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00章 200迷宫!

正文_第200章 200迷宫!

  “哪个?”李易君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可看到季明春脸上的凝重与不可思议,他心里一动,惊讶道:“你说的该不是眼观鉴古今吧?”

  “我可没说,这可是你自己猜的。”季明春笑眯眯拍了拍李易君的肩膀,然后回自己房间了。

  李易君眼中的震撼之色还存在着,久久不散,尽管季明春没有回答,可那模样,跟他是知交的李易君岂会不明白?

  “没想到,我即便再高估他,说到底还是低估了。”

  第二天,杨宁、周炎、燕南春以及李易君先后回到第五层,邓元央、季明春这些被淘汰的,都一脸羡慕,但很快就投入到大战前的准备当中,这一次是十二个人角逐出一个名额,竞争的残酷性空前大。

  “这里真是比赛的地方?”望着三个笑眯眯的评委,燕南春一脸的郁闷。

  “当然,你真当这第五层是个摆设?”一个评委笑道。

  “可这怎么比呀?什么东西都没有,该不会是让我们空想吧?”燕南春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。

  “待会你就知道了。”另一个评委说了句,就望向不远处的服务生,“关门。”

  伴随着沉重的关门声响起后,杨宁疑惑道:“不是说还有一个名额吗?不等他们了?”

  “不等了。”那个评委摇了摇头,“事实上这第五层的赛事,已经不存在任何的竞争性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李易君开口了。

  “简单点,就是不涉及淘汰制,只要你们有本事走上六楼,那随便去。”这评委一脸高深莫测,见一旁的燕南春要开口,又补了一句,“待会我给你们说一说比赛规则。”

  说完,他朝另外两个评委使了使眼色,等另外两个评委点头,他就猛地朝地面跺了跺脚,忽然,地板上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震动,在杨宁略微惊讶的目光下,原本空荡荡的地板砖,竟然出现上升,随后折叠。

  竟然还藏着机关?

  杨宁况且如此,就遑论周炎、李易君、燕南春了,只见这些地板砖极有规律的翻面、折叠,那些隐藏在地板砖下的物件还颇有规律的合并、组合、变形,最后,原本空荡荡的五层,竟然变成了一片奇地,杨宁一眼望去,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片迷宫的入口处。

  “这是?”燕南春忍不住问道:“太惊人了,如何做到的?”

  “如果让你知道,我们为了制造这片赛场,花费了惊人的预算,你就不会奇怪了。”顿了顿,那评委又道:“好了,说下赛事规则吧。”

  “这里有很多入口,但出口只有一个,那就是通往第六层的楼梯处。在里面,你们会遇到不同的问题,通过声控系统回答,如果答错,就无法继续向前,要么放弃,要么就饿着肚子在里面干耗着。当然了,这个时间也是有限制的,一旦明天比赛截至时间到,我们就会撤掉迷宫,然后将里面的人,驱逐离场。”

  “那如果已经登上六层的,也要被驱逐?”李易君蹙眉。

  “若是登上六层,可以允许多逗留三天,但同时,将丧失对外的名次排位。”

  听到这,不仅是李易君,就连周炎跟燕南春,都暗暗松了口气,只要能多逗留就好,至于那些所谓的名次,他们一点都不关心。

  “我们会遇到什么?”李易君又问了句。

  “历届的题目都不一样,范围太广。”顿了顿,这评委沉声道:“而且,我们也没有权限知道这些,事实上,从这层起,我们只是协助者,真正的评委,是…”说完,他手指朝上捅了捅。

  “好了,进去吧,与其在这浪费时间,不如自己去探索。”

  …

  被监视?

  杨宁走的是第三个入口,他不清楚周炎、燕南春以及李易君是不是跟他一个情况,反正凭着直觉,他总感觉到被人给监控了。

  漫不经心瞄了眼四周,没有发现,接着展开,立刻察觉到四周有一种淡淡的阻碍,强度不高,至少对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  在杨宁的搜索下,立刻发现,四周隐藏着一些相当细小的摄像头,凭借肉眼很难看清,尤其在这种光线不算亮的迷宫。

  验证了心里的猜测,杨宁反倒释然了,在他看来,这些监控他的人,应该就是负责第五层的评委了,毕竟这种级别的赛事,没人盯着反而才让人奇怪。

  不再去琢磨这事,杨宁开始打量四周的布局,第一眼,金属感极强,毕竟这片迷宫刚刚‘拔地而起’的场面,简直跟电影中那些变形机器人一模一样。

  杨宁随便走了几步,不一会,身边就传来一阵响动,只见那层似墙的金属忽然打开一个四四方方的缺口,然后缺口中,出现了一件玉观音,被机械层缓缓推了出来。

  发现物品:

  品质:优异

  自从植入了后,对于每一件物品的来历,以及评估细节,跟之前可谓大相径庭,多数时候,杨宁也只是挑一些重点看看,所以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在杨宁看来,这件的鉴定篇幅不会多,毕竟绿光的浓度不高,看起来实际价值也不大,可出乎他的意料,这件的篇幅竟然长达数页,这引起了杨宁的兴趣。可看着看着,杨宁就渐渐蹙眉,然后露出惊讶之色。

  杨宁的表情,自然也被隐藏在暗处监控着的那些人看到了,其中就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。

  “这小伙难道真看出什么了?”

  “很有可能,关于这玉观音,咱们研究过、讨论过,甚至都争论过,可几十年过去了,依然没有满意的结果,希望这孩子能给咱们一个惊喜。”

  “这样是不是有些偏跑了赛事的规则?真打算让他替咱们处理那些争议品?”

  “不行吗?都争了几十年了还没争出个结果,你不烦我都烦了,再说了,咱们也没几年好活的,你真想把秘密带到棺材里?”

  “我可不想。”

  “那你干嘛还那么多废话?”

  “这不怀疑这小子的能力吗?毕竟咱们都困扰几十年,他一个…”

  “行了,就知道倚老卖老,你在他这年纪还是个木匠学徒,有句话说的好,莫欺少年穷,有志不在年高…”

  “停停停…你有理,你厉害,行了吧?”

  “老东西,是不是又想辩一辩?皮痒了是吧?来,这次咱们赌什么?”

  “你家那罐五十年的女儿红。”

  “果然死性不改,都惦了十几年还惦着我的宝贝,好,我这次就押它,我赌这小伙能替咱们解惑,输了女儿红给你,但我赢了,你把那玩意借我玩几天。”

  “还几天?”

  “不敢?”

  “我会不敢?来,赌就赌,输了不认账是龟娘养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