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34章 134条件

正文_第134章 134条件

  第134章134条件

  “说说你的打算。网.136zw.>”徐睿柏朝杨宁笑了笑。

  “不仅是他们,还有那些去学校抓人的武警,以及参与批核、制造这张逮捕令的涉事人员,都要从严处理。”

  杨宁的这个条件,不管是徐睿柏,还是何天红,都眉头一松。

  事实上,就算杨宁不说,他们也会从严处理,出了这么大的事,面对京里与省委的问责,必然要交出一批相关单位的人员,无疑,这些人是最好的‘牺牲品’。

  “没问题。”徐睿柏与何天红对视一笑:“那么,这手铐……”

  “这只是第一个条件。”杨宁打断道。

  “那第二个条件呢?”徐睿柏一怔,随后暗暗皱眉,原本放下的心思又提了起来。

  从一开始,不管是他,还是何天红,都觉得杨宁是最好安抚的那一个,他们也将所有的精力,用在了与幕后主使,也就是谢桂彬的较量上。可没想到,谢桂彬倒是容易对付,而且过程顺利得难以置信,可偏偏最后出幺蛾子的,竟然是杨宁,这个被他们认为最容易攻克,甚至一度忽视的环节。

  事实上,罗春、罗飞等人都已经彻底萎了,不过当听到杨宁依然不肯罢休,这些人又惊又怕,唯恐这小子记仇,把他们往死里整。

  杨宁的目光落在许奎、许波身上,冷笑道:“他们不但作伪证,还试图嫁祸诬陷,就连身为市委书记的徐叔叔,都被指证为涉事凶手,那么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怎么做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”徐睿柏无论语气,还是眼神,都变得异常阴沉,他望着许奎父子,冷哼道:“他们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,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,满意了吧?”

  许奎、许波脸色瞬间大变,许奎更是朝谢桂彬哀求道:“谢总,救救我!”

  眼下,谢桂彬神色恍惚,对于许奎的呼喊,也是略显茫然的望了眼,而后又低着头,陷入到某种迷茫中。

  这一幕,让许奎背脊发凉,结结巴巴道:“谢总,救我!”

  “没人能救得了你!”何天红漠然道:“铐起来!”说完,还望了眼旁边看傻眼的许波跟那两个混混:“还有他们三个,都铐起来,然后逐个进行审讯!”

  “抓我,别碰我儿子!”许奎咆哮道:“有种冲我来,他什么都不知道!”说完,他扑到谢桂彬脚边,吼道:“谢总!我老许求你了!”

  谢桂彬猛地一怔,原本略显晦暗的眼睛也渐渐出现色彩,杨宁暗道一声可惜:“看来幻瞳术失效了,真得想办法多挣钱呀,把精力属性加上去。”

  杨宁的精力属性并不高,所以不可能像上次一样,强行给谢桂彬灌入大量的幻象,仅仅是那片刻功夫的恶鬼头颅,就耗费了杨宁大部分的精力,余下的,只能影响谢桂彬的神志,让他处于一些类似于醉酒的迷糊状态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

  简单说,就是让他反应稍稍迟钝些,可这也是有时限,或者说局限性的,刚刚许奎的举动,无异于是一记醒酒药,让谢桂彬彻底摆脱了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。

  眼下,杨宁无法再对谢桂彬进行任何精神方面的影响,一旦强行使用幻瞳术,肯定会导致精力大量流失,最后跟昨天一样,整个人昏过去。

  “放心好了,不仅是阿波,就连你,我也会保下!”谢桂彬挺窝火的,眼下回忆起先前种种,这让他惶惑的同时,也升起一种耻辱。

  精神病?

  家族遗传?

  自己的儿子也患上了这种病?

  谢桂彬皱眉,事实上,他的内心比较倾向这种说法,可他的自尊心,让他不愿去面对这个结果,尤其还让这么多人知道他有这种病,这让他很羞愤。

  “都是这个小子!”谢桂彬望着杨宁,恼羞成怒到了极点,要不是这小子,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!

  当然,这恼怒的情绪,谢桂彬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深埋在心里。

  “谢总!”许奎眼中露出感激,同时,先前的惊慌失措渐渐消散,望向杨宁的目光,透着毫不掩饰的怨毒。

  “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陆国勋双眼眯了起来,冷冷的盯着许奎。

  “先把他们带……”

  尽管搞不清楚谢桂彬前后差异为何这么大,不过这并不妨碍何天红的发号施令,而就在这时,谢桂彬腰间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谢桂彬第一时间接通,随口回了句后就挂断电话,然后看了眼何天红,笑道:“何市长,我先去门口接两个人,你差人把他们带走也不是不行,不过待会万一有人要问起,又得送回来,挺麻烦的,要不等等吧?”

  “警局内部的事,不是谁想问就能问的。”何天红脸色微变,听口气,难不成李家的人来了?

  “是吗?”谢桂彬不以为意的笑了笑:“省厅的胡厅长,不久前乘高铁赶来了,这次好像是专门来审查案子的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我出去接人了,何市长要想把人带走,尽管吩咐就是了。”

  说完,不理会何天红略微难看的脸色,大摇大摆的出了审讯室的大门。

  谢桂彬这一走,徐睿柏、何天红都微微皱眉,看情形,怕是李家的人到了,只是会是谁,难道真是李家的老大?

  “就算来了又怎么样?也不能阻挠地方上的工作。”何天红与徐睿柏走到窗边,低声交谈着。

  “我担心的并不是这点,即便李老在任时的李家,也不会胡乱干涉地方上的工作。”徐睿柏摇头道。

  “那你担心的是?”何天红眉头皱得更深了,显然,他隐隐猜到徐睿柏的担忧。

  “看来你也想到这点了,没错,就是变数。”

  徐睿柏叹道:“李家的出现,是一个变数,尤其咱们这边还有一个不稳定的因素,这两个撞一起,天知道会折腾出什么事来。眼下,京里给省里施加了不少压力,而省里呢,算上这次来的胡钊,已经是第三批了,这说明,省里也在承受着压力,恐怕内部还出现了争议跟分歧,而咱们身处这个漩涡中,一定要拿捏有度,千万不能给人留下口实。”

  “那这个小子呢?由着他胡来?”何天红偷偷瞄了眼不远处的杨宁。

  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眼下走一步算一步吧,说白了,咱们这里斗生斗死,充其量也只是上面布局的棋子,关键还是得看上面的取舍。”

  徐睿柏沉声道: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走,咱们也出去看看,这次李家到底是谁来了。当然,不管来的是谁,结果都一样,只会雷声大雨点小,飞扬路这事,说白了只是一个矛盾爆发的导火索,真正还是得看那几家的利益博弈,这节骨眼,谁也不敢乱来,即便是李家。”

  何天红暗暗咽了口唾液:“李家也不敢乱来?”

  “没错。”徐睿柏目光变得有些深邃:“一个处理不好,不仅是南湖市,就连整个江宁省的官场,除了生于此、长于此的那位,其他人,都可能面临洗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