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06章 106你敢!

正文_第106章 106你敢!

  “谢总,许奎这事,闹的动静有点大呀。要·”

  事实上,孟飞宇很生气,这事闹出的动静,远远超出他的预料,要不是知道谢成栋挥刀自宫,那么孟飞宇的态度,绝不会是眼下这么客气。

  “孟局,这事就劳烦你平息了,如果需要用到钱,或者人,我来想办法。”

  如今谢桂彬也是焦头烂额,旗下的产业陆续遭到志义的扫荡,这让他很憋屈。

  “不用你说,我也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  孟飞宇哼了哼,又道:“你跟志义的人怎么又起冲突了?刚才小刘跟我汇报,说很多市民打电话报警,说他们附近出现黑社会火拼,我看了下名单,全是你名下的产业。”

  “周延禄这混蛋落井下石,孟局,你又何必明知故问?”谢桂彬有些不耐,他眼下就为这破事焦头烂额的,孟飞宇哪壶不该提哪壶,这不成心吗?

  我知道个屁!

  对于谢桂彬的态度,孟飞宇相当不爽,但还是耐着性子道:“现在是非常时期,谢总,你别让我难做,行不行?”

  “我尽量。”谢桂彬本想发作,但还是忍了下来,毕竟他不可能真跟孟飞宇翻脸。

  “这样不管对你,还是对我,都好。”

  孟飞宇说完,就想挂断电话,但谢桂彬忽然道:“关于那个叫杨宁的小子,孟局是不是替我走一趟?”

  “杨宁?”孟飞宇不由皱眉,沉吟道:“你说的是视频里那个很能打的年轻人?”

  “对。·”谢桂彬沉声道:“我希望孟局能够把那小子关几天。”

  孟飞宇眉头皱得更深了,谢桂彬说这话,很明显已经越界了,但就是这样,孟飞宇才清楚,对于这个叫杨宁的青年,谢桂彬是动了真怒。否则以他龙华地产董事长的身份,怎么会跟个年轻后生一般见识?

  说起来,孟飞宇对许奎这些人还是有些不屑的,你们几十号人,被一个人打得抱头鼠窜,往日里吹得牛逼轰轰的,现在呢,跟瘟鸡没什么区别。

  “谢总,这事不太好办呀。”孟飞宇有了推脱的意思。

  “我希望孟局能帮这个忙,我会记住这份恩情的,由于成栋这事,阿芳的娘家人会来一趟。”

  谢桂彬说得很隐晦,但孟飞宇却听得明白,他的脸色也不由得严肃起来。

  谢桂彬口中的阿芳,正是他的老婆李丽芳,也是谢成栋的生母。

  孟飞宇也知道,谢桂彬之所以能在南湖闯出这么大产业,完全是靠着李丽芳娘家人的关系,这背后涉及到的政商两界的人脉资源,是相当庞大的。·

  如果能得到李家垂青,孟飞宇有极大的信心,在下一届换选,能再进一步,这也是当初他愿意跟谢家来往的原因。

  孟飞宇也听说过,谢成栋在李家很得宠,出了这事,谢家要说法,怕李家也不例外,一想到谢成栋那个强势的舅舅,孟飞宇就有些头疼,外甥出了这么大的事,能不能人道都还两说,这个强势的舅舅,肯定要雷霆大怒。

  如果,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稍稍有所怠慢,那么李家肯定会不满,到时候在换届时暗中使坏,那么…

  “跟我说说这个叫杨宁的青年。”孟飞宇沉声道。

  “那就劳烦孟局了,阿芳的娘家人一定也会感激孟局的。”

  谢桂彬嘴角浮起一缕笑容,他清楚孟飞宇在权衡利弊后,决定跟他站一条船,那么后续的事就简单多了,一旦那个杨宁没什么背景,那么还不是想怎么捏,就怎么捏?

  一大早的,王志专就来到学校了,他双手颤抖,脸色有些青,这表示他情绪相当的不稳定。

  能好吗?

  自从他昨晚听到王明朗说市里发生大事了,还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,王志专就好奇的在网上搜索,这不看还好,一看差点吓得一晚上没合眼。

  尽管视频拍摄的角度跟距离都很不友好,但王志专还是一眼就认出,跟几十号人对峙的身影就是杨宁。

  至于谢成栋挥刀自宫那一段,尽管打了马赛克,但他同样也一眼认出了,这让他忍不住遍体生寒,一晚上都睡不好,唯恐东窗事发,让杨宁知道他也参与了。

 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,他发誓绝不会再招惹这种煞星,直到今天还能完好无损,王志专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上午的理综考试,王志专的发挥可谓相当差,一方面是昨晚没休息好,造成精神萎靡,另一方面也是心理因素,他情绪很乱,尤其想到杨宁就在教室里,很可能还望着他,目光不时闪过冷芒,王志专就觉得压力极大。

  反观杨宁,自然没那闲情雅致,去关注一个跳梁小丑,这次的理综难度不算大,很多考题都曾在复习资料里出现过。

  不出意外,杨宁又一次提前交卷,不过这次花了一个半小时,显然,在物理跟化学上,他还存在着一些不足。

  “你就是昨晚在飞扬路跟人斗殴的…叫什么来着?”

  “杨宁。”

  刚出教室没走几步,杨宁就被两个中年人拦住了。

  “你们找我?”并不意外自己被人认出来,杨宁只是好奇这两人的身份,到底是友是敌。

  “我们是警务人员,这是我的证件。”

  其中一人从兜里掏出证件,在杨宁面前晃了一会后,严肃道:“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,跟我们回去录一份口供。”

  “哦?”杨宁若有所思道:“那些围堵我的人,也被抓起来了?”

  “那倒没有。”这人摇头。

  “这么说来,你们放着行凶者不抓,反而专程跑来找我这受害者协助调查?”

  “少废话,跟我们走就是了!”

  另一个警察显然看不惯杨宁的态度,立刻出言威吓。

  “好大的脾气,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杨宁冷笑:“嫌犯?”

  这警察不屑的看着杨宁,缓缓道:“我不管你是受害者,还是行凶者,反正你今天跟我们走就对了,再唧唧歪歪,我就当你妨碍司法调查。”

  “如果我不去呢?”杨宁目光有点冷,再白痴的人也能看出不对劲了。

  “不去,这可由不得你。”这警察一脸嗤笑:“你可以选择不合作,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。”

  “你也是警察?”杨宁漠然问了句。

  “没错。”

  这警察嗤笑着点头,他以为眼前这学生被他唬住了,谁想杨宁不屑道:“真是世风日下,什么好猫好狗都能穿这身制服了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!”这警察怒了。

  “我说的不够清楚吗?”杨宁冷哼:“那我就再说一遍,听仔细了,你,不配穿这身制服,只会给警界蒙羞。”

  “好小子,有种!”这警察勃然大怒:“拷上,带走!”

  “你敢!”杨宁火气也上来了,眼下算是彻底撕破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