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3章 093被跟踪?

正文_第93章 093被跟踪?

  “那真是太棒了!”

  王志专眼睛一亮,被套上麻袋的杨宁,压根就不会知道自己也在场,更是对他拳打脚踢。·想到能一雪前耻,王志专兴奋得不行,要不是听到铃声响了,估计还要在厕所跟许波闲聊。

  两人交换电话号码后,王志专赶紧小跑回教室,路上还将手机设置为震动。

  “栋哥,那我先去布置了,咱们回头见。”

  许波跟谢成栋说了声,就堂而皇之离开了,压根无视讲台上的班主任。

  看也不看发到手里的考卷,谢成栋眼睛微微眯起,他脑子里想着徐媛媛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婊子,老子不相信你真是什么贞节烈女,迟早要你乖乖躺在老子胯下承欢。”

  这次的数学试题相当的有难度,这是不少人心里的想法,尤其是各个班上的尖子生,平日里跟这些试题打着无数次交道,只需看一眼,就能揣摩难度。

  不过杨宁绝对是个例外,像徐媛媛、王志专这些人还在审题,他就已经开始在草稿上写写画画,不一会,大半张草稿纸就密密麻麻写着许多复杂的运算公式。

  当徐媛媛等人开始下笔,杨宁已经将选择题做得差不多了。·

  小胖子张着嘴,目瞪口呆看着杨宁健笔如飞。

  咚…咚…咚…

  小胖子猛地一个哆嗦,听到桌子发出脆响,不由抬头,只见老周正一脸阴沉的盯着他。

  吓得脖子一缩,小胖子赶紧正襟危坐,唯恐被老周批训。

  不再看小胖子,老周的目光落在杨宁的试卷上,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弧度,然后又回到后门去了。

  讲台上,刘老师的目光也时不时的望向杨宁,这次的试卷难度相当大,甚至有几题脱离了高考层面,属于奥林匹克大赛的级别。不过,这几题或许会难住很多学生,但刘老师有种直觉,杨宁很可能是个例外!

  果不其然,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看到杨宁起身,刘老师也只是张了张嘴,终究是没有说话,等杨宁在不少人的注视下离开教室,她这才走到杨宁桌前,将试卷收走。

  刘老师跟老周很默契的换了个位置,老周依然负责考场秩序,而刘老师,则是在给杨宁的试卷改分。

  “王八蛋,竟然又提前交卷,他数学真这么厉害?”

  王志专额头都冒汗了,前面的题目难度不大,可到了后面的几何图解、等比数列题,就开始感觉到极大的压力。看·尤其是最后三题,更是让他膛目结舌。

  “谁出的题目,这还是模拟考吗?”

  王志专差点破口大骂,以他的眼界,自然看得出,这最后三题已经脱离高考,甚至高中生的层面。

  也正是意识到这点,他才又惊又怒,杨宁既然敢交卷,就证明有十足的把握解出这题,王志专如何不惊?同样的,如果他这三题解不出,或者解错,就要被拉开足足三十六分,他如何不怒?

  算上语文跟外语,这是要被拉开七十分以上的节奏吗?

  王志专心里发寒,他没有任何的自信,在理综上甩开杨宁七十分,更别提反败为胜了。

  他跟杨宁的赌约,整个班级人人皆知,上次可以赖着,这次如果再输,还想赖账?

  当然,他绝不会脱了裤子在操场裸奔,这一点王志专想都懒得去想,比起抵赖,脱裤子裸奔更丢人!

  “只能寄希望你明天来不了学校,这样我必胜!”王志专暗暗咬牙,目露凶光,他的手伸到桌下,趁着老周不注意,迅速拨通了许波的电话。

  “还真提前交卷了,有趣。”

  正在六桥路的许波,看到来电的是王志专,就知道杨宁提前交卷了,他立刻挂断,然后拨通了另一个号码:“点子快出现了,盯紧点,看他是不是上的三路车。”

  杨宁走出学校时,就察觉到背后有人偷偷跟着,融合了初级篇,对于追踪与反追踪,他有着极佳的见解,断然不是这些连半吊子都算不上的人能够企及的。

  “这许波还真够下血本的,就因为要对付我,连试都懒得考了?”

  杨宁可不认为这些人跟他一样,考完了提前交卷,甚至都不认为这些人考过试,因为时间的巧合性说不过去,杨宁不认为许波能事先料到他会提前交卷,同时把时间掐得这么准,刚出教室,就让人跟着了。

  唯一的解释,就是这些人打从一开始,就在教室外盯梢,他一出现,就跟了过来。

  在杨宁想来,这是最合理的解释。

  “老大,点子上车了,是三路车,没错。”

  负责跟踪的t恤男见杨宁上了三路公车后,立刻给许波打了电话。

  “行了,你就在学校等着吧,待会开车把三班那家伙送过来。”

  许波挂断电话,阴笑道:“兄弟们,打起精神,点子很快就来了,都特么的给老子瞅仔细了!”

  这三路公车也就上下班的时间段比较拥挤,平时车里的人不多,上车后,杨宁直接坐到最后排。

  透过后车窗,杨宁瞄了眼一路尾随他的t恤男,微微皱眉:“竟然没跟着上车,有点奇怪呀。”想不明白对方动机,杨宁甩了甩头:“不想了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真吃饱了撑的来找我,就让他们付出点代价。”

  这次数学的模拟考,着实引来一阵哀嚎,当然发出这些哀嚎的基本都是尖子生,至于成绩差一档的反倒轻松很多,连这些一线优等生都做不出来,他们的心理障碍无疑大幅度的减少了。

  交卷后,徐媛媛就撅着嘴,显得很不开心,王志专趁机跑了过来,笑道:“徐媛媛,考得怎么样?”

  “挺难的。”徐媛媛客气的回了句。

  “确实挺难的,尤其是最后几题,都超出…”

  王志专刚打开话匣子,徐媛媛就微微皱眉,出声打断:“不好意思,我收拾下东西就回家了。”

  王志专有些尴尬的张了张嘴,正要说些什么,忽然一阵笑声响起:“班长,这是一千块,我捐给罗老师的。”

  “一千块?”甭说班长陈小麦,就连还没走出教室的老周、刘老师等人,也一个个吃惊的看着小胖子。

  王志专也竖起耳朵,他没忘记王明朗的交代,今天一直盯着小胖子,一听捐一千块,王志专微微皱眉,原本以为捐个五百块就顶天了,没想到对方这么下血本。

  到底图什么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