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27章 127我叫陆国勋!

正文_第127章 127我叫陆国勋!

  第127章127我叫陆国勋!

  “我跟你说呀,那小子不但会玩古董,而且……”

  “老陆,这一路上,我都听你说了不下八回了,这耳朵都听得起茧了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”

  一辆车缓缓驶入南湖市区,负责开车的不是别人,正是从省城返回的陆国勋。

  原本还要在省城逗留一两日的他,被杨宁忽然昏迷吓了一晚上,尽管早上那会知道杨宁没事,又办理了出院手续,不过他也没什么心情继续留在省城。

  车上还坐着一个男人,皮肤有些黝黑,不过眼睛不时闪过精明人才有的亮光,这人跟陆国勋看起来关系不错,彼此也有说有笑,不过偶尔的举手投足,都透着些许久居高位的气息。

  这男人顿了顿,笑道:“不过老听你提起,我倒对这小伙子挺好奇的。”

  “那要不跟他约个时间,让他晚上跟咱们吃顿饭?”陆国勋笑道。

  “这里是南湖,你是东道主,你说了算。”男人哈哈笑道。

  陆国勋将车缓缓停靠在路边,然后掏出手机,找到杨宁的名字后,就拨了过去。

  足足等了好一会,电话那头没人接,陆国勋不由皱眉,嘀咕道:“这才二点,就算午休也该起床了,奇怪……”

  正要挂断电话,忽然,手机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:“现在这里不方便接听,你改天再打吧,我要关机了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”

  “你是谁?”

  陆国勋先是一愣,然后仔细看了看手机的液晶屏,确定没有打错后,皱眉道:“让杨宁接电话!”

  “不好意思,你要找的人,如今正被我们控制着,他不能跟外界通话。”这陌生的声音透着不耐烦。

  “控制?”陆国勋脸上浮起慌乱,但更多的是愤怒:“你们到底是谁!信不信我立刻报警!”

  “报警?”电话那头传来嗤笑:“忘记告诉你了,我就是警察,对了,现在那个小子,也正在警局里。”

  “他犯事了?”陆国勋眉头紧锁,下意识瞄了眼副驾上的那个男人,显然,对方也听得很清楚。

  “没错,涉嫌谋杀未遂,好了,我没时间跟你罗嗦,就这样……”

  “等等!”

  眼看对方要挂断电话,陆国勋忙喊道:“让你们局长接电话。”

  “局长?”那头再次传来嗤笑:“你以为你是谁呀,我们局长也是你说要见就能见的?”

  “废话我不多说,让孟飞宇接电话!立刻!”陆国勋沉声道。

  “孟局长也是你能指名道姓吆喝的?”电话那头冷笑连连:“你以为你是谁呀?真当我们警局是菜市场,想喊谁就喊谁?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
  “我算个什么东西?”陆国勋怒极反笑:“好,很好,想我陆国勋在南湖市也待了近三十年,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是个什么东西?你告诉孟飞宇,就说我陆国勋立刻就来,还有,让他把何天红也叫上,我倒要当面问问他们,这涉嫌谋杀未遂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!”

  “你刚说……你是谁?”电话那头的声音透着一股懵味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  “我是谁?”陆国勋一字一顿道:“听清楚了,我叫陆国勋!”

  人的名树的影,在南湖市,作为一个警察,你可以不清楚市委各个领导的名字,甚至可以不知道局里面都有哪些部门,但你不能不知道陆国勋这三个字,更不能忽视这三个字背后代表着意义!

  显然,这个警察不仅听说过陆国勋,更是如雷贯耳,他抱着一丝侥幸,想要去问对方是哪个陆国勋,可手机传来的忙音,让他隐隐意识到,很可能,这个陆国勋,就是他潜意识的那位。

  这警察怕了,而且不是一般的怕,他瞄了眼审讯室坐着的杨宁,一股凉意忽然从脚底板冒了起来。

  这小子跟陆国勋认识?听口气,关系还很密切,这该怎么办?

  这警察并不清楚,抓捕杨宁的背后,有李家撑腰,罗飞与莫洪,也不会跟他这种边缘人吐露太多的信息。

  所以,他第一个念头,就是这次踢到铁板了,光是陆国勋,就够他们整个警局喝一壶了。

  眼下,杨宁被单独关在审讯室里,随身携带的手机也被收缴,好死不死恰巧就在他手上,刚刚原本是打算直接关机的,可罗飞让他扒一下手机信息,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东西,由于电话响个不停,他鬼使神差跑去接听,这不,惹祸上身了!

  真是嘴欠呀!

  这警察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,如今望向杨宁的目光透着惊惧,他犹豫着该不该将这事告诉罗飞,以便大家商量些对策。

  毕竟,人家开口不是找孟飞宇,就是何天红讨说法,这随意的口吻,简直像是吆喝跑堂的小厮,他一个刚刚获得编制的小警察,哪惹得起这种大人物?

  而且他听说,陆国勋以前,还干过草菅人命的事,对象还是得罪过他的警察,一想到他骂陆国勋算个什么东西,这警察腿都软了,是被吓的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另一个警察发现他不对劲了。

  “阿龙,咱们可能闯祸了。”这警察目露慌乱。

  “闯祸?”叫阿龙的警察疑惑道:“阿光,你发什么神经?刚不是还好好的,怎么接了个电话,就成这模样了?瞧你出的这身汗,屋子里开着空调,至于吗?”

  “阿龙,就是刚接的电话,才知道咱们闯祸了。”叫阿光的警察哭丧着脸,跟死了爹妈似的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阿龙更疑惑了。

  “刚刚打电话来的,不是别人,正是咱们市那个陆三爷。”阿光没敢直呼陆国勋名讳,而且他们警察,也习惯的称陆国勋为陆三爷。

  “陆三爷?”阿龙吃惊道:“你是说,刚刚你接的电话,是这位爷打来的?”说完,他猛地想起什么,低声道:“这么说,里面那小子跟陆三爷有关系?”

  “听口气,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好。”阿光哭丧着脸道:“我一开始不知道是陆三爷,还当面骂他是个什么东西,现在人家要找上门了,还说要跟孟局还有何市长讨说法,我……”

  阿龙先是目露荒谬,渐渐的,就变成一种你死定了的眼神,看得阿光欲哭无泪:“阿龙,龙哥,你教教我,该怎么办呀。”

  “你要知道,陆三爷的名头,不是别人给的,而是多年积攒出来的。”阿龙咽了口唾液:“在南湖市,谁敢不给陆三爷面子,就是新来的那位书记,听说刚到不久,就邀请陆三爷去了趟市委。你小子也是嘴欠,偶尔说话也很冲,以后再这样,很容易吃亏的。”

  阿光不忧反喜,眼巴巴的望着阿龙:“你有办法?”

  “解铃还需系铃人,事情的起因是里面那位,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咱们要是能让他开心,想必陆三爷……”后面的话没说下去,但阿光是听明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