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09章 209没有考核?

正文_第209章 209没有考核?

  第209章209没有考核?

  “你好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”

  打量好一会,男人才收回目光,脸上露出一缕温和。

  杨宁暗暗松了口气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刚才这男人的目光,让他有种心底秘密被洞悉的感觉,这让他异常的惊讶。

  要知道,如今的杨宁早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,抛开身份、能力不说,光是融合了初级篇,就磨练出极强的心志,可面对这男人的目光,还是让杨宁升起一种小时候面对长辈时的紧张压抑,这让他相当的震惊。

  正当杨宁胡思乱想时,这男人缓缓道:“真没想到,有生之年还能遇到能走到这的人,我真的很开心,原本以为,这辈子都没机会了。”

  男人叹了叹,又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  “杨宁。”杨宁暗暗撇嘴,觉得这男人实在太卖弄了,什么叫有生之年,还这辈子,说的好像自己很老似的。

  男人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似乎洞悉了杨宁心里的想法,这让杨宁微微有些尴尬。

  “请问这一层考核些什么?”杨宁试着转移自己的尴尬。

  “没有考核。”出乎杨宁意料,男人微微摇头。

  “没有?”杨宁闻言一愣,“不是说,每一层都有考核吗?”

  “你这是听谁说的?”男人有些好笑道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  “我……”刚要出口的话,被杨宁咽了回来,他这才想起,从斗技楼落成之日,应该就只有他来到这第七层,如果前面六层,每一层都有考核的话,那么并不代表,到了这一层,同样也会有考核。

  “有没有都是你们说了算,没考核我倒省事了。”杨宁耸了耸肩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  一时间,杨宁跟男人都没有再开口,场面有些冷,趁着这空隙,杨宁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,惊讶发现,尽管看上去这上百平方的空间经常有人打扫,但是边角处还是有不少尘埃,就连墙壁也泛起一层黄色,看上去颇有年份,而窗户边沿,也是遍布锈迹,跟之前六层比较起来,实在是有着极大的差异。而且最过分的,就是天花板上,还有不少蜘蛛网。

  杨宁并不认为,像这种场合,组委会不派人上来清扫,尤其第七层的意义非比寻常,更应该重点盯梢,还是说,组委会一开始就没料到有人会跑到这第七层,所以就搁置不理,甚至连考核的古品都懒得布置,这才有了不需要考核的说法?

  越是这么想,杨宁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。

  “体质很好,又年轻,真让人惊讶。”男人的话,打断了杨宁的胡思乱想。

  “印象中,上一次走到第六层的幸运儿,可比你这小孩大多了,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呀。”男人目光深邃的看着杨宁,这种直视,让杨宁心下一凛,因为那种被洞悉的感觉再次出现。

  “你到底是谁?考官吗?从一开始就是你在监督吗?”杨宁很讨厌这种感觉,别过头去。

  “考官?”

  男人笑着摇头,若有所指道:“你张开眼瞧瞧四周,你觉得我应该如何监督?”

  杨宁闻言更纳闷了,好奇道:“大叔,那你是干嘛的?守夜的?”

  “大叔?”

  男人脸上浮起一抹古怪之色,半晌摇摇头,笑道:“也不是守夜的,你也甭瞎打听,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,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,就当作是这一层的考核吧。”

  “你不是说不考核吗?”杨宁撇撇嘴,但心底却有些警惕,他担心之前被这男人看出些什么来。

  仿佛没听到杨宁的质问,男人闭着眼,平静道:“你今年几岁,家里有些什么人?”

  原本以为这男人会问一些奇怪的问题,没想到竟是这些,这让杨宁暗暗腹诽,该不会遇到调查户口的怪叔叔吧?

  想归想,杨宁还是回答道:“十八岁,家里面有爷爷,还有我爸妈,对了,还有个妹妹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男人微微点头,又道:“听你说,有一个师傅?”

  这个问题让杨宁有些警觉起来,他并不奇怪这男人如何知道这些,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通讯器材,一个电话什么的,之前发生的事就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了,他只当这男人可能是组委会派来套消息的。

  想通了这一点,杨宁反倒笃定下来,之前一直被这男人怪异的口吻,以及那双洞悉力极高的目光所搅乱,眼下既然猜到这男人很可能是个套话高手,他就开始琢磨,如何继续跟对方打太极。

  “我的师傅一再叮嘱,不能……”

  “行了,我对你师傅的来历不感兴趣,我只是问你,你有一个师傅?是与不是?”男人平静道。

  杨宁微微皱眉,吃不准对方的心思,但还是点头道:“是。”

  听到这个回答,男人的手指不自觉的敲了敲床板,露出若有所思之色,半晌,才深深的看着杨宁,“我不管你师从何处,又跟你口中的师傅关系如何,我只问你,有没有兴趣跟我学艺?”

  “没有。”杨宁想也不想就拒绝,头摇得跟鼓浪似的。

  “就不想听听学些什么?”杨宁的干脆,让男人有些意外。

  “不想。”

  在杨宁看来,学的东西无非就是些古玩鉴赏之类的,他可没想过这辈子投身考古界,对于古玩什么的,一开始涉足的出发点,仅仅就是为了赚钱赚积分。

  似乎看出杨宁的态度很坚决,男人微微一叹,摆手道:“那好吧,你自行离去。”

  “这就可以走了?”杨宁一愣,有些莫名其妙。

  但对于他的问题,男人似乎并没有想要去解答的意思,只是闭着眼,不闻不语。

  直到杨宁离开第七层,并且走下楼梯,出现在早已灯火通明的第六层时,男人才缓缓睁开眼睛,露出一抹意味深长之色,“待在这里的时间还是太长了,也是时候离开这里,去这花花世界走上一遭,希望这一代的人,能多几个跟他一样让我惊喜的后辈。”

  ……

  杨宁顺着第六层的楼梯,正打算重新回到第五层,可还没来得及迈步,耳边就传来洪亮的广播声。

  “祝贺杨宁先生通过斗技楼七层考核,这一届斗技赛圆满结束,请各位参赛的选手前往四楼休整,等到明早再统一离开。同时,我们将会根据各位目前的成绩,作出一次评核,除了杨宁先生,其他参赛选手,将会根据名次的排序,获得一件奖品。”

  这广播声如同一粒石子,瞬间打破静湖,掀起狂澜波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