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31章 131举头三尺有神明!

正文_第131章 131举头三尺有神明!

  噗通!

  许波直接瘫倒在地,失声道:“不…我不坐牢…我不要坐牢…”

  “谢总!”

  对方是徐睿柏,南湖市的市委书记,许奎哪敢当耳边风,虽说他不懂法,可也清楚徐睿柏不会瞎编,眼下早已如惊弓之鸟,死死抓住谢桂彬这根救命稻草。·

  谢桂彬也是一个头两个大,原本渐渐控制住的局势,竟然因为许波几句话而急转直下,暗骂这小子没脑子糊涂虫的同时,谢桂彬也是硬着头皮站出来:“徐书记,他们也是一时糊涂,就…”

  “饶了他们?”徐睿柏一脸平静看着谢桂彬,可他越是平静,就越让在场的人吃不透摸不准,一个个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。

  “希望徐书记海量,能饶恕他们一次,这件事我也不打算追究了。”谢桂彬不会眼睁睁看着许奎等人进去。

  许波还有另外两小子还好,毕竟他们都没犯什么事,可许奎不一样,真进去了,天知道会被问出多少东西来,这些年许奎跟着他,在他的授意下,可干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,到时候一旦东窗事发,怕他都要躲到国外去。

  “你不打算追究?你要追究些什么?”徐睿柏依然是那股旁人吃不准的四平八稳。·

  “我…”

  对呀,追究什么?

  谢桂彬被问住了,这次是彻底的被问住了,尽管大家心里清楚,他因为谢成栋受伤的事,所以气不过,要报复杨宁跟徐媛媛等人。可问题,这种事尽管大家心里明白,却不能摆到明面上说。

  如果说是为了许奎、许波等人受伤的事讨说法,拜托,眼下这形势,孰是孰非暂且不说,就冲着刚刚许波没脑子的一番话,明着帮他俩,跟堵枪眼没什么区别。

  谢桂彬额头见汗,一时间进退维谷了。

  徐睿柏缓缓道:“我记得,你是为了自己儿子的事来警局协助办案的吧?”

  “是的,徐书记。”谢桂彬点头。

  “我看了不止一遍现场的视频,好像你儿子是自残吧?”徐睿柏将‘自残’两个字,咬得很重。

  谢桂彬脸皮微微抽搐,但还是忍住了,不甘心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么我很好奇,你要追究什么?又追究谁的责任?”徐睿柏望着谢桂彬。

  谢桂彬本能的望向杨宁,眼中饱含怒意:“当然是他的责任,要不是他,我儿子也不会被吓得神经错乱,做出那种自残的事!”

  “我记得,当时视频里,他并没有动手伤害你儿子吧?这事,还有不少目击证人。·”徐睿柏缓缓道。

  谢桂彬正要辩解,杨宁却冷哼道:“吓得神经错乱?你儿子发神经也要把帐算我头上?”

  “难道你敢说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?”

  显然,由于对杨宁的怨恨,谢桂彬完全忽视了一旁的徐睿柏,此刻的他,正愤怒的瞪着杨宁。

  “真是荒唐,当时在现场的人,都亲眼看到我没有碰谢成栋一根汗毛,甚至还保持着一段距离,如今他人来疯自残,竟然怪到我头上,真是可笑。”杨宁漠然的看着谢桂彬:“更何况,当时谢成栋发神经,是在我们离开现场至少十分钟以后的事了,竟然这样都能怪到我们身上,简直强盗逻辑!”

  “难道不应该怪你,还有这两个贱货?”谢桂彬怒火中烧,怨恨的瞪着杨宁的同时,也死死盯着徐媛媛跟周茜:“要不是她们,成栋也不会去飞扬路,更不会自残!”

  “住口!”

  “你骂谁是贱货?”

  “谢桂彬,你太过分了!”

  说话的是何天红跟孟飞宇。

  谢桂彬微微错愣,显然没想到两人的反应会这么激烈,同时,他的耳边响起一道暗含怒意的声音:“谢老板,听你的口气,是不是我的女儿压根就不该转学到南湖市,这样你的儿子就不会自残了?”

  在场不少人都冷不丁打了个寒颤,其中一个女孩是徐书记的女儿?

  暗骂一声糊涂,早该想到这茬了!

  谢桂彬这次是彻底吓清醒了,他的脸色有些发白:“对不起,徐书记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”

  “你就是这个意思,我听得明白,想必大家也不会曲解。”徐睿柏面沉似水。

  当下,谢桂彬表现得唯唯诺诺的,不仅是因为徐睿柏的身份,还有徐睿柏散发出来的气势,但更多的,是他得罪了这个男人,这是南湖市的一把手!

  正要开口解释,杨宁却哼道:“欺男霸女,如果不是怀着不轨的心思,谢成栋自然不会出现在飞扬路。既然他出现在那里,足以说明他有着居心叵测的企图。”

  “小子,你说什么!”谢桂彬怒道。

  “如果当时不是我在场,恐怕徐媛媛跟周茜都要落在谢成栋的手上,那么…”

  杨宁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的另有所指,徐睿柏更是听得脸色发寒。

  “你胡说八道!”谢桂彬怨恨的指着杨宁:“你在诬陷!”

  “诬陷?”杨宁冷笑道:“我相信,类似的这种事,谢成栋干的不止一次两次了吧?恐怕不少良家妇女都被糟蹋了吧,甚至可能已经不甘受辱自杀,或者被杀…”

  “你含血喷人!你这是诬陷!”谢桂彬原本就一肚子火,眼下要不是徐睿柏等人在场,怕早已抡胳膊跟杨宁互掐了。
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一旁的徐睿柏不由皱眉,眼下形势在掌握中,他不希望因为杨宁说错某些话而改变形势,毕竟言多必失。

  “我只是想说,谢成栋离奇发疯并且自残,说不准可能是冥冥中的报应吧,需知举头三尺有神明,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。”

  杨宁这话,险些将在场人给逗笑了,亏这小子能脑洞大开。

  谢桂彬出奇的没有恼怒,反而阴沉一笑:“举头三尺有神明?如此荒诞的话,还想捏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,来栽赃嫁祸我儿子,我要告你诽谤!”

  “你不信?”杨宁笑着与谢桂彬对视着。

  事实上,徐睿柏等人也觉得杨宁说话有些没分寸,正要出言制止,杨宁又道: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有时候,冥冥中,神明是会看着你的。”

  “一派胡言,少在这妖言惑众,徐书记,听听,像他这样满嘴胡言乱语的人,是不是…”

  原本还一脸不屑的谢桂彬,忽然的,越说声越小,到最后,甚至出现了颤音。同时,他的神色,也从一开始的颐指气使,渐渐变得荒唐,直至惊恐且难以置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