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91章 191敲定

正文_第191章 191敲定

  这时候,不少人都露出嫉妒之色,因为他们觉得,杨宁年纪小,尽管连续获得两次第一名,但他们还是将其归功于运气成分,所以单方面认为,杨宁即便有实力,但在第四组,也是末流。·

  “吴清!”

  “季明春!”

  “杨宁!”

  “邓元央!”

  一个是燕子坞首席鉴定师,只比混江龙文海晚出道那么几年,成名已久,绝对的老一辈。至于季明春,来头极大,据说是某大财团的真正掌舵人,更是与名震海内外的洪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至于在古玩鉴赏上,几乎与李易君齐名,两人也是忘年之交,时常秉烛夜游、促膝长谈。

  至于邓元央,尽管很滑稽的获得了一个斗技楼第二层的第一名,但没人敢嘲笑他,因为谁都知道,邓元央是真正有学识、有能力的大师傅,被称之为最有希望扛起西北古玩界大旗的领袖!

  而杨宁,无疑是这个组内最不起眼的人,虽说两次第一名让大家收起了轻视,但却不会过多重视,只能被认为是垫脚石罢了。

  杨宁摸了摸鼻子,尽管大家都含蓄的没有说出来,可他还是能感受到这种气氛,只是垫脚石吗?

  杨宁暗暗一笑,没有立刻卷进吴清、季明春与邓元央的三足鼎立中,而是在·

  在服务生的引领下,几人分别被带进各自的比赛区域,各个区域是相对独立的,其他组的人看不见,也听不到。而十二名评委,也被分成四个组,每组三个人,随同进入。

  当杨宁走进比赛区域,惊讶的发现,四周竟然摆放着不下于五百件物品,展开,发现其中不少还是真品,就连一些不是真品的物件,也是近代的高仿作,甚至有一些仿品还透着绿光,这说明,这些物件虽说是仿品,但同样也是古品!

  这种了然于胸的感觉,让杨宁一点压力都没有,尽管在这些人面前,他是晚辈,甚至可以算是初出茅庐的菜鸟,但凭借着至尊系统,却拥有跟这些人分庭抗礼、甚至藐视众人的资本!

  反观吴清、季明春跟邓元央,就没杨宁这种闲情逸致了,一个个就跟防贼似的,连去拣选古物,都会小心翼翼观察其他人的举动,当然了,杨宁依旧被忽视,他们也就偶尔朝他望一眼,就不再多看。

  “没想到,竟然还有这玩意?”杨宁拣起地上一柄满是锈渍的匕刃,面露惊愕。·

  “就它吧。”

  杨宁嘀咕一声,由于区域很安静,所以其他人也都听到他的话,吴清、季明春、邓元央立刻望了过来,眼中先是闪过一缕惊诧,随后蹙眉,脸上有迟疑,也有凝重,但最后却是直接无视。

  很明显,他们从这柄满是锈渍的匕刃,看不出太多的猫腻,所以不再多看,单纯的认为,这匕刃没有过人之处。

  “你选它?”三个评委不由蹙眉,随后点头道:“放在这吧,去一旁等候,不要影响到其他参赛者。”

  杨宁将匕刃放好,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而那三个评委也悄声交流着。

  “这匕首谁送来的?”

  “我记得这匕首不是谢部长请左大师鉴定的吗?怎么弄到这了?”

  “可能是工作人员搞混淆了,算了,等鉴定完了再给谢部长送回去,先让他们几个看看,也免得劳烦左大师。”

  “不错不错,就这样。”

  相比较杨宁的‘草草了事’,吴清、季明春、邓元央都显得异常仔细,瞧一瞧这个,又瞅一瞅那个,不时轻轻敲打,或者用随身携带的手电筒,对着一些瓶瓶罐罐照个不停,搞得三个评委都有些犯困,不时打着哈哈。

  “我选它。”

  邓元央是第二个敲定下来的,杨宁第一时间用探查,发现邓元央敲定的是一件真品,而且还是三足炉型的定窑白瓷,有近千年的历史,系统给出了一百二十万的估值。

  三个评委看到这件定窑白瓷后,朝邓元央露出一个赞赏的目光,显然,他们都清楚这件定窑白瓷。

  又等了半个小时,季明春也敲定好了,是有些锈渍的麒麟对印,而且还颇有来历,从系统那得来的信息,杨宁清楚这麒麟对印有着近四百年的历史,估值一百四十多万,比那件定窑白瓷稍高。

  “竟然挑了它?”

  三个评委都露出耐人寻味之色,其中两个还朝另一个挤眉弄眼,而且还偷偷交流着,杨宁如今的听觉极强,自然也捕捉到他们的窃窃私语,听了几下就露出哑然之色,因为这麒麟对印,竟然是那个评委的私藏。

  吴清在二十分钟后才最终敲定下来,是一幅画,名为。看上去,吴清是信心十足,对于邓元央与季明春投来的目光,也是礼节性的微笑点头,然后就将这幅递给三个评委。

  “既然都敲定好了,那么,邓元央,先从你开始吧。”其中一个评委淡淡的道。

  “我?”

  邓元央一愣,不过很快恢复过来,笑着拣起他那件定窑白瓷,并且平摆在桌面上。

  眼下,杨宁、邓元央、季明春以及吴清,四个人都坐在椅子上围成一圈,就跟打麻将一样,邓元央指着放在桌子中间的定窑白瓷,缓缓道:“根据我的推断,这是一件宋时定窑瓷,你们看它胎质薄轻,胎色白中透着微黄,相当坚致,不太透明,釉呈米色,施釉极薄,可以见胎,尤其流釉呈条状,宛如垂泪,所以推断这是宋时定窑。”

  “定窑瓷?”吴清跟季明春有些不敢相信,立刻探出头,开始仔细打量,季明春更是取出放大镜,对着定窑瓷的表面进行检查。

  好一会,季明春放下放大镜,摘下手套,淡淡道:“邓先生慧眼识珠,没想到竟能在这么多古品中挑中定窑瓷,佩服,佩服。”

  吴清也抽回目光,他眼中闪过一缕精芒,轻笑道:“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,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起呀,注定我们这些老人家要死在前滩上了。”

  季明春跟邓元央嘴角都不易察觉的抽了抽,暗暗骂了句老不死的家伙。

  “劳烦三位帮估个价。”

  无疑,杨宁只是个添头,因为邓元央看都没看他,目光只是在季明春跟吴清之间游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