉴估大赛的第六名,若非是作为这次盛会的主角,都没资格去那桌敬酒,可这小子却能得到季明春的邀请,听口气,那一桌子人还特别欢迎这小子前往,这未免太天方夜谭了吧?

  凭着裙带关系?

  纪愁暗暗摇头,这种可能性没有,也不可能有,甭说杨宁跟季明春只是叔侄关系,就算是老子跟儿子,季明春也不敢往那带。唯一的可能,就是那桌人,认可了杨宁的能力,季明春才敢这么先斩后奏,把人带过去,而且一带就是三个!

  望着一脸不情愿的杨宁,还有受宠若惊的林紫晴跟林曼萱,在季明春的引领下朝着那处对他们而言是圣地也是禁地的桌位走去,这一刻,不仅是纪愁,就连其他随行的鉴估师傅们,都是目光复杂的同时,满脸震惊,且难以置信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