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7章 097能不能别这么彪悍?

正文_第97章 097能不能别这么彪悍?

  “我真的不明白,就因为早上那连口角都算不上的小事,你就这么大费周章对付我?”杨宁漠然的看着许波。·

  如果时间能倒转,许波发誓,他绝不会来招惹杨宁,因为这绝对是吃饱了撑的,纯粹找呕吐!

  “没错!”许波咬着牙,死死盯着杨宁。

  “没其他的原因?”杨宁两根手指摸了摸鼻子,如果小胖子在场,一定会尖叫,尼玛不管你有没有其他目的,都千万别说话!

  可惜,小胖子不在场,自然不能提醒许波。不过就算在场,估计也不会提醒,搞不好还会落井下石。

  “没有。”许波冷哼,既然仇结上了,就没有善了的可能。

  “神经病!”杨宁毫无征兆的抬起脚,直接在许波左右肩膀上踩了下去。

  清脆的喀嚓声响起,听得在场还清醒的那些人全部一个激灵,紧接着,许波就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。

  “没断,就是脱臼了,回头找人把骨头接上。”杨宁漠然道:“这只是一个教训,也是一个警告,再有下次,我保证没人能接得上!”

  言下之意,就是再敢没事找事,直接废了双臂!

  不仅是许波,就连其他清醒着的,也不由得心底发寒。

  这一刻,没人会怀疑杨宁会不会做,敢不敢做,因为这非人的怪物,已经用行动证明了,他敢!

  直到杨宁走后,许波等人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,俗话说冲的怕横的,横的怕愣的,楞的怕不要命的,这杨宁绝对是最不要命的那种!

  也正是这种不要命的作风,给了包括许波在内,所有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压力,这种压力导致的后果,就是他们再也不想面对这个变态到极点的高中生!

  “学长,你在哪呀?”

  杨宁刚坐上七十八路公交,手机就响了起来,是周茜打来的。·

  “在公车上,正准备回家,你有事?”

  周茜翻了翻白眼,她绝不相信杨宁会坐公交车:“是这样的,罗老师想请咱们吃饭,她说想当面谢谢你。”

  杨宁沉默了一会,正要开口,周茜又道:“就我、媛媛姐还有你。”

  刚要出口的话又吞了回来,杨宁随即笑道:“行,那咱们在什么地方碰面?”

  “你们…”

  当阿丑载着谢成栋、王志专等人出现在废弃仓库时,他们根本不敢相信看到的这一幕。

  在谢成栋、王志专等人的脑海中,场面应该是某个被麻袋套着的倒霉蛋,正在被一群人奚落吊打。·

  可是,如今看到的,竟然是一面倒的惨状,仅有几个剩点力气的,也都缩在墙角,像头受了伤的狼,哀怨的舔着伤口。

  这尼玛不科学呀!

  “什么!”

  谢成栋一脸的不可思议:“你们二十几个人,被三班那小子一个人干翻了?”说完,整张脸已经变得荒谬绝伦:“你脑子清醒吧?”

  “谢少,不信你问许波。”那人无奈的低下头,这是耻辱,耻辱呀!

  谢成栋立刻望向虚弱不堪,又散发一股恶臭的许波。

  许波闭着眼,微微点了点头,承认了这一个看似荒谬,实则无法辩驳的事实。

  真踢到铁板了?

  谢成栋咽了口唾液,下意识道:“他没说要找我吧?”

  眼下,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安全,如果杨宁提到要找他,那么这几天他肯定不敢去学校。

  一个能徒手干翻二十几个人的变态,尤其下起手来,还这么丧心病狂,他哪敢去招惹?这简直比周浩然还要煞星啊!

  谢成栋暗暗叫苦,事实上他跟杨宁真的一点仇怨都没有,完全是因为徐媛媛跟杨宁有说有笑的关系,让他看着有些不爽,自然想整整杨宁。

  可谁想到,这也能惹出一个煞星?

  谢成栋害怕了,可一旁的王志专却更不堪,他惊悚了,因为整件事都有他的参与,如果被杨宁知道,那他岂不是也危险了?

  看着许波这么横的人都如此凄惨,躺在地上动弹不得,更是一身的呕吐物,而且这还仅仅是杨宁一个拳头就造成的效果,他换位思考了一下,自认没有许波的体格跟抗击打能力,如果他也吃上这么一拳,那会不会比许波更悲催?

  想到这,王志专双腿开始颤抖了,哆哆嗦嗦道:“许哥,他不知道我吧?”

  许波微微摇头,他也不恼火王志专的怂样,因为就连他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,都对杨宁胆寒了。

  谢成栋望向忐忑不安的阿丑,吩咐道:“给许叔打电话,让他带人来一趟,最好请个跌打师傅。”

  “好。”阿丑立刻掏出手机,给许波他爸打电话。

  许奎原本正在跟人搓麻将,一听儿子被人揍了,还被卸了两条胳膊,立刻气得暴跳如雷,还将身前的麻将桌给掀了。

  仅过了半小时,他就气势汹汹领着一大群人出现在废弃仓库,看着一地的惨状,尤其是许波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,眼眶立刻就红了。

  “是谁干的!”许奎发出尖锐的咆哮,同时望向谢成栋。

  谢成栋沉声道:“我们学校的,叫杨宁。”

  “他在哪!老子要砍死他!”许奎怒吼:“敢卸阿波两条胳膊,我就砍断他两条腿!”

  说完,许奎怒视着靠墙上那些混混:“对方带这么多人,你们竟然也不通知我,不知道喊人吗?”

  被许奎扫视,这些混混一个个身体发悚:“许总,对方就一个人。”

  “一个人?”许奎险些认为自己听错了,他下意识望向谢成栋。

  谢成栋整张脸黑得能挤出墨汁,沉声道:“许叔,尽管不想承认,但他确实是一个人,没有其他帮手。”

  “卧槽!一个人能把你们全干趴下,谁他娘的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  不说许奎,就连带来的几十号人,全都露出难以置信之色,在他们看来,一个高中生,能把一群人全给干趴下,这简直就是荒谬绝伦到极点的天方夜谭!

  “许总,事情是这样的…”

  其中一个伤势没那么严重的混混,强撑着站起来,开始把整件事的经过缓缓道来。

  听着听着,不光是许奎,就连谢成栋、王志专等人,一个个都目瞪口呆,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  这简直能拍成一部动作片了!

  许奎越听脸色越难看,而谢成栋、王志专,更是听得背脊发寒。

  王志专已经觉得杨宁很恐怖了,可真正听到细节,才知道比自己想的还要恐怖!

  尤其是那句,你们一群人单挑我,或者我单挑你们一群人,今天只能有一方离开这!

  这也太损、太欺负人了,而且还是欺负一群人!

  尼玛,能不能别这么彪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