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5章 075完了……

正文_第75章 075完了……

  像这种事,必须要跟陆国勋商量好,毕竟牵扯的赌注实在太大了。·

  事实上,一开始双方都没打算弄太大的赌盘,陈荣一方只是抱着收回亏损,顺便打击一下陆国勋就完事。可随着杨宁与孔本珍的矛盾激化,双方就不再是点到即止的对赌,甚至都产生了一死方休的火药味。

  像陈荣、谢岩这些人,也就看不惯陆国勋昔日的作派,远没到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份上。不过眼下局面开始失控,他们也被迫卷了进来。

  陆国勋沉默片刻:“小子,我只问你,你有多大把握?”

  “就看陆伯伯对我有多大的信任。”杨宁似笑非笑。

  陆国勋蹙眉,他当然不会因为信任一个人,就冒这么大的风险,这场赌局算上赌注跟私注,三局下来肯定要破亿,搞不好会更多。

  赢了固然好,可一旦输了,上亿的流动资金,虽不至于破产,但肯定会大伤元气,这绝不是陆国勋希望看到的。

  他看着杨宁,杨宁也看着他,两人四目相对,良久,陆国勋暗暗咬牙道:“你老实告诉我,这第一局能不能赢?”

  对面都切出冰种了,也难怪陆国勋会这么没信心。

  如果赢下来,那他就等于从谢岩等人手里赚了一个亿,就算后面两局全输了,都还在可控范围,他不见得真会亏本,大不了不跟认输。

  所以,第一局的胜负,有着决定性的战略意义,谁先赢,就掌握着主动权。·

  “陆伯伯如果怕了,可以把钱借给我。当然,不管是赢还是输,都算我的。”杨宁笑眯眯道。

  “借钱给你?五千万?”陆国勋不由笑骂:“你还得起吗?不过老孟对你的评价挺高,真要用心,说不定你小子还真赚出来。”

  这么一想,陆国勋忽然有了信心,他觉得自己应该相信这个神奇的小子。不知怎的,他有种感觉,相比较几千万上亿,杨宁的重要性更大。

  毕竟,这小子经得住考验,绝对的妖孽!

  咬了咬牙,陆国勋摆手道:“豁出去了,今天陪你疯一把。”

  说完,陆国勋转身,朝陈荣、谢岩喊道:“一个亿,你们可以追加,来多少我接多少。”

  陈荣、谢岩等人一听脸都绿了,难不成陆国勋得了失心疯,真要搞一场惊天豪赌?

  四周也是哗然,一个亿,这还不算第一局的五千万,以及后面天知道多少的私注,算下来,这次赌资真要捅破天了!

  周学彬吞了口唾液,他是真的震惊了:“疯了,都疯了,这是要破两亿的节奏?”

  “这小子真有意思。”成是非笑着打量杨宁。

  成维庸、李锦华互视一眼,都耸了耸眉毛,事态的发展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,这两方人未免也太冲动了点吧?

  倒是洪良庆笑道:“陆老板不是性格冲动的人,我突然很期待接下来的对赌。”

  钟理事深深的看了眼陆国勋跟杨宁,暗暗记住这两人,同时挥了挥手。·

  一个服务生很快凑到他嘴边,钟理事低声吩咐几句,这服务生点点头,就急急忙忙离开了会展大厅。

  眼下,陈荣、谢岩等人骑虎难下,他们各自都有钱,也不缺钱,但参加这场豪赌,他们缺乏勇气,也有些退缩。

  他们跟陆国勋的关系远没有恶化到那种程度,几百万小打小脑也就罢了,可一旦要赌到伤筋动骨,这就有些得不偿失了。

  “你们不相信我?”孔本珍蹙眉:“这次的对赌我也很难置身事外,这样,我出两千万。”

  “不是钱的问题,事实上…”

  其实就是钱的问题,可这话你不能明着说,不然大伙的脸往哪放?

  谢岩是聪明人,忙道:“孔师傅,我们只是担心…”

  “有什么好担心的?你觉得这局我们的赢面如何?”

