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9章 119醒来

正文_第119章 119醒来

  “他胆儿这么肥?”李丽芳既生气,又有些不可思议:“凭他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,敢这么胆大包天?”

  “鬼知道谁借给他这么大的胆。”谢桂彬冷哼:“大舅子来了没?”

  “**里没说什么,只是告诉我,让我安心,明早就到。”李丽芳低声道。

  “哼!”谢桂彬又瞪了眼那间办公室,然后转身边走边道:“咱们姑且就先让他得意一晚上,明早,就算给咱们跪下都没用!”

  李丽芳冷笑道:“像这种忘恩负义的白眼狼,就该往死里整,也不想想,要不是当初咱们借他钱,他儿子能风风光光的在国外上学?毕业后,又办了绿卡,在国外工作生活?”

  “成栋情况怎么样?”谢桂彬蹙眉。

  “还是老样子。”李丽芳愁容满面:“麻药的效果还没散去,成栋一直没醒,我怕他醒来后,知道自己…”

  “别说了,如今医疗条件这么优越,一定能治好的!”谢桂彬抬手打断。

  事实上,这个下午,谢桂彬早已将整件事思前想后了一遍,从许奎那里,他也弄明白了,起因,竟然是自己儿子,因为看杨宁不顺眼,所以抱着整治一番的目的,没成想,却惹出了后续的一桩桩混账事。

  尽管谢成栋做得不对,但是,谢桂彬是帮亲不帮理的性子,别人能吃亏,他儿子可不行,不说遭灾,就算是掉了根寒毛,他也要找回场子。更何况,这次谢成栋不但掉寒毛,还见了血,更是弄了个重伤,无论如何,谢桂彬都不会放过杨宁。

  即便,自始自终,杨宁是受害者。

  至于杨宁,眼下并不清楚,怒火中烧的谢桂彬已经盘算着对付他了,他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五点多,看着安静的独立病房,他开始思索着昏迷前发生的事。

  很快,杨宁的脸上就露出些许苦笑。

 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对人体**,会对眼睛产生这么大的负荷,对精力的消耗也异常的庞大,那种消耗速度,简直快得一塌糊涂。

  不过,杨宁很快就想起,似乎昏迷前,自己靠在一处很温软的地方,尤其是这个地方的凸起,有些硬中带软,依稀记得,当时耳边传来了岚姐的尖叫声,该不会,是岚姐接住自己吧?

  那么当时背部传来的硬中带软,莫非就是那两团硕大的波涛跟红色轻舟?硬硬的感觉,难不成是那蕾丝边的黑色胸罩?

  想到当时借助穿视之眼捕捉到的一幕,杨宁又有种流鼻血的冲动,不过这一次他忍了下来,毕竟脑子想的容易控制一些,不像亲眼看到的那样直观透彻。

  将脑子里的杂念渐渐摒除,杨宁这次静下心思考,如今消耗的精力得到了极大的补充,除了有些饥饿,倒没太多不适。

  “该怎么把定慧舍利弄到手?”

  杨宁记得,定慧舍利是装在小香囊里,又被岚姐挂在脖颈上,有很大的可能,岚姐不但清楚定慧舍利的来历,更明白它的价值。

  那么,如此重宝,又是贴身之物,岚姐不大可能出手转卖,更何况,杨宁也不知该怎么开口,总不可能说:我看到你脖子挂着个香囊,装在里面的东西我很感兴趣。

  天还蒙蒙亮,当杨宁走出病房时,守在病房外的赵龙就猛地睁开眼,从靠躺着的长椅上爬了起来。

  揉了揉眼,赵龙笑道:“杨少,醒了就好,没感觉哪不舒服吧?”

  “没有,挺精神的。”杨宁笑道:“劳烦老哥了,我现在也没事了,老哥就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“这…”赵龙面露迟疑。

  “不碍事,想必医生的诊断,也只是让我注意休息,对吧?”

  “杨少,你都知道?”

  赵龙有些愕然,杨宁笑着点头:“老毛病了,这几天休息不够,眼看着高考在即,经常熬夜,所以…”

  “杨少,还是得多注意休息呀,这万一把身体熬坏了可不好。”

  这无非是杨宁临时编的假话,不过赵龙也没怀疑,毕竟这才解释得通。

  “多谢老哥关心,对了,我放在君子斋的那些东西…”

  “杨少,我先去帮你**出院手续,然后咱们回去,那些东西都装上车了,回去就能运走。”赵龙笑道。

  “行,那就劳烦老哥了。”

  由于昨晚上,市人民医院的院长事先就打过招呼了,所以**出院手续,也没折腾什么时间。

  在杨宁的提议下,两人在医院附近的铺子喝了杯豆浆,吃了笼蒸饺,这才搭乘公车,前往古翰街。

  眼下也就六点左右,古翰街的人并不多,偶尔三三两两聚在一块的,也是些忙里偷闲在那**的民工。

  赵龙领着杨宁去了君子斋的**,那里有一个小院子,拴着两条上百斤的狼狗,人还没走近,就汪汪汪的叫个不停,相当凶悍。

  赵龙吼了几声,这两条狼狗才呜呜呜的匍匐在地,但眼珠子还是狠狠盯着杨宁,相信只要再靠近点,肯定又要爬起,趁势扑来。

  “杨少,这狗性子野,要不你在这等会,我进去把车开出来。”赵龙尴尬道。

  “行。”

  杨宁点头,等赵龙把车开出来,已经是五分钟后的事了。

  这是辆日产的suv,看成色,估计开的时间不超过三千公里,挺新的。

  车后摆着七八个纸箱,这些都是昨天杨宁在古翰街扫购的绝当品,前前后后花了近三百多万。其实昨天也有不少摊贩认出杨宁,就是那天捡漏捡出蜜蜡扳指的**儿,再结合这次的疯狗扫购,如今杨宁几乎成为这些商贩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  满江缘!

  对于这在南湖市驰名遐迩的富豪区,赵龙多少还是听说过的,只是他没想到,杨宁竟然住在这种地方。不过联想到杨宁深得陆国勋的器重,也就不奇怪了,毕竟什么样的身份,混什么样的圈子,杨宁如果住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地方,他反倒会奇怪。

  “杨少,你家可真阔气。”

  将那七八个纸箱搬进别墅,赵龙一脸羡慕的看了眼别墅内的格调,不时啧啧称赞。

  “马马虎虎吧,跟陆伯伯家一比,估计就不是阔气,而是俗气了,整得跟一暴发户似的。”杨宁自嘲的笑了笑。

  赵龙暗暗犯嘀咕,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呀,住着这么豪华的别墅,还整得很委屈似的,这也叫马马虎虎,那南湖市九成九的人住的地方,岂不都是狗窝了?

  暗道有钱人的心思真是难以捉摸,赵龙笑道:“那杨少,如果没其他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赵哥稍等一下。”

  杨宁三两步拐进某个房间,不一会就走了出来,不过手里多了一条烟。

  “赵哥,你忙前忙后的也挺辛苦了,我记得你好这口,得,家里挺多的,送你条。”顿了顿,杨宁又道:“别客气,不然就是看不起兄弟了。”

  赵龙可是识货的,杨宁递过来的这条香烟,可是正宗的钻石版,就算**,这一条也得两千,对他来说,平日里哪舍得抽这玩意?

  “那谢谢杨少了,以后有事需要跑腿的,杨少尽管差遣。”话到这份上,如果不接,就是他不懂做人了,赵龙可不会犯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