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6章 076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

正文_第76章 076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

  陈荣、谢岩等人脸色也异常的难看,这次他们没有怪孔本珍,毕竟人家切出冰种,本身就证明了自身的实力,再说还出了两千万,更没有责怪的理由。·

  “四千万。”百万区里,一个站在角落里的男人站了出来:“杨先生,陆总,不知这块毛料能否割爱?”

  陆国勋没说话,他望着杨宁:“这事你跟他说,这块石头属于他,跟我没任何关系。”

  杨宁一怔,不过很快明白陆国勋的意思:“这翡翠我另有用处,暂时不考虑卖,抱歉了。”见对方露出失望之色,杨宁笑道:“这位先生,你可以跟那边谈谈。”

  这男人眼睛一亮,立刻朝陈荣笑道:“陈先生,这毛料我出两千万,不知能否割爱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!凭什么买他们的四千万,我们的就两千万?看不起人?”陈荣那一伙有人发出不满。

  他这话一出口,立刻引来嘘声,就连周学彬也不屑的嘟囔:“真是傻,人都分三六九等,更别说翡翠了,一点都不懂还敢大庭广众瞎比比,该说他勇敢,还是痴傻。”

  那男人有些尴尬,尽管心里骂这货白痴,但表面还得和蔼可亲:“这位老板,两块翡翠品质不一样,你们切的这块,要差一些。而且,你们这块出的料子,数量估计也不多。·”

  差一些?这都差了两千万了,都不需要评委评审了,你都能直接决定这局谁赢了。

  “不卖!”陈荣等人一脸悲愤,然后又希冀的望着孔本珍。

  “两千三百万,要就拿去。”孔本珍无奈的摇摇头。

  “算了,不值得。”这男人微微一笑,退到一旁,他心里也挺气愤,老子和和气气跟你们做买卖,却碰了一鼻子灰,不就是个低冰种,拽毛啊,欺负老子没见过翡翠?

  他只是气不过说了句,可就这五个字,无异于是最给力的补刀,直接就将孔本珍等人判了死刑。

  果然,陈荣、谢岩等人一个个气急败坏,脸色铁青却又不敢发作,众目睽睽下他们也得要脸面、顾形象。

  “看样子不需要评审了,这一局陆老板获胜。”钟理事面无表情站起来,望向陈荣等人:“你们没意见吧?”

  尽管不甘心,但陈荣、谢岩等人还是不敢耍赖,只能无奈摇头。

  “先把你们的账结了,然后进行下一场。”钟理事蹙眉:“我不希望待会再看到有谁干扰比赛,不管你们抱着什么目的,等比赛结束后再说。”说完,他望向刚刚那个想买翡翠的男人。

  那男人有些尴尬,讪讪的点头:“叔,下不为例,别发火,我这就·”

  不少人哗然,许多有心人都记住这男人的样子,对方竟然跟钟理事有关系,就是不知道这是亲叔,还是友叔。如果是前者,那来头可就大了。

  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

  这话一点没错,陈荣、谢岩都挺郁闷的,如果知道这男人跟钟理事有这层关系,甭说两千万,就算是一千万也得卖呀。

  如今倒好,朋友非但没交上,还平白无故把人给得罪了。

  看着陆国勋笑盈盈用手指弹着那张五千万支票,陈荣嘴唇都快咬破了,至于谢岩、孔本珍等人也很不好受。

  不同于上次,这笔账并没有分摊,全算在陈荣、谢岩跟孔本珍头上,像瘦高男他们,只是分摊了那一亿的赌注罢了。如果私注也要他们出血,怕全都要给吓跑。

  如今,对孔本珍这所谓的地质学家、地层学家,他们少了很多盲从,尽管对方挑了块冰种,但输就是输,即便表现得再出彩也毫无意义,因为这只能衬托胜利者比你更优秀。

  “孔师傅,下局怎么办?”谢岩不断擦着汗,他后悔了,光这一把,他跟陈荣就各自输了一千五百万!

  “孔师傅,咱们要想办法扳回一城呀。”陈荣都想哭了,到现在,他已经输了两千多万了,这可是个大窟窿,他有些发懵,都不知道该怎么把这窟窿补上。

  别看他们一个个号称身价几亿,可都是些固定资产,还有一些虚高的产业,实际身价肯定达不到这个数字。

  更何况,这次输出去的可都是现金,短期内要想将这笔款子填上,必然要贱卖一些产业,这势必会让他们的身价大幅度缩水。

  “别着急,让我想想。”孔本珍也懵了,他自己也输了两千万,比谁都想夺回来。

  最紧张的莫过于瘦高男这些人,如今面子什么的都不重要了,原本答应那一亿元的赌注,是觉得有必胜的把握,可如今失去了赛点,下一局再输,他们几个人就要各自拿出一千万来!

  事实上,有好几个人都想脚底抹油跑路了,可众目睽睽下却不能这么干,因为这远比赖账什么的更恶劣,一旦做了,肯定会被联合打压,到时候不但身败名裂,还可能倾家荡产。

  他们忽然恨自己,干嘛非要招惹陆国勋,无非是曾经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口角,至于花上千万赌气任性?

  “好了,如果没其他事,就进行下一局吧。”钟理事面无表情道。

  “我有问题。”瘦高男举手。

  “梁老板请说。”钟理事对瘦高男人还是有印象的,论财力,他是陈荣、谢岩这伙人中最强的。

  “我们几个想跟陆老板私下谈谈。”瘦高男望向陆国勋。

  陆国勋愕然,陈荣、谢岩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,攘外必先安内,现在什么情况,自己后院先失火了?

  “这些人果然靠不住!”谢岩是老人精,立刻猜到什么,有些恼怒。

  陈荣脸色也难看,他没想到瘦高男这些人竟然临阵叛逃,还是在众目睽睽下,他们这么做,以后在圈子里还怎么抬头做人?

  “陆老板的意思?”钟理事望向陆国勋。

  陆国勋眼睛微微眯起,他也在犹豫该怎么取舍,但这时杨宁却拉了拉他的衣角。

  “小子,怎么了?”陆国勋疑惑。

  “陆伯伯,不久前您跟我说过,和气生财,可惜您年轻时并不懂得这个道理。”杨宁笑道:“知易行难,人在面对选择时,总会先计较过去,所以日后往往会陷入自责。”

  陆国勋身体一震,他忽然笑了起来:“小子,我如果有孙女,肯定优先嫁给你。”

  杨宁讪讪的笑了笑,陆国勋则望向瘦高男一伙:“梁老板,那咱们到那边谈谈?”说着,指了指一处人不多又安静的角落。

  瘦高男露出喜色:“行,陆老板,咱们就去那边好好谈谈。”

  陆国勋跟瘦高男等人怎么谈,又谈了些什么,也就他们这些当事人知道。

  不过回来后,瘦高男等人都悠闲的找了个地方坐下,仿佛这场赌局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,陆国勋更是一脸高深莫测,旁人从他脸上,还真看不出实质性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