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92章 192天鸿英寿

正文_第192章 192天鸿英寿

  吴清一脸高深莫测,看不出心里怎么想,而季明春则微微皱眉,手指不时敲打着桌面,好一会才道:“在四年前,苏富比拍卖了两件定窑瓷,其中一件也是宋时的,当时拍卖价折算成华夏币,大概在八百万左右。·经过四年,国内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藏家,每个都出手阔绰,定窑瓷的价格也居高不上,我觉得,以每年百分之十的增幅,如今市面上大致在一千三百万。”

  季明春望着眼前这件三足炉型的定窑瓷,缓缓道:“不过这件的制作工艺跟那件有些许差别,我给一个中庸点的估价,一千万整数。吴老,您怎么看?”

  吴清眯着眼,轻轻晃了晃下巴,缓缓道:“这个价格倒是符合我心里的标准。”

  邓元央面色如常,正要说一些客套话,但想起什么,望向杨宁:“小伙子,你呢?”

  “吴老跟季总都说了,还要我说吗?”杨宁显得有些迟疑。

  “说说也无妨。”邓元央显得很客气,一副点拨年轻人的样子。

  “那我真说了呀,说的不对,三位叔伯可别笑话我。”

  杨宁一副很腼腆的样子,吴清跟季明春微微点头,一副长辈看晚辈的架势,邓元央更是大手一摆:“没事,尽管说。”

  “其实,这个定窑瓷,在我看来也就值个四百五十万,最多五百万,这中间有个五十万的浮动吧。”

  杨宁刚说完,场内的气氛就骤然一变,吴清跟季明春脸色有些不好看,反观邓元央,更是有些恼火,正要发作,忽然想起什么,脸色猛地一变,立刻笑了起来:“果然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呀。·”说完,还朝吴清跟季明春笑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真了不得,吴老、季总,咱们不服老都不行呀。”

  吴清跟季明春显然没想到邓元央不但没生气,反而当面夸赞起杨宁来,不由得微微皱眉,两人都是人精,稍一琢磨,脸色同样一变,正要开口,但邓元央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似的,立刻笑了起来。

  “小伙子,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,事实上,这件定窑瓷在我看来,确实也就五百万上下,毕竟成交价是成交价,并非成本,因为那里面抛开利润那部分,还掺杂着人工、宣传、安保等费用,以及一些哄抬造成的虚高。事实上,这些是不能算进古品估价里的,毕竟我们是鉴估师,不是买家,我们要清楚一件古品的真实价格,才能替公司牟利。”

  说完,邓元央笑眯眯望向吴清跟季明春:“吴老、季总,像咱们这样,从事鉴估这行时间久了,总会养成一些职业陋习,这习惯可不好,得及时纠正呀,不然哪天可就赔本赚吆喝了”

  “是呀…是呀…”

  吴清跟季明春干笑着应了声,但肚子里都快把邓元央全族女性问候了一遍,尽管表面上神色没太大变化,但目光深处,恨不得将邓元央活活咬死。·

  看到三个评委若有所思在纸上写写画画,吴清跟季明春脸色更不好看了,他们知道,就因为自己犯了一个不该犯的常识性错误,很可能被扣了不少分。毕竟这次是淘汰赛,同桌其他三人都是敌人,邓元央抓住了一次机会,狠狠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“下面,就请季总跟我们说说吧。”邓元央笑呵呵的。

  季明春暗暗咬牙,先是拣起他挑选的麒麟对印,然后道:“这是一对麒麟青铜印,主要是镇宅之用,这对印看似只是一件寻常古品,但事实上却大有文章,出自名家之手。”

  季明春像是忘记了先前不愉快的经历,显得有些兴奋,也不知从哪弄来一块红泥,将麒麟对印压在红泥上,接着问服务生要了一张纸,直接盖在纸上。

  “天鸿…英寿…”

  “天鸿英寿?”

  看着纸上分别印出来的四个字,吴清跟邓元央先是呐呐自语,可很快,两人都露出惊异之色,吴清更是罕见的激动起来:“竟然是天鸿英寿,莫非是肖祥子的作品?”

  “这好像不是肖祥子的作品。”

  季明春正兴奋的要答,杨宁的声音忽然响起,尽管说的很小声,但还是被在场人听到了,这让原本有些热络的气氛又骤然一变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季明春脸上出现愠怒:“年轻人,你难道不知道,若是我这件古品真是肖祥子的作品,那么你就要被淘汰出局。”

  杨宁脸色一苦,他刚才完全是下意识开的口,而且说的很小声,跟自言自语差不多,却没想到还是被这几人听见了。

  “你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季明春沉声道。

  “没有。”杨宁尴尬的笑了笑。

  季明春也不想跟一个毛头小子计较,传出去,影响也不好,毕竟他身份摆在那,所以用鼻子重重的哼了哼,就不再搭理杨宁。

  杨宁正暗暗松口气,忽然,评委席传来声音:“我不管你们怎么想,但既然出现质疑,就要进行鉴辨,这是大赛的规定。”

  季明春眼睛微微眯起,他发现无论是吴清,还是邓元央,都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,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,这显然是抱着隔山观虎斗的心思,只不过,季明春可不认为杨宁是虎,顶多是比狗强一点的狼罢了。

  “年轻人,既然这是大赛规定,那咱们就比比吧,这人呀,终究要为自己一时的冲动负责。”季明春漠然道。

  “既然是规定,那我就说了。”

  杨宁将麒麟对印揣在手里打量好一会,这才道:“看来我真的没有看错,请问季伯伯,这写着英寿二字的是左印,还是右印?”说着,就将右手的麒麟青铜印推了过去。

  “这印哪还分左分右呀,这不…”

  季明春忽然闭嘴,他的脸上浮起一丝慌乱,似乎这才想起,这不是寻常印,而是镇宅用的对印,就跟门前的石狮子一样,左右各一只,如果位置对调,那么看上去,就会相当的违和。

  季明春猛地抓起杨宁推到身前的麒麟青铜印,当看到印下雕琢的字后,不由松了口气:“左印,没错呀,那时候的书写方式是从右往左,年轻人,没错吧?”

  “这倒没错,季伯伯,我多嘴问一句,肖祥子的那个年代,镇宅用的字也是从右往左吗?”

  杨宁刚说完,不仅是季明春,就连闭目养神的吴清跟邓元央,以及三个评委,都露出惊诧跟若有所思之色。

  足足过了好一会,吴清才抓起桌面上另一个刻着‘天鸿’二字的麒麟青铜印,皱眉道:“假的?不对呀,这锈渍…还有这雕工,不可能呀…”

  到了这一刻,连吴清都不敢肯定这麒麟对印的真伪,显得有些迷茫,就更别提早已额头冒汗的季明春了,如果真是赝品,那么他不但要被淘汰出局,而且今天这事,恐怕还可能传出去。

  “不是假的,确实是古品,而且我认为,这麒麟对印的价值,还在邓伯伯的定窑瓷之上。”

  杨宁的话听在季明春耳朵里,就放佛天籁一般,可吴清跟邓元央却显得很诧异,邓元央更是皱眉道:“年轻人,你刚不是说,这并不是肖祥子的作品?”

  “对呀,我只是说这并非出自肖祥子的手笔,可我没说它是赝品,或者不值钱呀。”杨宁理所当然的话,呛得邓元央哑口无言。

  “那你就说说吧,我们等着听你高见。”

  短暂的沉默后,评委席又传出一个声音,杨宁不由回头,只见龙先生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这片区域,正望着他,目光有些耐人寻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