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02章 202杨家无奸邪

正文_第202章 202杨家无奸邪

  杨宁并不知道,因为他的表现,已经造成通关的难度直接提升一个档次,否则铁定要郁闷。

  相比较他的风轻云淡,同在迷宫中游荡的周炎、燕南春以及李易君,就没这么笃定了,总之各自都遇到抓耳挠腮的难题。

  至于下面一层,也在激烈的对抗着,毕竟出线的名额只有一个,却要面临比之前更庞大的竞争压力,就算是燕子坞首席鉴定师吴清,也不得不放下那倚老卖老的姿态,变得异常的凝重严肃,更别说季明春、徐瑞、徐道源、梁魏源这些成名已久的人了。

  相比较斗技楼内的风云突起,斗技楼外也是不甘落后,同样一场别开生面的群英荟萃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,大家都在角逐序列排名,其惨烈程度,并不比斗技楼差多少。

  “唉,果然老了。”孟建林跟老冯相视苦笑,随后离开比赛场地。

  等在门外的林曼萱立刻迎了上去,问道:“孟爷爷,冯爷爷,取得什么名次了?”

  “名次?”老冯只是笑了笑,一旁的孟建林却唉声叹气,“我们这边就甭指望了,兴许老徐那还有那么点可能。”

  林曼萱看上去并没有太多意外,只是有些失落。

  孟建林叹道:“我算是明白古时候那些读书人考状元的心情了,这金榜题名果然风光无限,但只有进入那些落榜生的群体,才能体会到那种无处不在的失落悲哀。”

  “好了,别感慨了,咱们去三号门等老徐吧。眼下就瞅着他了,希望咱们这次别全军覆没啊。”老冯开了口,心不在焉的在前引路。

  走了几分钟,来到三号门,大老远就看到一个深黑色衬衫的老人正蹲在地上抽着烟杆子,一旁还有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不断说话,正是老徐跟牛庆忠。

  老冯跟孟建林互视一眼,均从对方眼里看到沮丧,他们对老徐太了解了,一眼就看出老徐眼下的情绪很不好,而且看上去,牛庆忠像是在安慰,这几乎就能推断出结果了。

  果然,还没靠近,老徐就朝他们摇头,随后又低下头,用力吸着烟杆子。

  三个加起来都两百岁的老人全蹲在地上,谁也不说话,牛庆忠也没有继续开口,只是朝林曼萱苦笑连连。

  林曼萱喟然一叹,这一届,林氏又是全军覆没,可想而知林氏拍卖行肯定要遭受波及,原本行业就不景气了,不然也不会提议进军珠宝界,难道爷爷一手经营的心血,就要慢慢的付之东流?

  不会的!

  林曼萱微抬臻首,望向中心处那栋被圈内人称为斗技楼的地方,目光由一开始的迷茫,渐渐变得坚定。

  一定…要赢…

  在陆国勋的陪同下,宁国晟正在会场内观看比赛,至于宁国轩跟杨芷薇,早就跑到别处看热闹了,这人来人往的,稍稍不注意就容易走散,不过拥有京警卫暗中跟随,在这种地方,出意外的概率几乎为零。

  “宁总?”

  宁国晟正在跟陆国勋交谈着,忽然,一个声音插了进来。

  “你是?”宁国晟转过头,发现面前的是一张陌生的男人脸,大概五十岁上下,看上去颇为英气。

  “宁总贵人事忙,还记得去年那次两江峰会,咱们还见过?”男人微笑道。

  “两江峰会?”宁国晟露出回忆之色,很快,他就神色变了变,然后朝面前这男人伸出手,大笑道:“是孔局长吧?哎呀,瞧我这记性。”

  这男人正是华海市警局局长孔道春,他微微一笑,先是下意识的瞥了眼四周,很快目光落在不远处一个神色肃然的青年身上,逗留了那么一小会,这才压低声音道:“听说宁总这两天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?”

  “都过去了,小事而已。”宁国晟搞不清孔道春的来意,故而摆了摆手。

  “难道宁总不想了解了解?”孔道春笑道。

  宁国晟暗暗沉吟片刻,笑道:“那边有间茶室,若是孔局长不嫌简陋,那么咱们去那边小坐片刻?”

  “好。”孔道春点头。

  所谓的小坐片刻,实际上却整整谈了大半个小时,光是茶水都换了好几次,宁国晟拍了拍大腿,站起身,点头道:“这次多谢孔局长了,要不是孔局长特地跑这一遭,我至今都还蒙在鼓里。”

  “关于指派陈尚游的人,已经被控制住了,如今关在拘留所里。”

  孔道春特地点了这一句,然后才起身离开,等走出茶室,他又朝那个神色肃然的年轻人瞧了几眼,从他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,这年轻人,应该就是京警卫了。

  像他这种身份的人,一般不会为了一些小打小闹的事亲力亲为,更何况还是顶着大太阳跑到这种地方,即便对象是宁国晟,他也不会放低姿态,毕竟说起来,宁国晟即便再有钱也只是民,而他是官,而且级别还不低。

  可不一样的是宁国晟身边竟然跟着京警卫,从京城传来的信息,他也搞清楚了这两个来华海的京警卫负责的工作,以及牵扯到的人,更顺着这条线,知道了一些核心圈子才知道的内幕。比方说,杨宁。

  “孔局,事办完了?”上车后,坐在驾驶位的一个中年警察问道。

  “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至于他们怎么打算,与咱们无关。”孔道春点了根烟,又道:“先回局里,若是他们来了,你负责督办吧,总之牢记一点,无论他们提出什么样的要求,只要不触及底线,一律应允。”

  “可如果…”中年警察启动车子,脸上露出忧色。

  “放心,就算我信不过江宁省的宁财神,也信得过京城杨家这块金字招牌,志鹏,你要记住五个字,杨家无奸邪。”

  “杨家无奸邪…”中年警察默默念了念,然后开车离开。

  …

  “怎么样了?”整个监控室,已经搞得鸡飞狗跳,尤其是那两个老头,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打了鸡血。

  被问到的那个男人依然处在震惊中,半晌才回神,赶紧开口:“马上就要进入底关了。”

  两个老头深吸一口气,互视一眼,“难不成,这浑小子要破记录吗?”

  另一个老头咽了咽口水,艰难道:“破不破记录我不知道,但我冥冥中似乎有一种预感,他很可能,是我们苦苦等待大半辈子的那个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