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84章 184南周北燕

正文_第184章 184南周北燕

  “真没想到,这一届竟然有八十四个人。·”

  等所有参加复赛的选手进场后,负责监督工作的部长微微摇头,相比较历届,这次竟然翻了一倍多。

  另一个监察主任也是神色难看,哼道:“全怪那暗中搅风搅雨的人添乱,惹得其他参赛选手也有样学样。”

  “行了,既然上面都默许了,那咱们就别再讨论了,免得被人说闲话。”

  最后一个主管也摇头,看了眼监控视频,又道:“咱们的工作就是要严格把关,保证大赛公平、公正这条底线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

  那部长跟监察主任点头,随后目光炯炯盯着面前这十几台不同角度的监控视频。

  会场内,杨宁好奇的打量着第一层,发现这里的格局跟君子斋差不多,但占地面积要比君子斋宽不少,而且摆设也更多,每个区域都放满着各式各样的古玩杂烩。

  杨宁还注意到,不少人一进来,就直奔各个区域,开始审视着这些摆放着的古玩。而且,没有任何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都是各自为政,对于隔得较近的人,目光中还出现了警惕防备。

  杨宁心里一动,暗暗有了猜测,正打算去书画区转转,耳边却传来·

  “我说小伙子,听说你是这次林氏指派的参赛者?冒昧问一句,师承何处?”

  杨宁转过身,只见一个穿着唐装的男人正笑呵呵望着他,目光中带着好奇。

  附近也有人听到了,望向杨宁的目光透着轻视、不屑,对于这些人,杨宁丝毫不在意,他看得出这个唐装男人挺和善的,就道:“以前倒是跟过几个师傅,最长的有两年。”

  杨宁本打算胡编过去,却没想到他这么一开口,四周立刻有人起哄,望向杨宁的目光更轻视了。

  “哦,这样呀。”唐装男人笑了笑,又道:“看见那些人没有?”说完,他指了指那些零零散散进入各个区域的参赛者。

  “看见了。”杨宁点头。

  “事实上,历届复赛的考题都不一样,但主旨是不会变的,那就是鉴估。”唐装男人缓缓道:“所谓鉴估,自然是鉴定跟评估,就说这鉴定,不但要鉴识物品的真伪,还要鉴识出该物品的年份、来历等,越详细,所得到的分数就越高。至于评估,就是该物的价值,这个价值包括商业跟收藏两种。”

  顿了顿,唐装男人又道:“像那些人,就是要提前去各个区域,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能识别的古品全部记在心里,因为没有人知道待会抽中哪个区域的考题,又是哪一样的古品,所以越早探查越有利。你要记住一点,在越短的时间内,鉴别出越多的古品,那么你就越有机会进入下一轮。”

  唐装男人说完,抬手指了指天花板。

  “谢谢先生指教,还没请问先生是…”

  杨宁话没说完,就有人嘲讽道:“小伙子,怎么连周大师都不认识,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?能进来这的,谁不知道这位就是南周北燕,号称金秤砣的周炎师傅?”

  南周北燕?

  金秤砣?

  “都是圈内的朋友们谬赞,当不得真,我也有很多地方需要跟各位学习。”周炎笑着摆了摆手。

  “周师傅太谦虚了,大家都知道,你有很大的机会摘得桂冠。”

  “是呀,周师傅,以后还得多仰仗你。”

  “周师傅,有机会咱们一块品茗论鉴。”

  很快,四周越来越多的恭维声响起,搞得周炎挺狼狈的,看得出来,周炎并不适应这种阿谀奉承,只能不断陪着笑。

  “好笑,怎么着,周大才子也开始捣鼓这些虚名了?”

  忽然,一道冷哼响起,杨宁望去,是一个颇有气质的中年人,他穿着一身休闲装,望向周炎的目光透着些许敌视。

  “是北燕,燕南春!”

  “是他!”

  “原来是燕南春!”

  “没想到,这次南周北燕一块来了,听说燕南春一直视周炎为生平劲敌,还多次公开要挑战,不过周炎屡屡拒绝,让他相当恼火。”

  “我也听说了,我还听说这次北燕之所以参加鉴估大赛,就是因为知道周师傅会来。”

  “按理说,周师傅不该来的呀?”

  “你可能忘记了,距离那一次,已经过去十年了。”

  “你这么说,我忽然想起来了,还真是呀,一晃眼,都十年了…”

  对于这些人的话,杨宁一字不漏听进耳朵里,对于这南周北燕,他也是第一次听说。

  “小伙子,我刚见你似乎要去书画区,要不一块吧?”显然,对于燕南春,周炎也有些头疼,拉着杨宁就打算避开这人。

  燕南春哼了哼,也跟随着进了书画区,边走边嘀咕:“我看你周炎能忍到什么时候,只要这一次我比你爬得高,走得远,那么你就是输了!以后嘛,就再也没有南周,只有北燕!”

  “这什么人嘛,沽名钓誉都到这份上了?”杨宁不禁腹诽。

  周炎似乎也看出杨宁的想法,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这位燕师傅也是性情中人,就是对名看得有些重,浑然忘了鉴赏古玩是一种情调,是一种传承修养,而不是跟人赌斗的工具。”

  “少在那说些有的没的。”显然,燕南春一直盯着周炎,哼道:“不管你愿不愿意,这次都是咱俩的比赛,既然进来了,就由不得你,你也没有选择,因为你我都以参赛者的身份出现,这本身就代表着竞争、角逐。”

  周炎像是没听到似的,拉着杨宁就去了一处人少的书画前。燕南春似乎也没忘记来这的目的,没有跟着过来,而是去了另一处。

  “周师傅,你觉得这书画是否是罗门红的真迹?”有人问道。

  周炎没有作答,只是望着杨宁,笑道:“小伙子,你看出什么了?”

  “看出了一点。”

  “那给我们说说,怎么样?”周炎又道。

  “周师傅,别开玩笑了,这小子懂什么?”

  “就是,大人说话,小孩子就应该在一旁虚心听教。”

  “就算从娘胎算起,这小子估计也没学几天,还是周师傅来说吧。”

  周炎丝毫不理会这些人的七嘴八舌,依然笑眯眯的:“有没有信心?”

  “我试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