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97章 197出鞘!

正文_第197章 197出鞘!

  ?

  在场人都迷糊了,邓元央第一个蹙眉:“年轻人,我承认自己眼力有限,对青铜器的了解不深,但商末年间,并没有名为的短…匕首。·”

  “邓先生,确切的说,这并不是匕首,而是匕刃。”杨宁指着的刀口,解释道:“看看它的刃上,是呈反口的背刀,而不是匕首的匀尖。”

  “这个不是重点,我们讨论的问题,是这柄匕…匕刃的来历,你说它叫,可史书上并没有对此有记载,当然,我指的是正史。”邓元央很肯定道。

  “邓先生,看你似乎很着急呀,就不能等年轻人把话说完?”季明春蹙眉。

  “我只是问出了大家的疑惑罢了,季总,你敢说你不想知道?”邓元央有些不高兴。

  “想,可我不会在别人说话的时候,故意去打断别人的思路。”季明春着重在故意两个字加重语气。

  他这么一说,龙先生以及十二个评委都微微皱眉,这让邓元央心底更恼火了,正要开口,龙先生摆手道:“好了,邓先生说得也没错,我们确实很想知道,想必邓先生也是关心则乱,并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龙先生知我心呀。看·”邓元央暗暗拍了记马屁。

  季明春冷着脸,他当然清楚邓元央急着跳出来是因为什么,如今这阵仗搞得太大了,谁也吃不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可谁都清楚,一旦杨宁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,那么这一次的较量,将毫无悬念的让他提前进入下一轮,这也难怪邓元央会坐不住。

  “其实我也很好奇,为什么你一眼就看出它的来历,要知道,对一件青铜器的鉴定,往往要查阅大量的史书资料,甚至许多资料都被官方雪藏着,不会流入到民间。”龙先生问道。

  “也有可能这在当时,以及后世名不经传。”有评委表示。

  “如果名不经传,自然也不会被史书记载,那么我很好奇,为什么别人不知道,偏偏他一眼就认出来了?”也有评委这么说。

  “我想再看一下。”杨宁望向匕刃。

  “可以。”龙先生点头,朝身边几个正在打量的评委道:“给他。”

  杨宁接过匕刃,仔仔细细打量着,他并不紧张,也没有任何的压力,因为他有办法让在场人哑口无言,他这么做,无非是在酝酿。·

  没有人打搅杨宁,任由他这么左看右看,毕竟这青铜器能够再现,杨宁也有一部分的功劳。

  “我觉得不应该是名器,刃上并没有出现铭文。”邓元央忽然道。

  他这么一说,立刻引来一些评委的赞同,铭文是名器的标志,没有铭文,说明铸造者并没有用心去做,就跟寻常制式兵器一样,这种级别即便封存数千年,也只能算是古董,却不足以匹配二字。

  所以,不少评委渐渐对杨宁产生质疑,就连一开始对杨宁挺支持的那三个评委,内心也出现了一些动摇。

  “其实,要证明它是不是,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。”杨宁忽然笑了笑。

  “什么办法?”龙先生无疑是场内最紧张的一个人。

  “那就是…拔!”

  刚说完,杨宁目光一闪,握住刃柄的力量,忽然增大。

  锵!

  四周并不嘈杂,杨宁刚刚那些话,成功将这些人的注意力吸引住了,让他们都屏住呼吸,所以这一道清丽的脆响,钻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。

  “不可思议,太不可思议了,我刚听到什么了?这只有在电影中,才会出现的神兵利器的出鞘声!”不少评委目露震撼。

  即便是龙先生,望向杨宁手中的匕刃,目光也有些发呆,更别说其他人了。

  这是一柄透着寒光的匕首,刀刃与先前截然不同,碧绿且无任何锈渍,没想到尘封三千年,依然崭新得可怕,就像是刚刚被磨砺过似的。

  “你们看,那…那好像…是…铭文?”有眼尖的评委忽然大叫,立刻让众人回过神来,这一刻,每个人望向杨宁手中的匕首,目光都变得异常炽热。

  “给我看看!”

  季明春离杨宁最近,可能情绪有些激动,立刻就要从杨宁手中抢走这柄匕首。

  “季总,小心!”老实说,杨宁真没防备到这一点,眼看着季明春的手就要抓过来,他像是想起什么,立刻将刃柄松开。

  滋…

  这柄匕首顺势落下,在半空中留下一片炫目的绿光,很快,就在旁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,穿透了足足十公分的桌面,仿佛切豆腐一般轻松,没有哪怕一丁点的阻碍,而且发出的声音也异常的小,像是蚊子叫一般,直到刃柄被桌面卡住才停止下坠。

  看到这一幕,不仅是脸色发绿的季明春,就连龙先生等人,一个个也是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“好锋利!”龙先生忍不住赞道:“吹毛断发,削铁如泥,说的应该就是这种吧?”

  这时候,一个评委的手机响了,他赶紧接听,不一会,他放下后,立刻望向杨宁:“小伙子,谢部长让我对你说一声谢谢,同时,也希望你能详细说一下这柄匕刃…匕首的来历。”

  这一刻,没人还会再怀疑这柄匕首是不是名器,配不配得上二字,杨宁抓起刃柄,几乎没阻碍的将拔了起来。

  “我不想解释我为何知晓它叫,这与我师傅有关。”杨宁平静道。

  “行。”

  龙先生点头,在场没人会怀疑杨宁有没有一位师傅,因为这简直是废话,凭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就算从娘胎算起,也不可能自学成才到这份上,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唯一的可能,无非是有名师指导,而且还是手把手的教。

  “还有,我师傅三令五申不准我透露关于他的事,也请各位不要追问。”杨宁又道。

  龙先生面露迟疑,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,相比较这些繁文缛节,他更在乎的是的由来。

  “可以。”龙先生又点了点头。

  “给我们讲讲吧。”吴清微笑道,这一刻,他跟邓元央都知道铁定出局了,光是青铜器就把他们给比下去了,更何况还是一件刻着铭文的名器?

  “藏剑,剑中藏剑,取自潜龙在渊,它的寓意在于用表象麻痹敌人,蓄势待发等待机会,当剑中剑出鞘时,将是它气势最盛之时,同时,也是最危险之时。”杨宁缓缓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