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1章 081偶遇熟人

正文_第81章 081偶遇熟人

  第81章081偶遇熟人

  这块半赌原石从结构上来说,确实存在二次风化的可能,晶体也存在后续结晶的感觉,内部出现皮肉不分较为明显的部位可能性会比较大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

  当然,也有一些二次风化的料子,内部变种及变色几率较大,但这类料子的色,一般色根较好。像这块原石的色根就相对普通了,如果里面没有暗藏玄机,这一刀下去,能掏出十来万的料子都算万幸了。

  赌性太大,且十切九垮,一想到要面临四亿的巨额赌资,孔本珍忽然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。

  “先切这块!”孔本珍近乎是吼出来的。

  看到孔本珍指着自己脚下的石头,周博康心头一颤,他几乎要昏过去。

  周学彬也意识到什么,一时间又惊又恐,更是愤怒的冲向杨宁:“王八蛋,你敢讹我!”

  “拦住他!”钟理事额头冒青筋,这些人不但坏规矩,赌品也差得离谱。

  洪良庆、成维庸等人也都脸色不善,同时暗暗摇头,石头还没切,就因为人家说几句话,一个个都这么悲观起来。冲着这心理素质,也好意思玩赌石?

  对了,好像从头到尾都是逼着人家赌,刚还说不怕报应,唉,需知举头三尺有神明,人,还是别太自信的好。

  由于周学彬是暴起发难,安保人员既没个准备,又隔着段距离,有心想去制止,时间上也来不及了,只能咬着牙跑过去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

  “王八蛋!”周学彬愤怒的朝杨宁挥舞拳头。

 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让会场陷入惊慌,尤其是一些女性宾客,更是发出尖叫。

  钟理事脸色更难看了,吼道:“拦住他,把他给我轰出去!还有,维持好现场的秩序!”

  面对周学彬愤怒的拳头,杨宁漠然的一个侧身,很轻松躲开了,同时,右手也没闲着,五指合拢成掌,劈在周学彬脖子上。

  一拳挥空,周学彬还没来得及惊愕,就感觉到后脖传来剧痛,紧随而至的是双眼一阵昏眩,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  看着倒在地上的周学彬,赶来的安保人员一个个都有些吃惊,他们没料到杨宁竟然有这等身手。

  “哇塞,真帅!”

  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叫,听着有那么点耳熟,寻声望去,杨宁发现,说话的是那天遇到的阿美跟阿丽。

  她们身边还跟着两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见杨宁望来,都善意的微笑点头。

  杨宁也点头回应,之后转过身,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钟理事,静等这场闹剧的处理。

  陆国勋一脸轻松,得,这协议刚签完,那边就闹这一出,绝对是扰乱赌赛秩序了,按照签字协议,他们不但能赢,还能获得十亿的追罚。

  如今,完全占据主动的他,还得意的看了看早已面无血色的陈荣等人,似乎在说,爽,真爽!

  “阿美,他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人?”

  “对呀,爸,说起来那天也怪不好意思的,要不是郑玉康那混蛋,我们……”

  阿美还没说完,身边的西装男人就摇头道:“也算不打不相识,幸好你们机灵,没跟他闹到不可调解的程度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”

  “爸,你是说他不生我们的气?”阿美眼睛一亮。

  “从刚刚他脸上的笑容来看,我没感受到厌恶之类的情绪。”这男人点头:“有机会请他吃顿饭,也算是赔礼道歉。”

  “多跟这种年少有为的人认识,我跟你爸都能省事不少。”另一个男人应该是阿丽的父亲。

  “我们又不惹事。”阿丽在旁嘀咕。

  “对呀,我们才不惹事。”阿美也附和。

  看着自家的女儿,两个男人相视一笑,他俩是世交,媳妇怀胎时就说了,生出来的娃,若是同性就义结金兰,异性的话,娃娃亲没跑的。

  这次来参加展会,是因为女儿非要来涨见识,两个父亲这才将公司的事放到一边,陪着来散心。

  “钟理事,这事必须得严肃处理。”阿丽的父亲笑着走进百万区。

  阿美的父亲也哈哈笑道:“洪总、成总、李总,真没想到能在这遇上你们。”

  杨宁早猜到这两个男人应该是阿丽跟阿美的亲人,也不意外他们能跟钟理事、洪良庆等人这么说话,既然郑玉康都对阿美、阿丽颇为重视,要没点背景真说不过去。

  跟在身后的阿丽跟阿美就像两个小公主,一时间成了场内的焦点,不少人认出前面两个男人,议论声顿时四起。

  这是两个身家不亚于李锦华的商业巨擎,在场不少年轻才俊都双目放光盯着阿丽跟阿美,如果能斩获其中一人,绝对能少奋斗二十年。

  圈子里谁都知道,陈华天跟高崇斌都生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,视若掌上明珠。

  “陈总、高总也来了呀?”洪良庆、成维庸含笑点头。

  “刚到不久,话说这闹得哪一出?”高崇斌笑道。

  “我简单说说吧。”

  钟理事吩咐煮茶女给陈华天、高崇斌更上了杯热茶,一旁的李锦华也简单说了下对赌始末。

  事实上,自从他们来到展会,听到议论最多的名字就是杨宁,本来因为女儿的关系,对这小伙子就有所了解,只是没想到,连李锦华都这么看好杨宁,要知道眼前这个风韵犹存的熟妇,可是碧海蓝天集团的总裁,资产最少五百个亿。

  两人听完后相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捕捉到某层深意。

  “你们有什么要说的?”这边谈笑风生,钟理事那边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。

  陈荣、谢岩脸色大变,惊恐道:“误会,这完全是他儿子发羊癫疯,跟我们没关系。”

  也难怪他们这么恐慌,刚刚签署的协议写得清清楚楚,一旦谁破坏赌赛秩序,谁就会判为落败者,同时还要追罚十亿的罚金!

  周博康也吓出一个激灵,面对陈荣跟谢岩近乎吃人的目光,硬着头皮站出来:“对不起,是我管教无方,请钟理事饶恕犬儿的冲动,我愿意做出任何的补偿。”

  他说完后,目光变得游离,似乎想在人群中寻找什么。

  “仅仅一句对不起,就想要解决问题?”陆国勋冷哼:“光说对不起有用的话,还要警察干嘛?”

  “陆先生,那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理?”周博康仿佛斗败的公鸡,一个劲耸着头。

  “垮了!哈哈!切垮了!”

  陆国勋正要开口,一道癫狂的笑声传了过来,引起在场人的注意。

  只见孔本珍站在切石机旁,那原先十公斤的原石,如今所剩无几,地上全是石屑跟废料子。

  周博康也望了过去,仅仅一眼,他就脸色惨白,因为他认出,这原石是他花了四百八十万买的那块。

  陈荣、谢岩脸色狂变,他们几乎要哭出来,这块原石切垮,他们几乎看不到获胜的希望了。

  “再来!”孔本珍惨笑,然后将被杨宁称为幽冢石的那块摆在切石机上。

  这一刻的孔本珍,如同赌徒一般红着眼,甚至都没有刻意去找切割的角度,直接从中间切了下去。

  啪!

  一刀切开,原石一分为二,两片石料顺势落到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