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2章 112果然人要靠衣装呀

正文_第112章 112果然人要靠衣装呀

  “小刘,你跟着谢总一块上车,南湖的地段你熟,给谢总指条近一些的,现在油价贵呀。·”

  孟飞宇不阴不阳的话险些点爆谢桂彬的满腔怒火,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。

  “孟飞宇,我会让你后悔的!”

  刚出病房,就瞧见李丽芳急匆匆跑来,谢桂彬立刻道:“阿芳,大舅子来了,替我道个歉,实在是有人不想我去接他。”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李丽芳又惊又怒。

  “有人想咱们一家子不好过,许奎已经被弄进去了,不过我情况好一些,只是被请去喝杯茶,说说话。”谢桂彬冷冷的盯着身后的孟飞宇。

  孟飞宇脸色如常,暗暗冷笑,这次是市委下达的指令,说不准这背后还有省委的影子,就算李家老大来了也没用。

  看着谢桂彬被带走,李丽芳立刻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…

  下午,对小胖子来说,是一个很愉快的午觉时间,没有吵闹,也没有考试,更没有监考老师。

  万岁!

  这才是高品质的生活!

  至于杨宁,,主要是围绕着物理跟化学。而负责维系课堂秩序的,自然是陈小麦这些班干部了,任课的老师们哪还有心思跑这地方,光是办公桌上一大叠的试卷,就够他们折腾两天了。看·

  当第三堂课的下课铃响起时,小胖子很巧合的醒了过来,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憨笑道:“放学了?”

  “你生物钟比闹钟还准。”杨宁无语,也不知道这家伙是醒来一会了,还是真的刚醒。

  “待会去打电动吗?听说地王商城刚来了一批进口货,尤其是拳霸,是最新版的。”小胖子兴奋道:“我钱都准备好了,今天要战个痛快。”

  “我就不去了,待会还有事,下次吧。”对于这些电玩游戏,杨宁以前挺热衷的,不过现在兴致泛泛。

  这人呀,只有闲的蛋疼的时候,才会去考虑这些玩意,还美曰其名说这是精神享受,那完全是在掩饰自己在物质方面不足的借口。

  不然怎么说,你问那些富二代喜欢玩什么,人家都会说:玩表、玩车、玩女人。

  听听,这就是精神享受跟物质享受的区别,不对,应该是差距!

  在古翰街逛了整整一圈,杨宁也没看到有合适出手的玩意,基本上都是做旧的赝品,尽管手工不错,一些赝品甚至都不容易辨析,但那只是针对普通人。·

  像杨宁这样,开着,然后跟散步似的走上一圈,就能将整个古翰街所有的摊子,全都看个遍。

  “看来只能去那些门铺的绝当区转转了。”

  杨宁也没指望能淘到东西,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多漏捡呀?

  事实上,打从一开始,他就将目标放在绝当区里,考虑到平价交易就能获得积分,而绝当区的珠宝首饰,一般都要比门店卖得便宜,价格也有不少跟系统的收购价持平,到时候再适当的杀杀价,不说六万块,就算六十万的额度,杨宁也有信心。

  “老板,这对龙凤镯子怎么卖?”杨宁走进了一家典当铺。

  典当铺的坐馆是个微胖的中年人,光着膀子,听到杨宁询问,头也不抬道:“三万八。”

  “这么贵?”杨宁皱眉。

  “嫌贵?嫌贵别买啊。”这中年人不耐烦的嘀咕道:“一个小屁孩,还想学别人买金子,纯粹折腾老子时间。”

  杨宁是真没想到,买个东西,还能遇到这么奇葩的人。

  “你是这的老板?”

  “对呀,有意见?”

  这微胖中年人依旧头也不抬,语气透着极度的不耐烦。

  杨宁也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发火,他转身就走,恰巧这时有人进来了,他前脚刚出门,就听到身后传来那老板热情的声音:“下午好,有什么要买的,我给你推荐推荐。”

  不由得转身看了看刚进去那人,西装革履,确实要比自己这身强多了,看来人靠衣装佛靠金装,这话着实不假。抿嘴笑了笑,杨宁又进了隔壁的一家典当铺。

  坐馆的是一个白须老人,怕是有八十岁了,皮肤干皱,眼窝也有些凹陷。

  不同于刚刚那男人的倨傲,杨宁刚进门,这白须老人就扶了扶老花镜:“小伙子,有什么想买的?”

  “随便看看,对了,绝当品都摆在哪?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那边,你慢慢看,有需要叫我。”白须老人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玻璃柜台。

  这当铺的绝当品数量并不多,不过蚊子再少也是肉,这趟来的目的,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刷积分。

  古翰街作为南湖市最大的古玩、典当、借贷市场,或许不一定能寻到价值连城的古董,但想要以比较实惠的价格买一些奢侈品,那是毫无问题。

  这就好比做皮肉买卖的女人吧,你满世界瞎找,肯定找不到,可只要去对了地方,比如某条红灯街,又或者某种专为男性服务的会所,那就是任君挑选,挑到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节奏呀。

  “老先生,这对耳环多少钱?”

  铺子里也有几个人,听到杨宁说话,其中一个打扮挺时尚的女人望了过来。看到玻璃柜台的耳环时,她的眸子不由亮了亮。

  “足金镶玉,是正宗的和田玉耳钉,你如果想要,给你个整数,七千。”白须老人笑了笑,他并不认为杨宁会买。

  系统给出的估值在六千五,杨宁露出沉吟之色,正想杀杀价,那个时尚女人就笑盈盈走了过来,还挽着一个男人:“老公,这耳钉挺漂亮的,你说我戴上,会不会很好看?”

  “当然好看。”这男人笑呵呵的。

  杨宁古怪的看着这一男一女,因为这个大腹便便的男人,按年纪算的话,估计能当这时尚女人的爸爸了。听着这发嗲的声音,杨宁第一次升起一种恶寒,而不是骨头发酥,在他看来,这一男一女的关系绝不是老牛吃嫩草,根本就是包养嘛。

  “那买下来呀。”时尚女人眼睛一亮,声音更嗲了。

  这男人估计骨头都听酥了,笑呵呵道:“买,给你买。”说完,望向白须老人:“这玩意多少钱?”

  “整数,七千。”老人笑道,他的半只脚都踩在棺材里了,自然能看出这是一个有购买能力的主,毕竟包养小三的款爷,会不舍得花钱?

  “这么贵呀?”这男人露出不悦之色:“都是旧品了,过几手都不好说,尤其来路干不干净,谁说得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