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7章 087操场摩擦

正文_第87章 087操场摩擦

  这人杨宁有点印象,是谢成栋身边的头号马仔,也是南湖三中一霸,有人说他是三中的扛把子,名叫许波,好像他老子许奎,是最早一批跟随谢家打江山的,也是谢桂彬如今倚重的左膀右臂。看·

  许波这人很狂,在学校里更是恶名昭彰,他只对谢成栋服气,其他人谁敢惹他,打得你半个月起不来都算客气了。因为有谢成栋做靠山,对其他人向来是颐指气使,嚣张跋扈到了极点。

  见杨宁没走,这种举动在许波看来相当的不知好歹,脸色也变得阴冷了:“你是这个班的?”

  “对。”杨宁点头。

  “知道我谁不?”许波似笑非笑道:“站直些,会做操吧,来,摆几下让我们瞧瞧。”

  听到许波的调侃,跟谢成栋一块来的这些人哈哈大笑,望向杨宁的目光,都透着你小子死定了的味道。

  杨宁眼睛眯了眯,没有理会。

  “我没兴趣跟你认识。”徐媛媛语气有点冷。

  这话可以说一点面子都不给,谢成栋有些尴尬,心底更是破口大骂,臭婊子,像你这种贱货老子见多了,给点钱就脱得光光的,在老子面前装什么纯?

  当然,这些话没有说出来,谢成栋讪笑道:“我只是想跟你认识一下,都一个学校的。·”

  “没兴趣。”徐媛媛态度很坚决。

  脸上的肌肉抽了抽,谢成栋依然没有发作:“好吧,快升旗了,咱们有时间再聊。”

  说着,就领着许波等人离开了。

  离开前,许波不时回头,在杨宁跟徐媛媛身上来回看几眼,脸上不时浮起冷笑,显然他不打算就这么算了。

  不少人都挺担心的,尤其是杨宁班上的同学,这些人名气可不小,谢成栋还好,名气体现在钱上,可许波的名气就不一样了,连老师听后都会蹙眉,更别说普通学生。

  不少人都觉得,这南湖三中当之无愧的老大,绝对是许波。

  当然,这种老大多半是带着贬义的色彩。

  有担心,自然也有幸灾乐祸的,比如王志专这些人,他们一个个都戏谑的看着杨宁,许波离开前那种目光,很明显是想找机会秋后算账。

  “那个穿无袖背心的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。”徐媛媛有些担忧。

  “这种货色还不如咱们在饭馆撞见的,放心吧,小角色而已。”杨宁撇嘴:“真惹我,一巴掌全拍趴下。”

  徐媛媛见识过杨宁的实力,听罢也就不那么担心了:“还是得小心点,回家后我跟爸爸说说这事。·”

  “这种小事也要劳烦徐书记,你太看得起他们了。”杨宁压低声音道:“杀鸡焉用宰牛刀,放心,他如果真敢使坏,我有的是办法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徐媛媛听话的点头。

  “成栋,没想到这小娘皮还是朵小辣椒呀。”一个男的笑道。

  谢成栋露出阴狠之色:“再辣也只是蔬菜,成不了荤腥,更变不成猴子,自然也逃不出五指山。”说完,谢成栋右手的五根手指,狠狠的搓了一起。

  “不过身材确实没得说,也不知道还是不是处。”另一个男的附和。

  “处?”谢成栋露出贱笑:“两条腿合着没什么隙,应该是处,不是处也无所谓,我没那情结。”

  “我也没有。”这男的一脸兴奋:“真想快点玩上。”

  “别急,总会有机会的。”谢成栋摆摆手,随后望着许波,阴沉道:“今晚先收拾那小子,不知死活的玩意。”

  许波朝地上吐了口痰,嘿嘿笑道:“到时候我带人去堵他,一个小瘪三,扒了他裤子,拍视频传网上去。”

  今天的升旗仪式动静有些大,学校的领**几乎都到场了,王校长更是在升旗台上唾沫横飞,可滑稽的是像杨宁这些站在后方的学生,压根就听不到王校长叽里咕噜说些什么。

  小胖子站在最后面耸着个头,显然一晚上没睡好,以他的身高本来应该站前面,也不知道今天老周吃错什么药,竟然不管。

  学生会的那些人穿梭在人群里,默默点着人数,检查杨宁这个班的是周茜,见小胖子瞌睡也不闻不问,路过杨宁身边时,友好的笑了笑,喊了声学长好。

  这又刺激到了王志专的神经,他感觉杨宁跟周茜这熟络的模样,透着那么点奸夫淫妇的味道,暗骂这对狗男女该不会真去酒店开房了吧?

  “别得意,放学后,许波他们肯定弄死你!”

  王志专恶狠狠想着,许波这些人的作风一贯如此,要么白天堵厕所,要么就在校门外候着,谁得罪他们,都一个下场。

  像他们这种肆无忌惮的作派,也招来校方的不满,不过谢桂彬每次都能让人摆平,久而久之,据说连训导主任都成了某桑拿会所的常客,对许波等人也懒得管,甚至有人看到许波给训导主任递烟。

  足足讲了二十分钟,升旗仪式才开始,还算整齐的仪仗队,勉强有节奏的升旗过程,还是老样子的总结,完事后都过了快四十分钟,让不少学生叫苦不迭的同时,也暗骂校方变态。

  “你昨晚没睡?”看着小胖子眼睛黑的跟熊猫似的,杨宁打消了试验幻瞳术的念头。

  “别提了,都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昨晚上惦记我,害我打了好几个喷嚏。”小胖子一脸郁闷。

  “你不至于吧?就因为打几个喷嚏,所以一晚上睡不好,成了这副鬼样?”

  “喷嚏只是引子,我有鼻炎,打了几个喷嚏,这鼻子就堵着难受,跟缺氧似的得用嘴巴喘气。”小胖子气呼呼道:“这能睡好吗?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惦记我,让我知道非扒了他的皮!”

  惦记你?

  杨宁脸色古怪,暗道该不会是我吧?

  小胖子对杨宁颇为了解,看到杨宁这副模样,一时间狐疑起来:“老实说,是不是你?”

  “笑话!”杨宁虽说有些心虚,但表面上却一脸的不屑:“就你这副尊荣,我惦记你干嘛?我有这闲工夫,多想想徐媛媛或者周茜,不更好一些?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小胖子深以为然,可很快却品出味了:“你什么意思?我这尊容咋了,恶心你了?”

  “打个比方。”杨宁讪笑道:“要不你赶紧休息一下,再过半个小时,就模拟考了。”

  “对呀,今早上是语文跟外语,你不说我都快忘了。”小胖子欲哭无泪:“该死的王志专,我跟你没完!”

  “怎么扯到王志专身上了?”杨宁愕然。

  “除了这王八蛋,谁会没事惦记我?”小胖子义愤填膺道:“绝对是这兔崽子,没跑的!”

  “没错!”杨宁赶紧点头,这锅甩得好,都不用自己动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