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95章 195三足鼎立

正文_第195章 195三足鼎立

  这个价钱不低了,甚至可以说很高,即便到了拍卖行,也不见得能拍出这个价。·

  吴清跟邓元央原本也想开口,可季明春把价抬到这份上,他们也不好再开口。

  “老实说,如果这真是肖祥子的作品,兴许我还真动心卖了。”龙先生轻轻摇头:“不过这麒麟对印却是肖祥子以及许姓女子的合作,这已经不是钱能衡量的珍藏了,我不会卖的。”

  “那真是太遗憾了。”

  显然,季明春也清楚龙先生不缺钱,而且背景极深,只能作罢。

  “好了,比赛继续,我不打扰你们了。”龙先生说完,就转身走向那三个评委,压低声音道:“待会轮到那小子,记得叫我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三个评委点头,等龙先生带着钟队长离开后,吴清才微微咳了咳,然后将一旁的展开,同时戴上了一副随身携带的白手套。

  “三位,这幅,先不看画,咱们先看这字,落款只有一个戴字,而山水画中,落款有戴字的虽说不少,可既擅喜诗词,又擅长山水画作的,唯有戴启瑞一人。”吴清笑眯眯道。

  这一次,吴清可没把杨宁再当作边缘人,尽管姿态还在,但目光却在杨宁身上停留时间最长,显然杨宁先前两次的表现,引起了他足够的重视。要·

  “戴启瑞,难不成是戴启宗的胞弟?”邓元央恍然道:“当时戴启宗随康王南征北战,立下赫赫战功,后被册封为一等公爵,再进一步,就是异姓王了。我还听说,一些人为了巴结戴启宗,对他的胞弟戴启瑞吹捧有加,而戴启瑞也争气,依靠这身临其境的山水画,在高层圈子里有着极大的名气,就连一些贝勒格格,都要管他叫戴大师。后来,戴启宗战死,康王念其有功,赐戴家免死金牌,同时册封戴启瑞为御用画师。”

  “戴启瑞的作品只局限在上层圈子,在中下层反倒没什么名气,可他的作品质量上乘,绝非吹捧炒作而来,完全靠的是实力,就连雍王、弘王也在陆续登基后,对戴启瑞的作品赞叹不已。”季明春摇头道:“只可惜我对戴启瑞的了解并不多,只知道这些了。”

  “季总太谦虚了,在咱们圈子里,又有几个敢在季总面前说学识渊博的?”吴清笑呵呵的,他的心态跟邓元央差不多,反正季明春已经失去了竞争力,这一点季明春自己也很清楚。

  对于吴清的吹捧,季明春丝毫不在意,他何尝不清楚这两人心里想什么,他望向杨宁,平静道:“小伙子,说说你的看法吧。·”

  杨宁觉得自己之前的表现有些太高调了,尽管对于这幅相当了解,但他还是打算难得糊涂一回,所以摆出副尴尬之色。

  “其实,我是头一遭听到戴启瑞这个名字。”

  季明春不由皱眉,可很快舒展开,他暗骂自己魔障了,试问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实属不易,如果什么都知道,不仅是他,怕就连邓元央以及吴清,都会升起一种几十年都活到狗身上的郁闷。

  “能到这一步,很不容易了,你还年轻,光这一点,你比我们三个都强。”

  季明春笑着拍了拍杨宁肩膀,他对杨宁倒没什么怨念,以他的身份、阅历,如果仅仅因为这种小事就对一个年轻人产生敌意,甚至怀恨在心,那么交到他手上的季家怕早就日薄西山了。

  “那么劳烦估个价吧。”

  吴清暗暗松了口气,可以说,他对杨宁异常重视,毕竟前两次鉴析,杨宁都表现得相当出彩,尤其是对麒麟对印的鉴定,更是让他升起一种面对同龄人的压力。

  “戴启瑞的作品很少流入市场,现存的也都被私人藏家雪藏着,不过只要是古品,它都会有一个价。”季明春淡淡的道:“考虑到季明春画作的观赏性,以及他皇家御用画师的身份,还有三代帝皇的肯定,作品的价值已经不亚于弘帝时期第一才子纪氏的手书,甚至还要高出那么一点,我个人的观点,这幅画,估价在六百万。”

  “六百万?”显然,吴清对于这个估价,并不是很满意,但他没有表露。

  季明春是铁定出局,所以想说什么就什么,可邓元央却要深思熟虑了,说的低了,得罪人不说,评委对他的打分也会低一些,但说得高了,岂不是证明吴清比他有眼光?毕竟,他的定窑瓷,估值也就五百万。

  面色有些犹豫的邓元央,头疼之际看到杨宁后,立刻笑眯眯道:“小伙子,要不你先来吧?”

  吴清跟季明春同时在心底骂了句不要脸,杨宁倒是不介意被当枪杆使,笑道:“我对戴启瑞了解不多,但刚刚季总的那些根据却有板有眼,我对比了一下这些年关于纪氏手书的成交价后,认为季总给出的估值很中肯,我赞同这个估价。”

  关于这幅,系统给出的估值是一百六十八万,依着系统的尿性,现实中的估值确实在六百万这个区间浮动。

  吴清撸了撸下巴处的白须,笑道:“不知邓先生如何看待这幅画?”

  邓元央脸色如常,笑道:“既然季总跟这小伙子都估出六百万的价,我自然随大流了。”

  就在刚刚,邓元央想了很多,他发现,除去季明春,眼下,他跟杨宁、吴清其实是站在同一起跑线的。

  尽管吴清这幅在估值上压了他一下,但刚刚他对定窑瓷的错误估价,却刚好弥补了这一点。而杨宁尽管表现显眼,但对戴启瑞不了解,六百万的估值也是毫无主见的随大流,三个评委必然会扣分。

  所以,形式上,还保持着三足鼎立的势头,那么唯一的成败,就是这下一局了。

  邓元央能想到的,吴清与季明春自然也能想到,只不过季明春已经算提前出局,所以没太在意,而吴清暗中跟邓元央交换了一个眼神,用意很明显,成败将在这一局盖棺定论。

  “这玩意…短刃…不对,匕首?”

  当杨宁拣起那柄满是锈渍的匕刃时,不同于吴清跟邓元央的谋而后动,季明春是第一个凑来的,毕竟提前出局,所以没压力,也不必死脑细胞谋算成败。

  “稍等一下。”杨宁正要开口,评委席却传来叫停声。

  杨宁疑惑的望去,其中一个评委道:“等龙先生来了再开始。”

  不一会,龙先生出现了,他瞄了眼桌面上那柄满是锈渍的匕刃,暗暗蹙眉,随后坐了下来。

  “开始吧。”先前叫停的评委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