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81章 181黄牛票贩子

正文_第181章 181黄牛票贩子

  “下·”

  傍晚时候,中心区域的那栋楼,摆放着二十几桌鉴定台,那里有大量的工作人员正在对各种各样的古品进行鉴定。

  几家欢喜几家愁,不时有人爆出喜悦的尖叫,但更多的却是垂头丧气,还大声质问现场的工作人员,为什么他买了这么多古品,却没有获得复赛资格。

  可惜,工作人员冷冷的回应让他们不忿的同时,也是怒到了极点,一个个杵在这里,似乎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,来进行无声的抗议。可随着组委会的代表向他们传达一条信息后,他们立刻不敢闹了。

  很简单,如果继续再胡闹,无视大赛的秩序,将永久被剔除在大赛,终身不得再参加,并且要追责参赛人背后的赞助公司,严重者还要进行内部裁定,然后公开批评。

  像这些人,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企业赞助,这些企业自然不敢因小失大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让这些人离开现场。

  等轮到杨宁时,孟建林问了句:“小子,有信心吗?”

  不仅是他,连林曼萱、林紫晴、陆国勋等人,都一脸关心,毕竟看到那么多人从踌躇满志到唉声叹气,可以说他们都快麻木了,就算对杨宁信心十足,也开始变得患得患失起来。

  “放心。”杨宁笑着点头,然后走到鉴定人员身前,顺势从包里掏出一块看起来很普通的玉佩。·

  四周爆发出一些嘲笑,显然他们也认出这就是代表林氏参赛的那个年轻小伙子,不少人还出言讥讽。

  “这小伙子是林氏请来的师傅?这才几岁呀?”

  “这也配称师傅?别逗了,这小子如果都能算师傅,我可以称自己大师了。”

  “小伙子,下去吧,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。”

  “林氏有毛病吧,找个这种年纪的来充数?”

  “如今林氏拍卖行是日薄西山了,就算有心参加鉴估大赛,也没能力请大师傅,只能派个小鬼头来走个过场。”

  “也对,只是走过场的,大家也别起哄了。”

  杨宁摸了摸鼻子,对于四周这些人的言行举止一点都不在意,他甩了甩手中的玉佩,随后递了过去:“给,请帮鉴定一下。”

  负责鉴定的工作人员目光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,接过玉佩后,有些懒散的掏出蓝光手电筒,对着这块玉佩照了照。

  很快,他的目光闪过一缕惊讶,不由得抬头看了眼杨宁,然后将玉佩放入一旁的脸盆里。杨宁注意到,这脸盆盛放的液体透着淡淡的绿光,显然是一种不明化学物。

  仅仅过了二十秒,那块浅绿玉佩的表皮上,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呈现淡淡的浅红色泽。

  “通过!林氏拍卖行,获得复赛资格。”

  这名工作人员望向杨宁的目光,已经没有一开始的嘲讽,不过他心底认为,杨宁能获得这块玉佩,应该是林氏里面养着的几个老鬼物色到的,他将林氏这一次通过复赛,归根于运气好。·

  随着他的宣告传出,四周原本抱着看戏心态的人全部脸色微变,更有人露出难以置信之色,一个个望向林紫晴、孟建林的目光,都透着一股你们运气真好的异样情绪。当然,他们跟这工作人员一样,并不认为这是杨宁物色到的,而是孟建林、老冯、老徐。

  “通过了!”

  “好!很好!”

  “这小子,真是让人省心。”

  听到这个结果,孟建林哈哈大笑,老冯更是拍手叫好,就连脸色肃然的老徐,都难得的露出如释重负的模样。

  林曼萱跟林紫晴相视一笑,她们对杨宁还是很有信心的,虽说跟杨宁接触的时间不长,但以往的那些经历依旧历历在目。

  “过了,过了。”

  杨芷薇拍着小手,显得很激动,而宁国晟跟宁国轩,也都露出喜悦之色。

  陆国勋隔着老远,一脸古怪的望着那块玉佩,皱眉道:“这玉佩怎么看着挺眼熟的?”

  他这么一说,孟建林跟老冯等人也都蹙眉,很快,几人相视一眼,均露出惊讶与不确定之色。

  “难不成,这小子…”陆国勋忽然闭嘴,似乎心里这个猜测太大胆,他不敢肯定。

  “似乎…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…”老冯干笑了一下,他也不是很肯定。

  “像这小子的脾性。”孟建林大大咧咧道,他倒是很认同这个猜测。

  “孟爷爷,你们说什么呀?”林曼萱好奇道。

  “还是等那小子过来,咱们再问问吧。”

  孟建林没有直接回答,林曼萱虽说也挺好奇,但也没再多问。倒是一旁的林紫晴跟岚姐似乎猜到了一些,两人低声交流几句后,就偷偷附在林曼萱耳旁说了几句,很快,即便是冷冰冰的林曼萱,也有些愕然。

  “这是你的复赛入场证,请保管好。”很快,工作人员就打印出一份入场证,并交给了杨宁。

  杨宁说了声谢谢后,就走了回来,一路上,对于四周羡慕嫉妒的目光视而不见,直接漫不经心问了句:“陈哥回来没有?”

  “阿洛?”宁国轩疑惑道:“怎么?他离开了?”说着,就四下望了望。

  宁国晟也瞄了眼四周,这才发现陈洛不知何时离开了,正巧这时候杨宁手机响了,接通后,简单说了几句,杨宁就挂断电话:“我出去一下,待会就回来,孟爷爷,这入场证先放你这,我带着不方便。”

  说完,杨宁扛起背包,将复赛的入场证交给孟建林后,就急急忙忙离开了。

  “这小子,都这么大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。”望着杨宁离开的背影,宁国晟笑骂了一句。

  “听说没,好像有人在拍卖复赛资格?”

  “胡说八道,谁这么大胆,不怕被举办方追查吗?”

  “不可能吧,复赛资格必须通过交纳鉴定物来获得,根本不可能拍卖。”

  一段对话引起了宁国晟等人的注意,他们一群人找了个茶餐厅休息,主要是等杨宁,顺便喝点水,吃点东西,然后再一块离开,去吃顿大餐庆祝林氏进入复赛。

  “拍卖的就是鉴定物,听说已经有人拍卖到了,且顺利通过了复赛选拔。我还听说,拍卖方放出话,古品绝对没问题,如果不能通过复赛,将全额退款。”

  “真的?”有人震惊:“数量多吗?”

  “据说有二十多件,如今已经拍出去十多件了,竞拍的这些企业,都通过了复赛。”

  “不是吧?那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吧。”

  “没机会了,刚开始,几万就能拍到,随着越来越多人通过复赛,而且余下数量越来越少,如今价格已经飙到了四十多万,估计还有上升的势头。”

  “这简直就是卖黄牛票呀,那家伙谁呀,上哪搞来这么多的古品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?不过前几届也出现过这种拍售复赛古品的事,只是数量没这么多罢了。”

  “举办方不管?就任由这人闷声发大财?”

  “这个问题问得好,说起来还真挺邪门,听说举办方听到消息后相当震怒,一度要叫停这种地下拍卖,还打算严厉警告参与拍卖的人,说一旦发现要终生禁赛。可不知道怎么搞的,很快举办方就沉默了,对这事的态度相当的暧昧,甚至到了睁只眼闭着眼的程度。”

  “卧槽!这岂不是说,对方背景很深?”

 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