  “这个…不太好说吧…”谢岩有些尴尬。

  孔本珍不屑道:“你该不会有被害妄想症吧?我们这边切出来的是冰种,冰种懂不懂?那是几十上百甚至几百块原石都不一定切出来的高阶翡翠,你不会觉得那小子随便挑块石头,就出冰种吧?”

  说完,孔本珍冷哼道:“你当冰种翡翠是地摊货不成?那原石,出不出绿都还两说。”

  “既然孔师傅这么说,我们…”谢岩顿了顿,扫了眼陈荣等人。

  “赌吧。”

  “干!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他们也清醒了,对呀,眼下占尽优势的是他们,干嘛认怂?

  这就好比赌梭哈,他们拿着四个a,除非那边拿出同花顺,问题是有这么巧?确定跟你赌的不是赌神?

  就算再不懂赌石,也知道冰种不是地摊货,这么一想,认怂?尼玛有病吧!

  “一个亿!”谢岩高呼。

  他话一出口,现场出现了尖叫声,伴随着这些尖叫,也拉开了这场豪赌的序幕。

  “切!”钟理事站起来,望向切石的师傅。

  “城里人真会玩,连我老孙都激动了。”切石师傅嘟囔一句,手却没停,开始有节奏的在砂轮机上打磨。

  擦石这套工序很重要,也要很小心,这手稍有不稳,很容易将砂轮打磨在翡翠表面,那损失可就大了。是以过了半小时,这切石师傅也就解出来四分之一。

  切石师傅脸上的汗水渐渐多了起来,一旁的助手忙帮他擦拭额头,忽然,他大声喊道:“把毛巾拿开!”

  他这一声吼,牵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,原本就紧张的气氛,一时间更是膨胀到了极点!

  那助手也机灵,第一时间抽开手,只见一小块石料顺势被切开,露出一片诱人心扉的碧绿。

  “天啊!冰种!”

  “满绿!”

  “对!是满绿,看这质地,不比玻璃种差多少,这绝对是高冰种!”

  “冰种!还是高冰种!孔师傅这次要栽!”

  “神奇的小子!”

  众人纷纷议论,温文昊更是拍着手大笑:“看看,我就说直觉没错吧,杨小弟能赢。”

  周蕙有些意外,摇头道:“我算是服了,刚刚还觉得他有点冲动,没想到冲动的外表下,还隐藏着胜券在握的雄心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这杨小弟不简单,说不准未来会是个人物。”

  “赢了,哈哈,赢了。”陆国勋拍着手大笑,实际上,他也暗暗松了口气,当听到四周的惊叹他就知道,这次他赌对了!

  “不会吧?我们输了?”

  陈荣这边愁云惨淡,不少人都有些发懵,一个个求助似的望向孔本珍。

  孔本珍一脸的不可思议,以他的阅历,自然判断得出这切出来的是高冰种,跟他那块浅绿冰压根不是一个档次的。

  “不可能,切,从背后切,别从白棉那掏,这一定是片绿,一定是!”孔本珍近乎歇斯底里。

  切石的师傅求助似的望向钟理事,对方想了想,点了点头。

  确定这块石料是高冰种,切石师傅的动作也更小心了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四周也安静下来,一个个连呼吸都开始憋着忍着,但眼睛却一眨不眨盯着这块石料。

  以在场这些人的眼光,一眼就看出这料子如果不是片绿,那么至少能解出不下于四千万的明料,由于这几个月高档料子的匮乏,加上许多大企业陆续进军珠宝市场,搞不好价格还要往上涨。

  十分钟过去,这切石师傅也是一脸的疲惫,不过隐隐还透着激动,毕竟一块天价翡翠经他手得见天日,又在众目睽睽下,这绝对是莫大的荣耀。

  随着边缘处的废料不断脱落,很快,背后见绿了,依然是那让人惊艳的碧绿,在光线的照射下,散发着让人窒息的神秘与诱惑。

  完了…

  孔本珍一个酿跄不稳,摔倒在地。