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8章 118珍宝!

正文_第118章 118珍宝!

  “谢谢。”岚姐点了点头,眸子闪过一缕感激。

  “不客气,说起来,我最讨厌这些欺男霸女的混蛋。”杨宁笑了笑道:“这些…”

  正要开口谈购置事宜,忽然,脑海传来系统的提示:

  发现物品:定慧舍利

  品质:精致

  评估:某西域古僧长期参禅悟道后坐化形成,该僧每日吟念虚空藏菩萨咒,积淀着庞大的愿力,该舍利可毁禁恶名皆悉除灭,临命终时净除业障,长期佩戴,可增加记忆力,增长学习能力,提高办事效率。珍藏品,具有极大的升值空间,估值47806251华夏币。

  近四千八百万!

  饶是以杨宁的沉稳,心脏也忍不住噗噗噗直跳,光是系统就给出这种估价,如果拿出来拍卖,岂不是要卖出几个亿?

  而且这定慧舍利,是杨宁继幻瞳术之后,遇到的第二样品质达到精致的物品,而且这次的还是一件实物!

  在哪?

  无论如何,必须将定慧舍利拿下,尽管如今的杨宁,并不需要靠这些外物提高记忆力、学习能力跟办事效率,但如此宝贝,谁会嫌多?

  震惊过后,杨宁直接打开穿视之眼,开始在这间铺子疯狂的扫荡着,甚至连某个阴暗的角落都没放过。

  不在?

  不在?

  又不在?

  该死的,这定慧舍利不会是藏在地底下吧?

  杨宁将铺子的每个角落都扫了好几遍,可依然没捕捉到哪怕一丁点的蓝光,不得不延伸到地底下,这过程看似漫长,可实际上也就过了七八个呼吸,落在赵龙等人眼里,杨宁无非是查看着柜台的绝当品罢了。

  没有?

  杨宁不由得愕然,凭借着穿视之眼,说他掘地三尺也不为过,可依然颗粒无收,这让他极度郁闷。

  当然,他不会怀疑系统是不是出故障报错了,如今屋子里里外外都瞧了个遍,那么剩下的可能,就只有…

  杨宁皱了皱眉,开始尝试着在赵龙、两个迎客女以及岚姐身上搜索,当扫向岚姐时,不经意的,竟然捕捉到了一缕蓝光。

  这个发现让杨宁大喜过望,毫不客气的扫向那一缕蓝光。

  “原来这就是舍利子呀,如象牙般洁净,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颗象牙雕的珠子,不过,该怎么跟她开这口?”

  想着想着,忽然,杨宁的注意力就掠过了定慧舍利,转移到了其他地方。

  刚才只顾着去看定慧舍利,显然杨宁忽略了一些其他的细节,比方说,这舍利子的位置,好像正贴着某条深不见底的夹缝,旁边隆隆的鼓起,随着有节奏的呼吸,随时可能演变为惊涛骇浪。

  在这一片有节奏的波涛上,正有两叶红色的扁舟在上面摇晃着,尽管渺小,却异常的扎眼,当杨宁目光触及到这一块,鼻孔忽然涌出些许微热。

  同一时间,岚姐有些不自然的挪了挪身子,她升起一股被窥视的感觉,而且这种感觉很强烈,仿佛自己身上不着片缕,光着让人看似的,这让她升起一股羞恼,不善的望向杨宁跟赵龙。

  毕竟,铺子里,也就只有这两个男人。

  俗话说,女人是敏感的,尤其是性感美丽的女人,因为天生就活在牲口们的注视下,所以会更加的敏感。

  可这一看,岚姐有些错愣了,赵龙竟然是背对着她,低着头摆动着身前的一个瓷器,至于杨宁,这家伙怎么摇摇欲坠的?好像还哭了,眼睛怎么不断留着泪水?

  等等,那从鼻子流出来的是什么,红红的,这液体怎么看着挺眼熟的?

  糟糕,这不是血吗?

  “不好了,他怎么了?”岚姐叫了起来,看到杨宁就要倒在地上,立刻跑了上去,将杨宁接住。

  随着这声尖叫,屋子里,两个迎宾女,以及赵龙,都豁然转身,恰巧看到杨宁倒向岚姐的一幕。

  “快打电话,叫救护车!”

  经过短暂的错愣,赵龙立刻吩咐两个迎宾女,同时上前查看。

  “只是昏过去了,应该没事。”

  要说最紧张的,无疑是赵龙,陆国勋是千叮咛,万嘱咐,一定要确保杨宁周全,如果出什么事,他都不知该怎么交代了。

  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岚姐有些诧异,在赵龙的帮助下,将杨宁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。

  “表面上看,应该是精力透支,从而导致过度疲劳。”赵龙微微皱眉:“不过这说不过去呀,杨少看上去挺精神的,而且这鼻子流血,还有这眼泪…”

  说着,赵龙摇了摇头:“还是等医生诊断出结果再说吧。”

  很快,救护车就到了,杨宁被抬了上去,赵龙不放心,跟着上了救护车,路上还跟陆国勋通了电话。

  陆国勋很紧张,唯恐杨宁出事,叮嘱赵龙一定要照看好,同时他还借助在南湖市的关系,直接将电话打给了市人民医院的几个有实权的朋友,让他们请最好的医生替杨宁诊断。

  忙活了足足两个小时,经过了反复检查,得出来的结果简直让人哭笑不得。

  流眼泪,是用眼过度所致,昏迷也是过度疲劳,可结合赵龙当时的描述,这两样显然都不太成立。至于流鼻血就更荒唐了,竟然是年轻人血气方刚,阳气过盛!

  看着这确诊书,一群被喊来的医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知说什么好,最后还是院长开口,让这些忙活了两个小时的医生们各自回家。

  赵龙也把诊断的情况告诉了陆国勋,那边听了后久久无语,半晌才憋出一句话:这小子,真是个奇葩!

  说完,就挂了电话,尽管语气挺郁闷的,但陆国勋还是松了口气,起码杨宁没事,只是虚惊一场,这就够了。

  …

  “没事就好。”看着从警局走出来的谢桂彬,李丽芳松了口气。

  谢桂彬脸色异常难看,这趟被请到局子协助调查,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,要不是整件事他毫不知情,而且又有不少人证,那么孟飞宇八成不会这么快就放他出来。

  “孟飞宇,你给老子记住!”谢桂彬咬牙切齿,瞪着警局大楼某间亮着灯的办公室。

  “他刁难你?”李丽芳面露愠色。

  “刁难?”李丽芳不提还好,一提谢桂彬肺都气炸了:“何止是刁难,简直就是要把我往死里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