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40章 140芷薇

正文_第140章 140芷薇

  也难怪陆国勋这么吃惊,如今江宁省几乎一枝独秀的商界天骄,尽管在资产上,还稍稍逊色国内的一些顶级富豪,但说到潜力,没人会怀疑这位将来要独领风骚一个时代的宁财神。

  “对呀。”杨宁依然笑眯眯的。

  “臭小子,这么大的事,你怎么不告诉我?”陆国勋气呼呼道。

  “陆伯伯,您也没问过我呀?”杨宁暗暗偷笑。

  陆国勋:“…”

  “我先处理一下刘虎的后续事宜吧,还有,关于施工队的事,已经替你办好了,什么时候修路,跟我说声就行。”

  “好的,谢谢陆伯伯,有机会请你来家里吃顿饭,顺便给你介绍下我的两个舅舅。”

  原本挺郁闷的陆国勋,听了这话立刻笑眯眯的,等杨宁挂了电话后,就打算回房间洗个澡,顺便换件干净些的衣服。

  刚推开门,视野中就捕捉到一个白皙洁净的身影,还没来得及看仔细,耳边就传来尖叫。

  “啊…啊…”

  砰!

  说时迟,那时快,经过零点零一秒的愣神后,杨宁迅速转身,同时抓住门把的手顺势一拉,直接就将房门合上了。

  杨宁有些心虚,偷眼看了看房门,咦?这好像是自己的房间呀,没走错呀?

  正当杨宁疑惑之际,房门再次被打开了,从里面,走出一个粉面桃腮的女孩,高挑的个子,纤细的腰肢,还有一双浑圆修长的白皙美腿,这一幕若是被拍下并传到网上,绝对要被广大宅男戏称‘腿玩年’。

  女孩撅着嘴,脸上又羞又恼:“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?”

  杨宁转过身,先是看了看女孩,然后指了指房门:“我回自己房间也要敲门?”顿了顿,又道:“还有,你以为我是神仙?一开始就知道你在房间里?还这么巧,正在换衣服?”

  “我…”女孩无言以对,跺了跺脚,转身就跑回房间:“不理你了,就会欺负我!”

  等杨宁重新走进房间的时候,女孩已经趴在他床上,并用小拳头轻轻锤着一个布袋熊:“坏死了,坏死了,打你,让你欺负我。”

  我怎么就成熊了?还是个布袋熊?

  杨宁有些哭笑不得道:“好了,算我不对,我道歉。”

  “什么就算你不对,你本来就不对。”女孩豁然转过身,以平躺着的姿势望着杨宁,目光透着某些狡黠,还有些小得意。

  不得不承认,女孩的这个姿势实在很撩人,因为平躺着,胸前的凸起并没有那么明显,反而如同一面静湖,但看似平静,却在说话、呼吸的时候,如同一颗小石子坠落,惊起一片涟漪。

  往下,是那双修长浑圆的美腿,因为平躺着,所以能让杨宁以俯瞰的视角去注目,这无疑能给杨宁更直观的视觉冲击,尤其想到先前进入房间,看到女孩换衣服时的场景,杨宁的呼吸,也隐隐的有些急促。

  暗暗撇过头去,杨宁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女孩嘟着嘴,哼哼道:“我不能来吗?”

  “能,当然可以。”杨宁朝门外望了望:“妈呢?来了没有?”

  “当然来了,看见冰箱没什么食材,所以去超市买菜了。”

  这个女孩正是杨宁的妹妹杨芷薇,当然,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,在杨宁的记忆里,很小的时候,这个妹妹就被带到家里面,从那时起,聪明伶俐的杨芷薇就成了一家人的开心果、掌上明珠。

  杨芷薇本姓白,白家老头生前是杨宁爷爷身边最得力的助手,可惜忽然患病,不幸去世了,留下了老婆跟年幼的儿子。

  在杨家的帮助下,他的儿子顺利的进入军队,也很争气,成为了一名高级将领,原本有着大好前途,但度假的时候,芷薇的父母乘坐的航班发生事故。

  因为承受不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心,杨芷薇的奶奶也郁郁而终,只剩下才三岁大的芷薇。

  最后,芷薇被杨家老人收养,就这么成了杨宁名义上的妹妹。当然,没人会将芷薇当作外人,尤其是杨宁的父母,更是将芷薇视同己出,这让杨宁还很小的时候,着实羡慕嫉妒了好一阵子。

  那时杨宁还很小,坚定的认为,被捡回家的芷薇,一定是拿来当丫鬟使唤的,毕竟电视剧、童话故事什么的,都是这么拍这么写的。

  比方说,小女孩被大富之家收养后,每天都要端茶递水洗衣做饭,然后伺候这家人,给这家人捶背捏脚。每天要起早贪黑,主人说什么就什么,要懂得逆来顺受,还要经常被家里的少爷欺负、打骂,长大后,如果有点姿色,还要被调戏吃豆腐。

  可渐渐的,杨宁发现自个又被那些该死的电视剧、童话故事给骗了!

  什么丫鬟?

  什么洗衣做饭?

  瞧瞧,亲戚朋友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,逢年过节来家里做客的,都会深信不疑的认为芷薇才是亲生的,而蹲在角落里时不时耸鼻涕的小**,也就是杨宁自己,才是名副其实的跟班杂役!

  渐渐的过了几年,杨宁也就没什么羡慕嫉妒了,这不是说父母对他比对芷薇好,而是习惯麻木了,毕竟生活就跟那啥一样,反抗不了,就得学会适应享受。

  而且芷薇跟杨宁年龄相仿,随着时间长了,杨宁觉得芷薇挺可爱的,也喜欢跟她一块玩,两人经常在家里瞎胡闹,一次还玩起了家家酒,学着电视剧里的新娘新郎拜堂。

  当然,那啥洞房花烛夜的玩意就纯粹是扯犊子,两个小屁孩哪会懂这调调,纯粹是对着窗户拜一拜就完事罢了。对了,事后小丫头还在杨宁脸上亲了口,不过当时杨宁只是很讨厌的推开小芷薇,觉得她故意粘口水到他脸上。

  可这一幕,却好死不死的被杨宁爷爷看到了,在杨宁的印象里,当时爷爷没有笑话他们两个小屁孩,也没有逗他们开心,更没有训斥,只是皱着眉,脸色阴晴不定,似乎在琢磨着什么重大的决定。

  这事也就过了几天,可某一天,当杨宁回家时,发现父亲变得比往日更沉默了,母亲的眼眶更是红红的,显然哭过,这让他有些不解,不过当时也就七岁,不会想太多。

  可就是这个没想太多,让他在当天晚上,被送到了江宁省,跟着大舅、二舅一块生活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