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86章 186斗技楼!

正文_第186章 186斗技楼!

  第186章186斗技楼!

  在杨宁之前,也有好几个人朝箱子投放了纸,这些人都一脸笃定,显得信心十足,不过杨宁却暗暗摇头,他凭着的探查距离,早就注意到这几个人作为鉴定素材的古品确实有价值,但要论到数一数二,还是有一段距离,也就是说,他们会被淘汰。

  “咦?”杨宁愕然,他发现好几个人正以作为鉴定素材,写的那些信息,大体跟他刚刚说的差不多,不由暗笑。

  坦白说,这幅虽说是仿品,但其本身的价值可不低,光是系统就给出了八十多万的估值,如果弄到拍卖行,加上一些不要脸的宣传造势,拍出几百万也是大有可能的。只不过,光是这些想要进入复赛,太难。

  当然,也有几个人引起了杨宁的注意,他们作为鉴定素材的古品,不但是高绿的优异品质,而且系统给出的估值也相当高,最差的也在一百多万。而且,这几件古品都是冷门品,关注的人并不多,这足以说明他们眼界极高,拥有深厚的功底。

  让杨宁意外的是周炎跟燕南春,两人依然没有取出笔纸,还在各个区域游荡着。过了十来分钟,两人才敲定了鉴定素材,杨宁仅仅是看了眼,就内心一凛,燕南春选了一尊的铜像,而周炎则是挑了一件青花瓷,这两样,系统都给出了高达三百万以上的估值,是场内为数不多的几件精品。

  “时间到,请公证人以及相关评委上台。”

  随着广播声响起,十几个人陆陆续续从二楼走下,他们神色肃穆,坐在评委席后,就有专人打开封闭的箱子,将里面几十张纸全部堆好后,交到公证人手里。

  公证人清点了纸张数量,核实正确后,这才将手中的这些纸张移交给一旁的十二个评委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不少人都捏着把汗,但也有一些人信心十足,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。倒是燕南春始终盯着周炎,一副咱们走着瞧的架势,但可惜的是,周炎似乎压根没将燕南春的‘挑衅’放在心上,只是平静的看着评委席。

  “陈乐,淘汰!”

  “张锋,淘汰!”

  “周倥,淘汰!”

  ……

  但凡被点到名字,这些人的脸色就变得异常的难看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第一轮就被淘汰了,更有人吼道:“不可能,我承认自己选的素材价值不算最高,但那幅也是李一宗大师生前为数不多的佳作,怎么可能被淘汰?”

  “你对这十二位评委的裁定有意见吗?”公证人冷冷道。

  “不敢,但历届的第一轮考核,只要不是太差劲,一般都能通过,为何这一届这么难?这都淘汰二十多人了!”这人不甘心道。

  “哼!别忘记自己是怎么进复赛的,同样的,因为这个原因,这一届的参赛人数也比往届多得多,稍微增加考核的难度,是组委会定下的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”公证人依旧冷冰冰的,“如果有意见,可以通过书面的形势跟组委会反映,但现在,请你们这些被淘汰的选手离开现场。”

  说完,公证人望了眼不远处的安保人员:“钟队长,将这些人先带到休息室,等今天比赛结束后,再统一安排离开。”

  尽管不甘心,但这些被淘汰的人却没敢再大呼小叫,他们很清楚得罪公证人的下场是什么。

  “严格点好,省得一些滥竽充数的人混进来。”有人暗暗冷笑。

  “走的人多了,咱们机会才大。”

  “话不是这么说,谁敢保证咱们不会被淘汰?”

  “这倒也是,不过就算被淘汰,也还能参加另一场大赛嘛,取得名次,同样飞黄腾达。”

  杨宁竖起耳朵听了听,好奇的望向周炎:“周叔叔,怎么还有比赛?”

  “你不知道?”周炎愕然:“孟老师没跟你提过吗?”

  杨宁脸色有些难看,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几个老家伙给糊弄了,然后稀里糊涂的就跑这来了。

  “没有。”杨宁摇头。

  周炎若有所思的打量杨宁,好一会才道:“事实上我一开始也很奇怪,为什么林氏要替你报这场比赛。”

  “啊?”杨宁彻底糊涂了。

  “不过,跟你接触下来,我倒是明白了孟老师的用意,你确实有来这的实力。”

  周炎忽然脸色一变,严肃道:“你应该听说过,鉴估大赛的名次,往往能排到五百之后,是吧?”

  杨宁也是机灵人,被周炎提醒后,脸色就更难看了,“难道我参加的不是那个鉴估大赛?”

  “都是鉴估大赛,不过外面那场是没有门槛的,而咱们这场,却有着参赛要求。当然,严格来讲,咱们这场才是真正的鉴估大赛,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面对越来越多的参赛者,鉴估大赛就弄出了两套比赛方式,一种面向大众,另一种,就是眼下咱们这种比赛。”周炎解释道。

  “小子,我跟你说,这可不是简单的鉴估大赛,这个地方有另一个名字,叫斗技楼,也有人称为登天楼,一步一登天。”

  这时候,燕南春也插话了,他抬头望着天花板,目光露出憧憬:“我这次来参赛,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正名,同样的,也要问鼎自始自终都没有参赛者踏入过的顶楼!”

  斗技楼?

  登天楼?

  怎么听起来,像是某种竞技场似的?还没人登上过顶楼?

  杨宁惊讶了,问道:“那么参加这个比赛有什么意义,就是为了获得第一名,然后扬名立万?”

  当杨宁问出这个问题后,就有些想扇自己嘴了,因为他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。

  果然,有人嘲笑道:“以南周北燕的名望,还需要依靠鉴估大赛出名吗?”

  “记住,是北燕南周。”燕南春很不爽的纠正。

  周炎笑着拍了拍杨宁肩膀,指着场内几个老神在在的人道:“你看那位,是燕子坞首席鉴定师吴清老先生,那位是京城龙腾拍卖行的首席鉴估师、拍卖师徐瑞先生,还有那位,李易君,是古玩协会副会长,正要竞选下一任的协会主席,还有……”

  随着周炎的介绍,杨宁发现这些人都是挑了场内那些佳品的参赛者,而且来头各个不小,许多更是具备极大的名望,并不逊色南周北燕二人,甚至有几个,就连周炎跟燕南春,都要一口一个老师的称呼着。

  这一下,杨宁终于意识到,他参加的这场鉴估大赛,似乎跟林曼萱当初提到的不太一样。可是不论他怎么问,周炎、燕南春等人,都没透露获胜后,会获得怎样的奖品。不过,周炎却很严肃的跟杨宁提起一件事。

  “记住,一旦通过二楼,那么就必须面临选择,要么离开,要么继续往上。”

  周炎刚说完,一旁的燕南春就立刻开口道:“没错,第二层是一个分水岭,要么离开,要么继续往上。”

  “还有刚通过二楼就直接离开的?”杨宁愕然。

  “有!”

  燕南春跟周炎异口同声,随即两人相视一眼,这才道:“因为十年前,我们两人都选择了在通过第二层后,离开了这栋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