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21章 221华海第一少!

正文_第221章 221华海第一少!

  第221章221华海第一少!

  “谢总,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,等后天去长水那块甩甩杆,顺便再谈一谈后续的合作事宜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对于跟成茂集团合作,我很期待。”

  “一定一定,能跟国宇集团合作,我也相当期待。说起来,我也好久没甩杆子了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一竿进洞。”

  “谢总太谦虚了,圈子里谁还不知道你的本事,后天还得谢总手下留情呀。”

 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,正笑眯眯跟另一个身体略微发福的中年人有说有笑,忽然,他的目光捕捉到不远处忽然出现的一个侍者,眼神微动,神色如常道:“谢总,我忽然想起还有件事要处理一下,要不咱们待会再聊?”

  “行。”中年人举了举手中的酒杯,与西装男人的酒杯碰了碰,这才微笑着离开。

  至于这西装男人,则是朝着那侍者走去,沿途也会遇到一些熟面孔,他都会彬彬有礼的跟这些人打招呼,脸上露出让旁人舒服的微笑。

  “事情都处理好了吧?”与先前的暖男形象大相径庭,眼下的西装男,无论是脸色,还是语气,都显得很冷漠。

  没等侍者开口,这西装男仿佛自言自语道:“料想那姓周的草包也不敢在这里瞎胡闹,他家老头子管不了他,我倒是不介意替他家长教育教育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”说着,西装男眼睛闪过一抹轻蔑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?”足足好一会,这侍者都不开口,让西装男有些不满。

  “裴总,发生了一点小意外。”侍者脸色显得犹豫不决。

  “说,发生什么意外了?”西装男微微皱眉。

  侍者深吸一口气,将来之前就整理好的话一股脑儿全说了,每一段都很详细,起初,西装男不以为意,不时还点头,似乎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。可渐渐的,他的脸上出现了古怪,然后变得错愣,最后更是眉头紧蹙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。

  “你下去吧,再有情况,立刻通知我。”西装男摆了摆手。

  等侍者离开后,西装男走到栏杆边,轻轻摇晃着手中酒杯里的些许红酒,脸色有些凝重。

  事实上,从周大少找上杨宁麻烦的那一刻,这西装男就从刚刚那侍者口中得知了,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,作为东家,又是这场庆功宴的发起人,他绝不允许发生任何破坏气氛的冲突,不管起冲突的双方是谁,他都有足够的自信,让这些人不敢吱声。

  因为,他是裴永轩,华海三公子之一,国宇集团的执行总裁,裴氏财团第二大股东,裴氏的唯一合法继承人!

  裴永轩早已吩咐那名侍者,让他处理好冲突后,顺带着邀请林曼萱与林紫晴进入内圈,毕竟以林氏的底蕴,也就勉强能待在中圈罢了。网.136zw.>

  要知道,能进这内圈的,要么是在华海市呼风唤雨的大人物,要么就是某些拥有深厚背景的少爷千金。

  眼下,国宇集团看中了一块地皮,但这块地皮属于林氏,裴永轩已经做好打算,先以怀柔的方式与林紫晴磋商地皮的转让可能性,如果林氏不识趣,他并不介意用一些商业上的打压手段,逼迫林紫晴服软。

  邀请纪愁加入国宇集团,并不仅仅只是裴家要开掘文物市场,更多的是为林氏的不合作,布置后手。

  他没有第一时间让侍者上前调解,也存着打压林氏的心思,要让林氏树敌,当林氏面临来自各方的压力时,国宇集团再出面跟林氏洽谈,到时候他将占据绝对的主动。他相信,以林紫晴的精明,自然不希望在得罪了一些企业后,再跟国宇集团站在对立面上。

  这兵不血刃就让林氏服软的做法并非阴谋,而是阳谋,即便林紫晴识破,也无可奈何,只能将那块地皮转让。不过想法固然好,可让裴永轩意外的是郑玉康竟然卷进来了。

  当然,他并不奇怪郑玉康的做法,因为涉及到林曼萱,他也不认为郑玉康会袖手旁观,尽管计划被打乱,但裴永轩不介意,因为在短短的几秒钟,他又想到了几个弥补的办法,有信心让脱轨的列车,重新回到它正确的轨道上。

  直到他听见郑玉康不仅动手打了周大少,更是将其他阔少们训斥一遍。

  裴永轩很了解郑玉康的为人,娇纵狂妄、心狠手辣,喜欢不讲理,霸道两个字是郑玉康的标志。看上去,郑玉康因为心上人受委屈而怒发冲冠,这完全说得过去,可这在裴永轩看来,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!

  郑玉康是霸道没错,可并不是没脑子的人,否则也不会让裴永轩头疼了,甚至裴永轩坚信,郑玉康跟他是同一类人,擅于用脑子做事的人。他们唯一的区别,就在于他是表里不一的笑面虎,而郑玉康,则是逮着谁,就咬谁的疯狗!

  别看那些阔少跟他们不是一个层次的,可如果几个加起来,裴永轩也不愿轻易去得罪,毕竟这些阔少的背后,都代表着各自的家族、企业,他们那个圈子有着不容小觑的利益链,一旦同时得罪几个,被有心人稍稍渲染放大,就可能得罪十几个、几十个,甚至整个圈子,那么后果就是被这个圈子疏远,甚至孤立。

  他况且能想到这层,自然不认为郑玉康就想不到,他不认为郑玉康愿意得罪这个圈子,可偏偏郑大少就真的动手把人给打了!

  林曼萱真有这么大的魅力?

  裴永轩百思不得其解,他无法相信,为了一个女人,郑玉康真能疯到这份上,先别说眼下郑玉康还没在郑氏彻底站稳脚跟,就算真站稳了,他就愿意这么干?敢这么干?就不怕郑氏那些居心叵测的人跳出来借题发挥,趁机发难?

  裴永轩甩了甩头,他觉得自己这个推断有些错误,他坚信郑玉康不会蠢到这份上,不然岂不是证明他也很白痴,将一头蠢猪视为跟他一个档次的人,那他算什么?蠢驴?

  “一定有某个被我忽略的环节。”短短的几秒钟,裴永轩就意识到自己陷入一个盲区,忽然,他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因为他猛的想到,先前那侍者说的一段话。

  “刚刚阿标提到过,郑玉康走之前,还质问过姓周那草包的鉴定师。”裴永轩脸色变得有些玩味,“以他的个性,怎么会去跟一个下人一般见识,就算想要立威,想要借此讨好林曼萱,也该找一个足够份量的人,而那种下人,只会降低他的层次。”

  裴永轩眯着眼,开始从头回忆先前侍者的那番话,渐渐的,他的眉头舒展开来,同时,脸色也变得凝重了,“看样子,问题并不是出在林曼萱身上,郑玉康临走前漫不经心的质问那下人,看似稀疏平常,可在我看来,却是某种变相的示好,而示好的人,如果我猜的没错,应该就是那个姓杨的小子。”

  忽然,裴永轩猛地睁开眼眸,眼中闪过一缕锐芒,自言自语道:“那小子,他到底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