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85章 185初露锋芒!

正文_第185章 185初露锋芒!

  事实上,被人一而再再而三轻视,杨宁也有些恼火了,他觉得任何的说辞都远不如实力更容易震慑这些人,为了耳根子清净,杨宁决定高调看·

  “这幅是罗门红晚年为数不多的几幅佳作之一,罗门红在那年中秋时节受邀参加两江总督举办的宴会时,曾当场作画,并以贺礼的形式赠予两江总督,而昔年皇朝第一才子、礼部尚书崔明羽,也在上题诗。”

  杨宁瞄了眼画上边沿处的一首诗,缓缓道:“我曾看过崔明羽的一些现存手稿,他的笔锋苍劲有力,隐隐透出一股志比鸿鹄的磅礴大气。而这幅画上的笔迹,却给人一种谁与争锋的压迫感,这与崔明羽的性格截然不同,所以我肯定,这幅画是一件仿品。”

  仿品?

  不少人发出惊呼,杨宁这些有理有据的言辞,就算有心找茬也无从下手,他们望向杨宁的目光少了一些轻视,多了一些凝重。

  这绝不是半桶水,更不是跑来打酱油的,林氏这次并没有放弃,也不是来闹笑话的,而是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伙子,确实有两把刷子。至少,他们看了好一会,一时间也不敢断定这幅画的真伪,甚至不少人也是头一次听说上的诗句,竟然是一个叫崔明羽的人题上去的。·

  这一刻,不少人都对杨宁生出戒备,这绝对是一个值得警惕的潜在对手。

  啪…啪…

  “说的很精彩。”周炎拍着手。

  “周大师,这幅画真是赝品?”有人问道。

  “赝品?”周炎有些似笑非笑,没有作答,又把皮球踢给杨宁,“还是让这位年轻人继续说下去吧。”

  不少人望了过来,杨宁沉默片刻,又道:“确切的说,这幅是一幅仿品,但同样的,也是一件古品。如果我没看错,这幅画出自禄亲王的手笔。记得最终是由崔明羽作为寿礼转赠给禄亲王,而禄王府有一年后堂失火,真迹被焚毁大半,禄亲王根据记忆,仿摹了一幅,也就是眼下这一幅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又道:“历史上的禄亲王雄韬武略,是真正的枭雄人物,世人只知他是当年的反王之一,看到他金戈铁马的一面,却不知他也是一位对山水寄情的文人墨客,文武双全,死后被雍王冠以国士无双。由于一些政治上的原因,雍王对禄亲王做了淡化处理,史官对其记载也不多,但无法否认,禄亲王每一部作品,都具备极高的收藏、历史考究价值。·”

  杨宁死死盯着这幅,面露奇光:“真没想到,这里能发现一部禄亲王的作品,而且还是仿作,如果不翻出这段历史,说这幅是真品也不为过,毕竟当年禄亲王做好后,还曾请罗门红来府,希望对方能润润笔,但罗门红在看到这幅画却拒绝了,只说了一句,王爷此画浑然天成,少一墨缺乏神韵,多一墨蛇足之嫌,远超吾。”

  那些人都听呆了,因为这段历史,在场人压根就没听过,甚至对于禄亲王这人,也是头一遭知道。他们也产生过怀疑,认为杨宁在胡说八道,可看到周炎一脸震撼、惊喜、赞赏、感慨的神色后,他们脸色更凝重了,望向杨宁的目光,变得更忌惮了。

  “不错,相当不错。”燕南春拨开人群走了过来,深深的望了眼杨宁,“小子,你师承何处,竟然知晓禄亲王,还知道这段几乎被掩盖的历史?”

  见杨宁疑惑,燕南春深吸一口气,说出一句让在场人都惊讶的话,“算代的话,我的师傅正是这位禄亲王的后人,所以对于禄亲王的生平,我也知道一些。”

  禄亲王的后人?

  这岂不是说,是爱氏的后人,有皇族血统?

  很多人也是头一次听说北燕的师承,一时间肃然起敬,想想也是,也只有那些老京城调教出来的徒弟,才能拥有这等学识。

  这幅尽管是仿品,但由于其另一段更值得津津乐道的历史,瞬间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,同样的,更多人也听说了杨宁,还知道他就是林氏这一次派来的参赛选手,尽管年纪不大,但学富五车,说不准就是哪个老前辈亲手调教的关门弟子。

  像这种人,不能以年龄来判断,因为说不准人家经手的古玩杂烩,要比其他人还多得多。

  同样的,没人再敢说林氏这一次是侥幸进入复赛,更不敢说林氏是来搞笑话的,那些曾出言嘲讽杨宁的人,也都一个个闭嘴了。

  杨宁很满意这种效果,虽说高调了一些,与他平日里的性格不符,但起码耳根子也清静不少,最起码不再遭人冷眼嘲讽。

  发现物品:

  品质:优异

  评估:收藏品,为甄玉贤的代表作品,甄玉贤的诗、书、画世称“三绝”,擅画兰竹,他的一生画竹最多,其次是兰、石,但也画松画菊。中的竹自姿致疏落,顾盼有情,石则拔地直耸,瘦硬秀拔,笔致灵动疏爽,竹浓石淡,浓淡辉映,妙趣横生。题画行款独具特色,大小、正斜、疏密、浓淡灵巧有致地排列起来,使诗书画和谐地融在一起,增强构图的形式美,并通过题跋,表露出自己的思想及创作动机,是甄玉贤晚年的精品佳作。收藏品,具有一定的升值空间,估值为5687253华夏币。

  站在前,杨宁目露奇光,无疑,这幅画是场内最具价值的作品,眼下距离入场时,已经过了两个小时,不少人都开始在角落边休息,而前还是聚了一些人,杨宁正打算上前再看看,这时候,却听到广播传来声音。

  “请各位参赛者取出随身纸笔,然后写出场中最具价值的一件古品,要求写出该作品的来历,鉴定的根据、评估的价值以及评估的根据,时间为半小时。半小时后,未完成者,将被淘汰。”

  “奇怪了,这次题目怎么改了?”

  包括周炎在内,不少人都露出疑惑不解之色,但他们还是从兜里掏出纸笔,入场前,相关的工作人员就将纸笔发放给参赛者,杨宁也没多想,他这次可谓是就地取材,将眼前这幅的来历、评估、依据,详细的写在纸上。

  拥有系统评估的信息,再加上这半个月来的恶补,杨宁很轻松的就写了一千多字,在众目睽睽下,将写完的纸扔进密封的箱子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